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当有知,不识当熟识,是网上知识也 ———- 读议近日坛中谈国共贴

姚顺
楼主 (文学城)
 

不知当有知,不识当熟识,是网上知识也

 

 

 

“老毛是伟人但犯过很多错误。”

 

(议:《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野乱操心版)

 

“我关注三点”。

 

(议:改成关心好点,但还是不适“茶轩”。)

 

“从整体上掌握其核心内容”。

 

(议:听起来像是做报告,且不小的书记口气。)

 

“ 毛的言谈,常常正反兼之,常常举重若轻,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议:田家英都不能说得这么有把握。)

 

 

“在会面时,通过反话正说,使得谈话气氛轻松,也避免了尴尬和说教。这层意思,应该不难理解吧。”

 

(议:这心操得!——-但还是要“说句老实话”:很难理解。)

 

“共产党在抗日中发展不假,但共产党抗日也是真。这两者并不矛盾。有心的读者可自己统计一下,由共产党领导的大大小小的对日战斗,有多少次,由共产党建立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又有多少个。反过来看,从共军变为伪军的,人数和比例又是多少?对日战争,既有正面和敌后战场之分,也有策略和时机之别。那些指责共产党不抗日的人,是不知道这些史实呢,还是选择性地记忆失眠?”

 

(议:“抗日”,“敌后抗日根据地”,是文宣的话,有如“汉奸”“汪伪”“共匪”“伪军”“白狗子”。党校研究它们,ok, 吃党饭。不然,不如多关心点米价菜价什么的。)

 

“如果对毛的“感谢”言论还有疑惑,那么除了从毛对日战略和策略之外,就其对任何强敌(尤其是美苏)的实际举措,当可窥见一斑。倘若连皇军侵略中国大半江山都“感谢”了,哪为什么在49年底就去苏联,与斯大林为归还旅顺大连的事闹得几乎不欢而散?为什么为了珍宝岛这个弹丸之地,跟苏联兵戎相见?为什么在中印边境纷争中,愤然反击?当然,更遑论在新中国刚成立不久,就倾国力,抗美援朝了。”

 

(议:真有点身体棒棒的小伙一转身对着家人郑重道:“家祭无忘告乃翁”了。自然,搞笑例外。)

 

“批判毛泽东的错误,只要实事求是,怎么严厉都无妨。如果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不仅批判的效果不好,甚至还会弄出反效果来。”

 

(议:没有每周三雷打不动的政治学习不止三五年的资历,说不出这样的话。听到,像又坐回那办公室了。)

 

“毛泽东实事求是了吗?没有,至少不全面。”

 

(议:实事求是,本来就是官腔。也从来当官话听。用得这么“民”,真的要使觉得“干部群众鱼水关系了”。

 

正常的话叫“别扯远了”,“该咋说咋说”。

 

这句话可译为:毛泽东官腔官调了吗?没有。还有官方文件要补充。”

 

可,这是茶轩唉。)

 

(总议:

 

不知当有知,不识当熟识,是网上知识也。

 

无限忠于”的兄弟,被接见于天安门广场,由此有了与领袖的最近距离:“就看见城楼上有几个人影一会儿走到这边,一会儿走到那边。我们就跟着喊万岁。”

 

也是他们,谈起毛主席来,像才从怀仁堂里走出来似的。

 

才劝人要豁达些,要广阔些。转过身“老共千万不好,赢了;老蒋则败了”。并照着这理扯下去。属于成者王之属,还是败者寇的“空子”?正于其中,读出了不少人的势利,和小家子气。

 

欣赏胡兰成的态度:将国共,日侵等当历史的发生看。在里面找适宜自己的那部分活,找美感。情怀人格很自己。另,欣赏张爱玲,一经发现根本就是个驴头不对马嘴,就理都不理,一心过自己去了。

 

要是鲁迅活到解放后会怎样?”“张爱玲要是不走会怎么样?”之设问者,究竟怀着什么样的心机?好像更值得问!因为胡立成回答了:“不是汉,这是秦!” 可,你还在问。

 

如同“毛热”。毛已僵,为何火?因为你是粉丝,等着下锅。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不知当有知,不识当熟识,是网上知识也 ———- 读议近日坛中谈国共贴 回忆中,一是对土耳其人,二是对印度人,没产生过尊敬的意思 《报任安书》是男人写给自己的情书。《声声慢》是女人写给自己的情书 孔子的七十二弟子中要是有几个女生,那该是什么情况? 读印度史印象及其他的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