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上烟和立,乳房之诗

L
LinMu
楼主 (文学城)

文/玉上烟

 

《乳房之诗》 

窗外,树叶在轻轻飘落。现在。我想抽支烟,
或者,听点音乐。我孤独是因为今天我们四姐妹
谈到了乳房。 

 

张玲,乳腺癌。宽大的衣服并没有出卖她。但她的一只乳房空了,另一只,
孤单地睡在腋窝下。
高慧芳身材高挑,秀峰是重量级的。飞蛾扑火躺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里。
一年后乳房被那人老婆用刀捅伤。
黄金的酒杯已在生命中破碎。
刘秀丽,两只胳膊垂下来能遮住肚脐,人称飞机场。男人去外地打工,
至今爱归不归。
张玲小声说她儿子小时候捧着乳房吃奶的时候真可爱,就像在吹喇叭。
高慧芳幽幽地说她乳房上的伤疤自己都不敢看,哪个鸟男人还会喜欢呢?
刘秀丽说我都生锈了,连剃头的老三都说我不像女人。他妈的,
这世界没有女人只有乳房了。
说着说着,她们开始羡慕我,说我能写会说,长得又好,
追我的男人一定一火车。
说着说着,她们开始轮番抓捏我的乳房,狠狠地,恨恨地:
“骚货,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仿佛我的乳房是淫荡的。
仿佛我抛弃了她们。
仿佛我抢走了她们的男人。
仿佛我毁了她们的生活。
仿佛这样,就可以治疗她们的伤痛。
后来,她们走了。没人再和我说一句话。
我回到自己房间躺下。
我抓住自己的乳房,哭了起来。 

 

窗外,树叶在轻轻飘落。现在,我想抽支烟,
或者,听点音乐。我悲伤是因为我在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人。
尽管,我有美好的乳房。

 

 《子宫之诗》 

终于结束了。
我的左脚还没穿上鞋子。右脚旁
是一只大号的垃圾桶。现在
我的小腹疼痛难忍,准确地说,
是子宫。它像水果一样,潜伏着危险,容易坏掉。
我站起来,
我感觉晕眩。
我听见医生正在喊下一个病人:
67号......
一个少女走进来了:
稻草一样的头发。苍白的脸。
“躺床上,脱掉一条裤腿......”
我慢慢走出去。
大街上的人可真多啊。
一群民工潮水般涌向火车站;
卖楼处,一个男人对着另一个男人挥动着拳头;
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洋餐店前,边用纸巾擦眼睛边打电话;
菜市场旁,小贩在哄抢刚下船的海鲜;
一个疯子冲着人群舞动着一面旗子;
几个从饭店出来的人摇摇晃晃沿着河边又喊又唱......
这是乱糟糟的星期一。
油脂厂的烟囱带着浓烈的黑烟捅进雾蒙蒙的空气中。
哦,你过去怎么说?
这令人晕眩的世界里,一定蹲伏着一个悲哀的母兽?
是的,她一定也有过波浪一样的快感,
有过阵痛、死亡的挣扎和时代之外的呼喊。
她分娩了这个世界但又无法自己处理掉多余的渣滓。
我在路边坐下来。对面
建了一半的地铁,像一条黑暗的产道,停在那里快两年了。
“没有列车通过,它的内心一定松弛了。”我想。
甚至,一些风也绕过它的虚空。就像
也绕过我们。

 

  《阴道之诗》 

昨晚,我的朋友在电话里,给我读一首诗:
“每阵风
都来到
每根枝条
可是我没有……”读到这里,她哭了。因为
她想起了她没有的东西
没有什么?哦
我知道她说的是:阴——道
是的,就是阴道 

 

就是峡谷,沟壑
就是贝壳、果肉、花蕊
就是香水或者,毒素
就是大海的入口
就是引力、饥渴
就是奴役
就是黑暗的、美丽的,地窖
就是抵达
就是月经
就是伤口
就是撕裂
就是婚姻
就是生育
就是高潮
就是性
就是命运
就是你,当然,也是我
而她没有 

 

我们总是,总是
试图打开锁孔:
想象、偷窥、战栗、满溢欢乐
总是试图进入,在爱或不爱之后
总是饥饿
总是想躺在这完美的乐土里,做梦
而她没有 

 

这上帝建造的迷宫
这必要的生命形式
这征服与被征服
这游戏者永恒的游戏
这一桩桩阴谋的工具
这隐秘的言辞:一朵夜晚的玫瑰被存入云雾
而她没有 

 

如同松弛的生活
我们也懂得时间于此的悲伤
峡谷里的每朵花
都会在某天燃烧,某天凋谢
被爱
被采摘
也会被穿孔,被刀割,被侵略,被践踏
而她没有 

 

“每阵风
都来到
每根枝条
可是我没有……”
那首诗停在那里,她挂断了电话。仿佛她的生命
也停了下来 

 

是的……
一阵恍惚的,欢愉的,悲伤的,风……
她没有
这美的,奇妙的,幸福的,悲伤的,愤怒的,时光隧道
而她,没有
 

 

注:就是“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