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党篇》读议(一)

姚顺
楼主 (文学城)
 

《乡党篇》读议(一)

 

 

 

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

孔子在家乡时,非常恭顺,好像不太会说话的样子。他在宗庙和朝廷里,说话明白而流畅,只是说得很谨慎。

 

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訚訚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

上朝的时候,(孔子)跟下大夫谈话,显得温和而快乐;跟上大夫谈话时,显得正直而恭敬。君主临朝时,他显得恭敬而不安,走起路来却又安祥适度。

 

(议:端的是好文章。

 

秦汉以前的文笔,文雅由衷,像下笔天生不会“根据这种情况”“体现了这个人的品质”这样的俗语鄙言。

 

明史中所录朱元璋素常言语,说不上“恂恂如”,却也在“便便言”中道出个绝不会“我爸是李刚”的蚁民之端。

 

耄会“大有炸平庐山之势”“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的古言古语。民国过来的人,谁不会?

 

近来听到的好话“向来缘浅,奈何情深”,还是在沾文言的光。

 

《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文境和许多地方的语境,很民国。直至《哥德巴赫猜想》,仍拖着民国文风的尾子。

 

博文,倒是现代了。读得愿停一会儿的,玉花开了谢了,芍药也开了,碰上过两三回,其中的一回是引用得好。

 

一不说大陆话,就被训“说人话”。那么多演讲,吐槽,段子,出了大陆,不是大陆人,几个懂?

 

“正能量”“接地气”了,终于进步到水浒语境了。)

 

 

君召使摈,色勃如也,足躩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襜如也。趋进,翼如也。宾退,必复命曰:“宾不顾矣。”

鲁君召孔子去接待使臣宾客,他的面色庄重矜持,步伐轻快。向同他站在一起的人作揖,向左向右拱手,衣裳随之前后摆动,却显得整齐。快步向前时,好像鸟儿舒展开了翅膀。宾客告退了,他一定向君王回报说:“客人已经不回头了。”

 

(议:“色勃如也”,哪是“面色庄重衿持”?是“一下来了精神”。细细想,能意会到更鲜活的情景。

 

“襜如”,读,要叫孔子I love you 。孔夫子唉,也会走T台。朝堂有此宦,什么不战胜于朝廷?

 

 

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阶,趋进,翼如也;复其位,踧踖如也。

孔子走进朝堂的大门,显出小心谨慎的样子,好像没有容身之地。他不站在门的中间,进门时不踩门坎。经过国君的座位时,脸色变得庄重起来,脚步也快起来,说话的声音低微得像气力不足似的。他提起衣服的下摆走上堂去,显得小心谨慎,憋住气,好像不呼吸一样。走出来,下了一级台阶,面色舒展,怡然和乐。走完了台阶,快步向前,姿态好像鸟儿展翅一样。回到自己的位置,又是恭敬而谨慎的样子。

 

议: 孔子这班上得!

 

“勃”作“庄重”解,可惜了这字的色相。

 

好文章!

 

细:步步为观,呼吸都不放过;,

 

活:看脸色,看眼色,且用第六感觉加余光;

 

精:路过领导,慢慢的,不定得个机会;尽量装得大气都不敢出,免谈“不须放屁”;

 

准:体制内都是装的。开完常委会,上专车“去央视”,找某女主播。“下班好似马脱缰”。

 

将《论语》当《耄主席语录》读,真有点殄物,当后人做的笔记,或当做《笑林广记》,甚至当作《段子集锦》《吐糟拾穗》,才对头。

 

上班族,谁不这样呢?孔子这样,太对头了。大家都这样活,不啻小共产主义,每个人都生的伟大,活得到位,中华民族不止立于世界之林,说不定还要担心“木秀于林 风必摧之”哩!

 

谁说过“文章只当文章看”。教育部是衙门,部长是全国肉联总公司CEO平调的,正常。“美国再次强大”的老实,在“再”;“东升西降”“势在我们一边”,是王婆卖瓜。你当真,是你二。

 

孔子的弟子,在夫子生前,哪敢和先生逗乐。可都记着。做《论语》了,都想起来。由此见到的孔子这老师,是个多么可爱的小老头,是个老“六一”,总儿童,怕上班,盼下班,“翼如”唉,“海鸥展翅鸟飞翔”!

 

本民族得此贤,实为大幸。由着这性子,今天还会愁芯片吗?GDP早double 于美丽坚了。

 

不幸,被弄成仙,这么好的手机小说偏当作道德牌坊读,把这十四亿整的,要不注目礼向国旗,不顾霧霾;要么打个防疫针,拼命挤,以为“大减价”抢购。唉!

 

下班不“翼如”的,上班不“躍如”的;搞清楚钓鱼岛上每块石头长成啥样的兴致来了,把老婆生日忘了.... 纵然有bc400一部论语加ac1967一本红宝书,也只会总结出个“落后就要挨打”的鲁智深之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乡党篇》读议(一) 临死。却活了 ——— 他们 “别以为你是鲁迅” 网坛一览再 网坛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