十字街头的《春天里》

雪晶
楼主 (文学城)

终于找到这首歌,乱唱了一番,本来我也不会唱,就作为这个美好旅程的结束吧。

经过了两天的自浪,我终于是无惊无险地回到了家。当然,最后的一天出了很多状况,非常魔幻,不过后来总算平安到达了机场,顺利飞回了家。

早上去的大都会博物馆主馆,这是我一直的梦想,结果说我的行李箱不能带进去,必须要找地方寄存。我当时就惊呆了,因为很多朋友都告诉我大都会是可以寄存行李的。我兴高彩烈地排队到了博物馆的门口,结果遭此打击,我死活不肯放弃,我说我下午要赶飞机,所以带着行李来了,你们不让我带进去,我能够放到哪里。安检说自从疫情期间,就没有行李寄存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说我就把行李丢在外面,我人进去看,总可以了吧。他说不行,这个有安全的考量,你不能够把行李放在门口。我也是快疯了,一心一意地来看这个博物馆,还这么地一波三折。我死活不走,我说我买了票,你们也没有在票上说明不能带行李,如果我知道,我就会把行李寄存在酒店。最后警卫被我磨不过,他说他去找supervisor,我说好。

又出来了两个威严的人,认真地跟我解释现在的情况,强调说行李箱是不能进去的,我问那周围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寄存行李,他们说这需要我自己去查找。大概是我的一脸悲愤,终于让一个人动了恻隐之心,他告诉我你可以去问问对面的一些door man,或许他们可以帮你。我一听如获至宝,我说好,我去寄存。

然后我就拖着行李过了街,看到一个门口,我就准备进去。里面的door man打开了门,我就跟他解释我的情况,他很委婉地跟我说,他不能帮我,因为他没有地方可以放我的行李,他的车子也没有停在附近。然后他告诉我,你去问一下别的door man,如果他们的车子停在了附近,是可以把我的行李放到他们自己的车上的。我道谢,然后去另外的门口。进到了一个看起来挺富丽堂皇的大厅,我走过去跟门卫说了我的情况,他看着我,还有我的行李,说可以帮我寄放。我说我付钱,要多少钱,他说十刀,我马上说我付二十刀。我拿出二十刀,跟行李,然后问我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收据,他说没有,他不会为了我的一个行李丢了工作的。我说好,那你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Mark,他三点钟下班,之前来拿都可以,我说好,我一点前就会来取,我是下午三点多的飞机。

然后出来,又赶进了博物馆。突然电话响,二十多年前在NJ的朋友看到了我早上发的朋友圈,说你竟然现在在纽约。我说是的,因为时间仓促,就没有想过要打搅朋友。他还是赶了过来相见,说可以送我去机场。然后他十二点多就到了,我只好牺牲了准备去的非洲馆,跟他汇合。赶快出去拿了行李,找到了他已经停好了的车,在路上停了一个简单的午餐,然后我们就直接去了机场。人生何处不相逢,多么美好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