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旅游小说】生命是用来虚度的 四十、茜茜

美国严教授
楼主 (文学城)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四十 茜茜

 

      俞林在商场上打拼惯了,干事麻利果断。和马述伦商定好去奥地利,她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将旅店机场的事敲定了。

 

      一个月后他们已经徜徉在维也纳的大街上,两旁栉比的楼房古色古香,欧洲风情浓厚。

      阳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马述伦故地重游,坐在轮椅上和俞林侃侃而谈。“参观一座历史名城如同读一部史书。一个国家的辉煌历史是由许许多多的传奇故事和明星人物组成的,如果没有这些故事和人物贯穿其中,那么历史就会变得枯燥乏味。奥匈帝国辉煌的历史上就有这样一位人物,她是伊丽莎白(Elisabeth)皇后,也叫茜茜公主(Sisi)。尽管一个多世纪过去了,她的趣闻轶事仍然流传在维也纳的大街小巷,为人们津津乐道。

      “茜茜公主的传奇故事始于1853年。当时23岁的奥匈帝国末代皇帝弗朗西斯·约瑟夫(Franz Joseph)要相亲,他的霸道母亲想将自己的侄女海伦(Helene)介绍给他。18岁的海伦公主由她15岁的妹妹茜茜公主和母亲陪同一道前往 巴特伊施尔(Bad Ischl)休假胜地面见皇上。上路之前她们的一个姑姑刚刚过世,大家还穿着黑色丧服就踏上了旅途。从慕尼黑出发时,几辆马车装满了各种服饰,准备到了目的地换上去见皇上。可是路上出了一点状况,等她们到达时,其它的马车没有跟过来。没法她们只好穿着黑服去见皇上。不成想海伦的肤色偏暗,穿着黑色服装不起眼,加上生性含羞木讷,不合皇上之意,两人不来电。可是皇上看见了活泼可爱的妹妹,满心欢喜,一见钟情,向皇太后讨要茜茜为妻。皇太后初始不肯,耐不过皇上威胁终身不娶,只好首肯。皇上如愿以偿,五天后宣布订婚。八个月后,1854年4月24日他们在维也纳举行了婚礼,皇帝付了不菲的补偿费给新娘作为破处费,成全了一段佳话。”

      俞林羡慕道:“天底下真有这种一见钟情的金玉良缘呀!”

      马述伦继续说故事。“可是喜剧性的开头没有为茜茜公主带来好运和幸福,反而铸就了她一生的不幸,成了宫廷悲剧人物。首先茜茜公主过不惯宫廷里的憋屈生活,礼数繁多。加之婆婆霸道,强势夺走了她的儿女抚养权,待她如诞生龙种的生殖机器。后来她的大女儿死于斑疹伤寒,唯一的儿子鲁道夫(Rudolf)也自杀了。一连串的打击让茜茜公主,也就是后来的伊丽莎白皇后,得了忧郁症。尽管皇上继续对她一往情深,她却不以为意,到处周游世界放纵自己,以近乎虐待自己的方式追求体形美,打扮时尚,无心伺候皇上。连皇上在外面有了舞台红粉知己也不在意,甚至默许网开一面,可见其万念俱灰,心如素槁。不过能够自由自在地到宫廷之外旅游,信马由缰,比起中国的后宫粉黛三千倒是幸运不少。1898年她在日内瓦旅行时被意大利刺客刺死,结束了风飘细柳、郁郁寡欢、风华绝代的一生。被暗杀后,皇上一直没有从失去伊丽莎白皇后的阴影中恢复过来,凸显出茜茜公主对于他的重要。”

      俞林用心听着,心里揣摩着茜茜公主的美貌。他们来到皇宫前,马述伦对俞林说:“前面那个富丽堂皇的建筑就是当时皇帝和茜茜公主居住过的皇宫,里面还有个茜茜公主博物馆。皇宫里面楼道狭窄,需上楼梯参观,我坐着轮椅不方便。反正我以前参观过了,你一个人去,我在这里等你。”

      俞林犹豫不决,“你一个人呆在这里行吗?”

