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和朋友、小人和君子(兼议《英足时代》)

江上一郎
楼主 (文学城)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毛泽东这句名言,曾经迷惑了好多人、好多年。文兄刚说了辩证法,其实是变戏法-----

就党内吧?国家主席一夜间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自然成了要反对的敌人啦。

可是,这个“敌人”不久又获平反了--于是,又要重新拥护他和他的老婆孩子了。。。

毛泽东的人头,曾被老蒋当匪首悬赏大洋20万,双方恨不得对方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抗战胜利后,经美国人调停---毛蒋在重庆举杯言欢,毛泽东还兴奋地喊“蒋主席万岁”呢---到了四川,大家都学会了“变脸”。。。

日本鬼子入侵中国,屠杀了多少无辜中国人?!够我们恨几辈子了吧?谁想到,人民领袖毛泽东在北京居然当面感谢鬼子入侵,才使他和他的党壮大、夺权、入住皇宫----当上红色皇帝!

1965年天安门前150万反美示威的人中(上图),有多少人及他们的后代来到”野心狼“老窝的美国了?

。。。。

所以,在政治权益斗争中,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也没有永远的反对和拥护。

----------------------------------------------------

而运动场上,按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竞赛,没有敌人和朋友,只有对手。

最近,看了英国电视剧《英足时代》

一百多年前,一帮英国贵族的孩子,在名校里组织了足球队,与其他名校的足球队比赛,开始自定赛规、和奖杯。自组足球总会、自组会员、自选会长。。。完全是贵族小圈子的体育游戏。直到有工人的球队参加,他们才感到了威胁和压力---不是贵族,球技原来一样精湛,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于是,贵族队粗暴取胜(反正规定自己定的),还百般刁难,用原来贵族化的总会规定,来反对、排挤工人队参赛。

银行家的儿子阿瑟是贵族队的队长,因为考察工厂投资,接触了工人阶级,看到了他们真实的生活,艰辛和善良。他才悟到球会“不准球员收钱”的规定,对劳动阶级是不公道的。他以自身的经验告诉大家,一个球员的生活、工作和家庭以及爱情,都会影响到球场上的表现---为了真正的公平竞争,他希望老同学好朋友老球队员发扬绅士风度、君子协定。可是,这帮富二代怀疑他忘记了贵族身份和踢足球的初衷。

阿瑟强调,时代不同了,随着足球的发展,赛场上---不讲身份,只看球技。若排挤、开除工人强队,将会被社会和公正所鄙视。事实上,原先不少会员趁他不在的时候,才以多数票通过了借故开除工人队的决议----决议的产生过程,就不符体育精神,也不符绅士传统。

工人队的队长弗格斯。苏特,虽然家庭贫贱,但是,球场上他绝对真材实料,他反对使用暴力和不良手段---他朴质的体育精神,坦荡的君子心态,吸引了、感动了贵族队的队长,在他的坚持之下,足球总会其他人也不想被人鄙视他们在球赛上有小人之心(有的还是年轻的慈善家),最后,推翻了之前的决议---重新让工人队参加比赛。

工人队在决赛中发挥了勇往直前、密切配合的绝技,还发扬了高尚的体育精神:贵族队因犯规少了一人后,苏特主动减少一名球员,以示公平竞争----结果,贵族队虽然战败,但阿瑟队长口服心服。两个刚才还激烈竞争的对手,此刻双双握着对方的手。。。贵族队输了球,但不失君子风度和体育精神---阿瑟还因此得到一直怀疑他的领导才能的严父的赞赏和认可。

历史上,阿瑟后来担任苏格兰足球总会会长达33年之久。

而工人队队长弗格斯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职业球员和现代球赛的先锋人物。

这是以真人真事改变的历史剧,无论在场内还是场外,球赛好像一直环绕着大家,那才是《英足时代》的可观之处。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是大老板还是小女工,都有着各自的烦恼和快乐:流产、不育、私生子、失业、减薪、罢工、家暴、友谊、决裂、恋爱、痛饮、。。。他们各自努力,以善为本,都希望有自尊地生活着,远离虚伪和小人,努力做个君子。。。工人球员踢断了对手的腿,含羞登门道歉;”小三“拒绝男人资助小女儿;弗格斯被逼违约获得同情;贵妇人为找弃婴影响了队长丈夫阿瑟。。。

全剧唯一的卑劣小人,是工人队长的父亲,一个退休的老球员、好喝懒作、装疯卖醉,还家暴老婆孩子、谩骂、诅咒努力奋斗的儿子像他一样失败、潦倒。。。结果,全镇、各厂以致全国为他儿子欢呼的时候,他独自灰溜溜消失在人群外。。。

我想起张潮三百年前的名言:

宁为小人所骂,毋为君子所鄙。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敌人和朋友、小人和君子(兼议《英足时代》) 新 疆 与 我 比较的手法,还需谨慎 新中国新老外交家的语言风格 美国人吃这一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