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进学解》带翻译(蓝色段落)

孤岛侠客
楼主 (文学城)

國子先生晨入太學,招諸生立館下,誨之曰:“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方今聖賢相逢,治具畢張。拔去兇邪,登崇畯良。佔小善者率以錄,名一藝者無不庸。爬羅剔抉,刮垢磨光。蓋有幸而獲選,孰云多而不揚?諸生業患不能精,無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無患有司之不公。”

国子监先生早晨进入太学,招呼学生站立学馆下面,教育他们说:“学业精深靠的是勤奋,荒废是因为嬉戏;行事的成功靠的是思虑和谋划,而失败是随波逐流的必然结果。现今圣主与贤人相聚一堂,治理国家的各种措施都在发挥作用。剔除不肖,举用贤良。有一点能力的都能被录用,会一样技术的也会被任用。对人才可以说是,挑挑拣拣、除掉污垢磨光光。只有侥幸被选中的不肖之人,哪里有才高八斗而得不到显扬的?你们各位需要念兹在兹的是学业的精深,而不应该担心有关部门能不能明察;做事应该担心的是能不能成功,而不是有关部门够不够公平。“

言未既,有笑於列者曰:“先生欺餘哉!弟子事先生,於茲有年矣。先生口不絕吟於六藝之文,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紀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鉤其玄。貪多務得,細大不捐。焚膏油以繼晷,恆兀兀以窮年。先生之業,可謂勤矣。

话还没说完,就有人在队里面笑着说:“先生是在欺骗我们哪!我跟随先生,到现在也有好些年头了。先生嘴里不停地念诵六经之文章,手里不停翻阅百家之书籍。对于历史记录一定提纲挈领,对于论述的文章一定探寻奥妙玄机。博学多览,务求有更多收获;学问无论大小都不放弃。晚上点着油灯,成年累月夜以继日。先生对于学业,可以说是勤奋了。

觝排異端,攘斥佛老。補苴罅漏,張皇幽眇。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障百川而東之,回狂瀾於既倒。先生之於儒,可謂有勞矣。

抵制摈斥异端邪说,排斥佛教和道教。填补儒学的缺失,阐明其幽深的道理。在茫茫史海寻求儒家思想的精华,孤身一人探寻来自远古的真义,并继承接续到儒家学说。将百川往东引入大海,把百家引入正途;挽回将要倾塌的波澜,挽救儒家于危难之际。先生对于儒家,可以说是有功劳的。

沉浸醲郁,含英咀華,作爲文章,其書滿家。上規姚姒,渾渾無涯;周誥、殷《盤》,佶屈聱牙;《春秋》謹嚴,《左氏》浮誇;《易》奇而法,《詩》正而葩;下逮《莊》、《騷》,太史所錄;子云,相如,同工異曲。先生之於文,可謂閎其中而肆其外矣。

沉浸在浓厚的古文典籍里,咀嚼着精华,写经纬天地的文章时,满屋的参考书。往上古效法虞舜和大禹,浩渺无边;周朝的《诰》书,殷朝的《盘庚》,艰涩难读;《春秋》严谨,《左氏传》夸张;《易经》奇妙而有规律;《诗经》端正而华丽;往下也触及《庄子》、《离骚》和太史公的《史记》;还有杨子云、司马相如,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先生对于文章,可以说是内容恢弘而外表奔放华美了。

少始知學,勇於敢爲;長通於方,左右具宜。先生之於爲人,可謂成矣。

先生少年就志于问学,敢做敢当,勇于实践;少长精通礼法,举止得体。先生做人,也可以说是尽善尽美了。

然而公不見信於人,私不見助於友。跋前躓後,動輒得咎。暫爲御史,遂竄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見治。命與仇謀,取敗幾時。冬暖而兒號寒,年豐而妻啼飢。頭童齒豁,竟死何裨。不知慮此,而反教人爲?”

然而先生却没有得到朝廷的信任,也得不到朋友的帮助。进退维谷,动辄得咎。暂时坐上了御史,接着就被发配到了南夷之地。做了三年博士,闲散没有政绩。命运与先生杠上了,屡屡挫败。冬天还不算冷时,孩子就哭着喊冷,丰收的年头妻子喊饿。头发掉了秃顶,牙齿掉了豁口,如此到了老死又有什么裨益呢。不好好考虑考虑这些,反而来教育我们做什么?

先生曰:“籲,子來前!夫大木爲杗,細木爲桷,欂櫨、侏儒,椳、闑、扂、楔,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馬勃,敗鼓之皮,俱收並蓄,待用無遺者,醫師之良也。登明選公,雜進巧拙,紆餘爲妍,卓犖爲傑,校短量長,惟器是適者,宰相之方也。昔者孟軻好辯,孔道以明,轍環天下,卒老於行。荀卿守正,大論是弘,逃讒於楚,廢死蘭陵。是二儒者,吐辭爲經,舉足爲法,絕類離倫,優入聖域,其遇於世何如也?今先生學雖勤而不繇其統,言雖多而不要其中,文雖奇而不濟於用,行雖修而不顯於衆。猶且月費俸錢,歲靡廩粟;子不知耕,婦不知織;乘馬從徒,安坐而食。踵常途之役役,窺陳編以盜竊。然而聖主不加誅,宰臣不見斥,茲非其幸歟?動而得謗,名亦隨之。投閒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財賄之有亡,計班資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稱,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謂詰匠氏之不以杙爲楹,而訾醫師以昌陽引年,欲進其豨苓也。

先生说:“哎呀,你到前面过来!大木头做大梁,小木头做椽子,斗拱,短柱、门枢、门短木、门闩、门橛,各有各的用途,施工可以做出房屋,这是工匠的技术啊。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勃,烂鼓皮,都收藏起来,等着都能派上用场,这是医生的医术高。公开提拔人员;公平选拔人才,灵巧和笨拙的都要进用,有才德的人从容而美好,超绝出众的人豪放而杰出,比较各人的长处和短处,仅仅根据各自的才能选择合适的位置,这是宰相的治国之方啊。从前孟轲喜欢辩论,所以孔子的仁道得以宣扬,他的车轮遍及天下,最后终老在路上。荀子坚守正道,理论弘大,逃避谗言到了楚国,被弃用后死在兰陵。这两位大儒,张口就成经传,行为可被人效法,远远超出他人,达到了圣人的境界。可是他们在世上的遭遇如何呢?现今你们的先生虽然很勤勉却不能遵循道统,话说了不少却不能切中要害,文章很有特点却不实用,虽然有修行却不能成为众人的模范。而且还要每月都有俸禄,每年还要消费国家的粮食;孩子们不会耕种,妇人不会纺织;出门乘马,跟着侍从,坐下吃饭心安理得。每天例行公事,从旧书里面盗窃陈词滥调。但是圣主皇上没有惩罚,宰相也不斥责,这不是他的幸运吗?想做点事就有人诽谤,名声也随之受害。被闲置不用,也是应当的。至于商讨财物的有无,计量资历的高低,而忘了自己几斤几两。指责前人的瑕疵,这不就是诘问工匠为什么不用小木椿做柱子,诋毁医师用菖蒲延年益寿而想推荐用猪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