      “行。这里街景不错,我有相机在手,可以抓拍一下游客行人,不误事的。”说罢马述伦向俞林眨了一下眼。

      俞林将马述伦安排在一个行人不多的角落里,让他有事打手机。然后自己进去买了门票参观。

      和中国的皇宫相比,这个皇宫显得简陋了些,墙上挂着皇室成员们的肖像油画。俞林站在伊丽莎白皇后的画像前,仔细端详,果然美丽端庄,气质不凡。

      随着游客她来到末代皇帝的办公室。看着窗前的办公桌,俞林的耳边想起了刚才马述伦讲的故事,说弗朗西斯是一个好皇帝,每天工作到早上5点,大概就在这张桌子上伏案工作处理国事大事。皇帝生活在一个急剧动荡的年代,一辈子不得安生。他和他的许多亲人都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暗杀事件,其中包括他自己和他的爱妻茜茜公主。皇帝在位68年,不可谓不勤勉,是奥匈帝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皇帝。由于皇位继承人侄子被暗杀,他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皇帝被逼退位,延绵了600多年的奥匈帝国在他手里寿终正寝。

      皇宫不大,其实就是一个楼上楼下的起居地,一会就参观完毕了。

      楼下茜茜公主博物馆则是另外一番景象,进门处悬挂着茜茜公主的倩照。茜茜公主三十二岁后就不让照相了,为的是让人们永远记住她的年轻容貌。她是一个才女,会英语、法语和希腊语,偏爱历史、哲学、文学,还写诗。博物馆里陈列的多为皇宫餐具,无不透着皇宫昔日的奢华和享受。这些展品里还收集了不少中国瓷器。睹物思故人,这段皇室姻缘令俞林唏嘘不已。

      由此她联想到自己的经历,不知怎地,她想起了还在中国坐牢的前夫,虽说是个贪官,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没有拖自己下水,还安排好了自己出逃。

 

摄影:美国严教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谢谢观赏
z
znr0505
茜茜公主是很漂亮!#17里的女士是俞林?
y
yujing_hk
藏品精彩!可惜到了门口,没时间进去细看。:)。。。

y
yanshengjiang
这篇图文精美,赞!可商榷之处,成语太多:古色古香,侃侃而谈,津津乐道,趣闻轶事,一见钟情,一往情深,……

关于小说里不宜使用成语,可参阅高行健《现代小说初探》,王小波有关杂文。

y
yanshengjiang
小说里是否可使用成语,我还没弄明白。我想,对话里可使用,为表现说话人的语文修养,但小说叙述人的描述里应避免。
老朽
你是行家,小说注重情节和内心描写,而不重修辞。
y
yanshengjiang
惭愧!我非行家。古典小说(雨果托尔斯泰)注重情节和内心描写,现代小说注重内心描写和修辞(杜拉斯高行健王小波)
y
yanshengjiang
哈金写的是现代仿古典小说,如《等待》,他也是不用成语的。不过他用很平实的英文写,成语不成语,看不出来。
老朽
你更是行家了,我父亲中外藏书很多,文革时小学就开始读,托尔斯泰的东西我可读不下去,呵呵,比较浮躁。
y
yanshengjiang
我也一样,托尔斯泰的东西至今没看完过一本。不久的将来,一定花时间,完整地啃下《战争与和平》。
y
yanshengjiang
哦,也不对,想起来了,《复活》,《安娜-卡列尼娜》,小时候还是看过的。
风光秀丽
我喜欢读教授的游记和文章,文筆清新流畅、成语运用恰当,文采斐然。非文学本行的专业人士能写出这样出类拔萃的作品,值得学习和欣赏。
d
done_that
教授是理工男写文章,言简意赅,一句废话没有,有点乏味枯燥。

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写的故事一看就是并非虚构,读来很有启迪。文笔如何倒是次要的。

老朽
我很佩服读懂"战争与和平"的人
老朽
是,教授的内容详实,条理清晰。
y
yanshengjiang
人人能读小说,写小说则很少人能,像严教授这样写旅游小说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很佩服其勇气和耐心。
幻像
教授学富五车、才情横溢。在实线上,对旅游地的人文景观描写下了狠功夫,还配有精美的照片,让人击节叹赏、浮想联翩。

