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利班到全世界的文化大革命: 1 . 美国失败了吗?——致师太的一封信

楼主 (文学城)

从塔利班到全世界的文化大革命

1 .  美国失败了吗?

美军仓皇撤离,塔利班神勇竟然摧枯拉朽势如破竹般在不到三个月中就攻城略地夺取了政权。阿富汗战争20年,现在似乎又回到了起点,这是美国的失败吗?

在这20年中,全世界,包括美国国内都一直在对小布什和小布什发起的阿战、伊战争进行诟病。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是非常荒诞的。我刚到美国时,曾经表示,我认为未来有一天人们可能会认为小布什是美国最重要的总统。当时被包括美国人、俄罗斯人和其他所有的人嘲笑。

以前有一本由一个从伊拉克逃亡到美国成为医生的作者写的一部书,追风筝的人,书中描写了一些塔利班伊斯兰极端政权的恐怖。今天这样的恐怖可以从电视画里阿富汗的人民的惊恐不安的逃离感觉到。然而,我认为今天恐怖主义一词已经因为政治而被滥用,变得具有误导性。恐怖主义,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伊斯兰恐怖主义运动。

在今天的现代文明社会中,所有宗教都显示出弊端,日益与时代不适应。伊斯兰教在今天显示出非常严重的问题。虽然基督教与伊斯兰都属于严厉的一神教,但基督教在西方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已经经历了自身的改造,当然今天仍然在要被继续改造和最终的抛弃。

观看今天塔利班掌权在国际上引起的反应,我们可以感觉到当年美国对阿富汗塔利班战争是正确、必要和及时的。如果采取客观务实的态度,我们要说采取和平的、文明的,甚至人道的方式来消除恐怖主义往往是无法奏效的。中国所说的反恐要消除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恐怕就要消除伊斯兰教。而反恐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暴力。所以中国在新疆建立技术学校就是用新的商业文明来给被伊斯兰极端主义洗脑的青年人们进行强制性的反洗脑。实际上也就是在清除伊斯兰教一神教的文化。

阿战是成功的。

因为阿战前恐怖主义呈现泛滥趋势,而自从阿战后,恐怖主义的活动就受到了极大遏制,基本上难以在世界上形成气候。所以,世界在这一点上是从小布什领导美国发动的这场战斗中受益了。在这20年中,美军驻扎阿富汗继续同塔利班和恐怖主义作战,并在此期间投入了2万亿美元,这些投入其实应该由全世界共同负担。当初文明世界应该齐心合力彻底的解决塔利班的问题。

但是,如果认为美国这么做真是吃了大亏了,那恐怕也错了。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小布什对于美国的意义。美国正是经由里根和布什父子的治理才走向了综合国力的巅峰,最终通过小布什的阿富汗战争和海湾战争成为了世界霸主,建立起人类历史上首次全球单极世界体系。这一霸权为美国带来的经济收益是难以估算的,包括文化影响力带来的经济收益,金融特权以及打压其它国家和企业的崛起与保护美国公司获得更高效益等等。所以,综合起来,美国或许不是因为阿富汗战争而损失,相反,却是大大的有所收获。美国的衰落并不一定是因为这场阿富汗战争。

美国今天撤军是其失去单极霸权,走向衰落的诸多表现之一。但也不能说就失败。

在几天前有一位朋友和我谈及塔利班,表现出极大的担忧。的确,现在西方世界的媒体普遍对此表示出严重的担忧。但我那时认为,情况未必如此糟糕。因为经历这场20年的战争,塔利班一定会发生改变,要逐步变成一个较为为世界接受的比较正常的执政党。从目前的迹象看,这种改变已经显示,这就是进步。当然,我们不能对塔利班抱太大希望。因为这种极端的宗教思想是极其难以改变转型的。而且今天在阿富汗据说还有不少其他的恐怖势力在滋生。

然而,即便如此,情况仍然不会那么糟。

首先,恐怖主义最大的能量是制造恐怖,他能带来的实际上伤害是非常有限的。恐怖主义只是一种绝望的表现。他并不会真正走向壮大。

其次,在今天高科技的情况条件下,各个发达国家都具有了强大、严密的反恐能力。在今天高科技条件下,个人受到了社会严格的掌控,其自由并非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被局限,恐怖活动也会越来越难。可以预见,未来可能恐怖主义最终只是在中东伊斯兰地区内部制造动荡,成为伊斯兰文明艰难漫长的毁灭过程的一个助力。

美国这20年出力却受到指责,而且又遇到了一个和特朗普同样糟糕的总统拜登。美国今天的总统完全没有世界的观念,都是政客型或奸商型,而非政治家。拜登居然愚蠢的宣布美国驻扎阿富汗,从来就不是为了阿富汗,而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反恐的需要。这样说不仅愚蠢,而且并非现实。美军驻扎阿富汗20年,是对世界和平的一种贡献。

美国毕竟今天撤军,塔利班重新执政。自二战后,美国推行民主制度几乎全部以失败告终,唯一成功的例子可能只有日、韩和台湾地区,(而台湾并非美国直接推行民主的结果。)有趣的是,这些国家和地区都是儒家文明,这个问题在下一篇文章中将进一步讨论,这里只是想说明。事实一次次的证实,西方的民主制度,既非完美,也不是朴普世和高效的。

同时,这也说明今天宗教、神学和专制体制仍然具有普遍的、强大的力量。而西方的民主自由体制的弊端却日益严重。这些对于未来文明间的冲撞竞争,人类制度的重建都是值得考虑,且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塔利班掌权后,世界会不会进入一个乱世,我认为是会的。但最终原因在于,美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快速崛起。而更重要的是,中美的冲突最根本不是经济利益的冲突,而是文明的冲突,制度的冲突。在伊斯兰世界面对西方维系自身文明的同时,中国也在面临整个西方世界。但中国不是恐怖主义,中国对于西方是更致命的挑战者。或许,就是马克思说的掘墓人吧。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