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儿童节后 手机日记

铃兰听风
楼主 (文学城)

少爷住城东, 26 岁, 任职一间会计师事务所; 小姐住城西, 22 岁, 刚刚大学毕业. 俩人的恋爱不长不短跑了 2 年.

少爷甫一工作就要自由, 租一间公寓, 离开父母的豪斯; 小姐是小留, 父母在中国, 她 15 岁来温哥华读书, 待她像亲生女儿的姨妈姨丈是监护人.

俩人的家庭教育, 在东西文化之间游走. 少爷的妈妈立下三条军令状: No drug, No drunk, No sex. 有效期至中学毕业. 小姐的姨妈嘱咐小姐, 同少爷外出旅游, 不要过夜, 过夜要分房住. 除了少爷和小姐自己, 谁知道实情?

长周未前夜, 小姐的手机叮叮咋响: 妹猪, 明天来暖狼窝. 小姐回复: 老狼, 明天我们去逛魔.

小姐傍晩时分, 将夏季的衣裙聚拢挂一起, 觉得少了一二件当季的潮服. 
俩人商量, 城南第一针疫苗的接种率高于其它区域, 达 70%, 决定上午逛城南的 Mall 买小姐的夏装, 中午吃饱饭后, 回狼窝 … 小憩.

清晨, 铃声响, 小姐开门, 噘嘴: 你迟到了. 少爷凝望散发素颜, 蝉衣罩身, 小蛮腰约隐约现的小姐, 倾前, 欲亲吻, 小姐敏捷地向旁边一闪, 少爷猝不及防, 臂落空, 步踉跄, 小姐眨眼, 示意姨妈在客厅: 你陪姨妈坐会儿, 我换件衣服, 很快.

路程不远, 车流稀疏. 小姐从民族风的背包, 取出一个透明的小胶袋: 吃不吃话梅糖? 少爷摇头, 瞟一眼她包里, 一个又一个精致的小包包, 有条不紊地装着各种杂物, 藏着她的秘密, 单纯又繁复, 不经意间, 散发出她的气质. 少爷暗忖: 有朝一日, 就算鼻酸就算流泪, 也要似剥洋葱那样, 一层一层地剥开她的心. 

车上, 小姐听着 Jean Lim 唱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感叹: 此曲只应天上有, 此声人间几回闻,  将左手放在少爷的右大腿上, 随着音乐的节拍 do, re, mi, fa, so, 穿指, 跨指, 括指, 缩指 … 轻轻的弹奏, 时不时划近大腿根部, 旋即又弹开, 她将少爷的大腿当钢琴的琴键了. 

Mall 里, 试衣间内的小姐发短信: 进来, 帮忙. 少爷连忙进入试衣间, 她背向他, 浅绿色圆点麻质背心连衣裙的拉链, 停在背部的正中央, 小姐头也不回, 发号施令: 拉上. 少爷的视线滞涸光洁凝脂的背部, 手不听使唤, 像罹患帕金森氏病那般的节律性震颤, 小姐不耐烦了: 真笨哪! 少爷的喉结上下滚动, 偷偷咽下不受控制汹涌分泌的唾液, 强压窜流的蠢蠢欲念, 把拉链, 拉上.

今夏时尚界热门调色板, 是柔和的天然嫩绿 + 饱和的医疗墨绿, 折射出世界纠结混沌的状态, 既恋网成瘾, 又试图挣脱网的囚禁. 

买了一条太妃糖色的百褶短裙, 一条静谧绿连衣裙, 返回少爷的公寓时, 下午 2:22. 

夏的伊始,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浴缸边, 小姐俯身试探水温, 曼妙的曲线, 林下风致, 她的肌肤, 象牙白混桃红色, 柔软又温热, 少爷那东西, 强有力. 情, 爱, 一握, 坠落一地奶香.

下雨了, 淋湿的气流, 似白色的泡沫, 漂浮于战栗中, 满溢了, 糟透了. 

“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个热水澡” ---- 张爱玲《色戒》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2021儿童节后 手机日记 绿了 山河一片绿 (多图) 女司机 侬好 你有山河一片红的邮票吗 (组图) 兰舟 道不明的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