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接龙]】那一年,我逃到香港。。。。(之一)

江上一郎
楼主 (文学城)

1989年夏末,北京开始抓人---虽然我不是主要人员,只是在外围帮忙维持秩序、派派饭盒、收集垃圾。。。我还是跟着几个好朋友,来到珠海,寻找关系,准备偷渡到香港---据说,那边有人接应。。。在等候人来接应的日子,脑子里全是枪声和哭叫声,偶然,有人叫骂。。。我来不及和母亲和妹妹告别,心里十分不安。。。不过,沿海城市的人好像很平静,我们走在街上,几乎没有危机感。。。(请人待续之二)

望沙
呵呵原来是这样的你

那一年和你在同一个时空,从北京回来,白白坐车去看了看广场,参加的活动取消,穿越了大半个中国,体验了剧情疲惫后人们的反思,最后听说父母医院院长弟弟被抓了,判了一年后劳教放出来,在院长母亲葬礼上我见到他,那个核心圈子领袖人物,大家都知道他的背景,势力的不和他说话。我好奇的走进孤独坐在房间的他,看着英俊的男人脸,没几句话,他居然和我这个陌生人说,"我父母的房子我也有继承权",

瞬间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凡人,平凡不能再平凡,以前我仰视他的光环一下子消失殆尽。

花似鹿葱
我有个大学大学期间暑假去深圳,头脑一热就游到香港,想到妈妈一人在国内,又回来了!
江上一郎
这是续2--谢谢!
d
donau
那我们两条龙同时开工?也好也好
平等性
江兄当时也在北京吗?缘悭一面 ~~~
l
leappad
续3

老弟,在你把一个'偶像'降格成凡人时,我在另一个空间结束了我原来平凡无奇的生活,虽然那时自已对前途一无所知,也一无所谓,我只是在时代的大潮中随波逐流地做了些年轻人冲动时会做的事,又被潮水推向了一个未知的地方。我和这几位朋友相貌普通,学识不佳,气质更是寻常。多年之后我时常会回想在珠海护送我们的那位'阿舟'。'阿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名,只知道他国语带点东北口音,满口流利的英文和广东话。似乎是家小公司的老总, 言语不多但斩钉截铁。偶尔打起赤膊,结实的腹肌让我们感到受保护的踏实和对自己缺乏锻炼的羞愧。快入冬时终于抵达香港,分手在际,我终于忍不住问他是不是真的值得放弃已在上升的事业来护送我们这样平庸的小人物。他的回答让我三十多年时不时想起: '我在做我的事,与你们无关。大家就此别过,各自保重。' 说完,他颠了颠肩上的背包,迈向去法国的航客公司服务处。

望沙
赞,发觉我们编织点,连成的时空网是对过去的穿越,看到我们彼此当初的样子,似乎游荡的青春快找到安放地方,
d
donau
我倒是在北京我印象可一般

乱糟糟的觉得烦死了。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被拍死

平等性
哈哈哈,俺取这个平等性的名儿可不是平白起的,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太正常不过了
d
donau
当时那些头上缠着白条的学生从我们学校门口过我们傻愣愣的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然后被打电话通知不能上学了。。。

平等性
你当时在读高中还是初中?
d
donau
这个还是不回了不是怕别的

是100%会有熟人。大家知道我在网上这么无聊,嗯,不太好。

平等性
有道理!不过,我以后要改口喊你多瑙妹妹了 :)
浮云驰
这个牛
浮云驰
后面应该有晚上蛇头打着手电开船来接应:)
d
donau
那不好你叫我姐我觉得更自然

我高兴你高兴,多好

江上一郎
接的好!
江上一郎
平兄,我1974年到香港了。这是接龙小说---而已:)---当然,当年,人人心系北京。。。。
江上一郎
很好的交替、蒙太奇。。。。。。:)
平等性
哈哈哈,好,我以后有时候叫你多瑙姐,有时候叫你多瑙妹妹,就看俺的心情如何,我相信你都会高兴的 :)
雪晶
你那时候在北京?

你是北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