如果虚线上的人物和故事能更加跌宕起伏、蜿蜒曲折一些,就更引人入胜、令人手不释卷了。

y
yanshengjiang
其实西游记,水浒,三国,围城,都可算是游记小说。哪天我也贴一篇勉强可算游记小说的请大家批评指正
美国严教授
好热闹!谢谢大家光临,参加讨论。看来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1
19428182
A enjoyable story to recall my previous experience in Vienna, Th
美国严教授
你的成语比我还多,学习了: 学富五车、才情横溢,人文景观、击节叹赏、浮想联翩、跌宕起伏、蜿蜒曲折,引人入胜、手不释卷:)哈
美国严教授
多谢几位垂爱,一并谢过。
美国严教授
欢迎点评讨论。关于成语的使用,我是这么认为的:

每个成语都有它的历史成因,经过千百年来的使用锤炼,言简意赅,是中文词汇所特有的语言现象和精华,任何文体都可以使用。我自己特别喜欢用四个字的成语。写文章不能让条条框框束缚住了手脚,使我不得开心颜:)每个人的写作风格都是不一样的。

美国严教授
估计参加的旅游团:)
美国严教授
游客
y
yanshengjiang
成语在文章和小说里的作用不同:文章随便用;小说则须符合说话人的特征,成语满口的人,生活里不多见,也令人讨厌。
y
yanshengjiang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小说名家都反对在小说里使用成语。严教授可随便找几部中国名家小说,看看谁使用成语
y
yanshengjiang
我随便找了一例,棋王,开头4段,约1000字,对话里无成语,描述里有三个成语:成千上万,名正言顺,不动声色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话。谁也不去注意那条临时挂起来的大红布标语。这标语大约挂了不少次,字纸都折得有些坏。喇叭里放着一首又一首的语录歌儿,唱得大家心更慌。

  我的几个朋友,都已被我送走插队,现在轮到我了,竟没有人来送。父母生前颇有些污点,运动一开始即被打翻死去。家具上都有机关的铝牌编号,于是统统收走,倒也名正言顺。我虽孤身一人,却算不得独子,不在留城政策之内。我野狼似的转悠一年多,终于还是决定要走。此去的地方按月有二十几元工资,我便很向往,争了要去,居然就批准了。因为所去之地与别国相邻,斗争之中除了阶级,尚有国际,出身孬一些,组织上不太放心。我争得这个信任和权利,欢喜是不用说的,更重要的是,每月二十几元,一个人如何用得完?只是没人来送,就有些不耐烦,于是先钻进车厢,想找个地方坐下,任凭站台上千万人话别。

  车厢里靠站台一面的窗子已经挤满各校的知青,都探出身去说笑哭泣。另一面的窗子朝南,冬日的阳光斜射进来,冷清清地照在北边儿众多的屁股上。两边儿行李架上塞满了东西。我走动着找我的座位号,却发现还有一个精瘦的学生孤坐着,手拢在袖管儿里,隔窗望着车站南边儿的空车皮。

  我的座位恰与他在一个格儿里,是斜对面儿,于是就坐下了,也把手拢在袖里。那个学生瞄了我一下,眼里突然放出光来,问:“下棋吗?”倒吓了我一跳,急忙摆手说:“不会!”他不相信地看着我说:“这么细长的手指头,就是个捏棋子儿的,你肯定会。来一盘吧,我带来家伙呢。”说着就抬身从窗钩上取下书包,往里掏着。我说:“我只会马走日,象走田。你没人送吗?”他已把棋盒拿出来,放在茶几上。塑料棋盘却搁不下,他想了想,就横摆了,说:“不碍事,一样下。来来来,你先走。”我笑起来,说:“你没人送吗?这么乱,下什么棋?”他一边码好最后一个棋子,一边说:“我他妈要谁送?去的是有饭吃的地方,闹得这么哭哭啼啼的。来,你先走。”我奇怪了,可还是拈起炮,往当头上一移。我的棋还没移到,他的马却“啪”的一声跳好,比我还快。我就故意将炮移过当头的地方停下。他很快地看了一眼我的下巴,说:“你还说不会?这炮二平六的开局,我在郑州遇见一个葛人,就是这么走,险些输给他。炮二平五当头炮,是老开局,可有气势,而且是最稳的。嗯?你走。”我倒不知怎么走了,手在棋盘上游移着。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整个棋盘,又把手袖起来。

y
yanshengjiang
描述里有成语,是因为叙述人“我”有一定文学修养。但即使这样,“我”说话时,也不用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