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小学期间作出的一项重大的科学发现

楼主 (文学城)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犹豫了。写还是不写呢?虽然我曾作出过那么重大的发现,但毕竟那时还小吗。后来我想既然已经做了,还是应该诚实地记录下来。留给后人。所以我拿起笔,开始写了。

 

发现三部曲之:

 

我在小学期间作出的一项重大的科学发现

 

炫耀是一种动物的本性。从来没有人在一生中从来没有炫耀过自己。每一个人不论成功或失败,总是有点什么可以炫耀的,或者说无论如何人总有需要炫耀的需要,因此接受别人的炫耀有时是一种善举。但是受过教育的人却往往爱炫耀知识。很多时候他们的话毫无想象力,也没有什么自己的独到见解。有时他们不仅炫耀,还拿着权威的的话吓唬别人。这更糟糕,简直就是那大动物的鸡鸡来展示自己的雄壮。没有自己思想的人,更容易去感情强烈地表达赞成或反对。爱憎分明的人往往是糊涂的人。真正把世界搞坏的往往也是这些糊涂的人。世界上的大部分罪恶其实都糊涂的大多数所犯下的。

我们从小在学校里老师总是要求我们努力学习,但从来没有说要去研究,也没有人教我们如何研究。很多人一生之中从没有自己去主动地研究过什么。这真是可惜。研究让你的世界变得简单,因而清澈。只有研究才会让你有所发现,发现让你快乐,而且不再盲目地相信世界也不再盲目地相信自己。

青春就是一个关于发现的故事,你还能发现,你就永远不老。

我从小不爱学习,但我喜欢研究。因此我知道很多秘密。这让我既兴奋又紧张。

 

我的一个重大发现开始于小学时的一项研究,它一直持续了很多年。事情是这样的,我上小学时成绩不好,经常受到老师和家长的批评。但这并没有让我心生仇恨,反而激起了我研究的兴趣。我想研究研究为什么我的成绩不好。我首先分析了一下,结果发现我成绩不好的原因不在于我,而在于别人,在于有人成绩太好了。他们不仅考100分,有时还是双百分。事实上,我的成绩还是不错的,一直在80至90分的水平。而且我还用这个标准衡量了一下我的老师的工作,结果发现她大大地低于我的水平。这可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看她可真该加把劲了。每次她当众批评我时,我都觉得很丢面子。所以为了保护她的面子,(从这里你也可以看出我是一个多么老实,富于爱心的孩子,我并不喜欢报复。)我没有当众公布我的研究结果,只是有一次她找我单独谈话时,我向她介绍了一下我最近的工作,并诚恳地表示我愿意帮她一把。结果她竟然找到我爸和我爸一起像修理一辆已经不值得珍惜的的旧自行车一样把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这让我很郁闷。因为我们楼有个小六儿,他爸妈可真有兴致,一口气搞了他妈的六个孩子,他是最后一个。可能是他爸妈的孩子太多了,玩腻了,所以就不待见他。于是他就成天欺负我。我比他小两岁,所以打不过他。但我想,我爸比他大近40岁,所以打他绰绰有余。于是我就叫我爸和我一起去修理他。兄弟阋于墙,尚能外御其侮,何况我天天还管他叫爸呢。但我爸不去。可能我爸太忙,或者对修理人没兴趣,但这次会怎么这么积极地和老师一起修理我呢?这个问题直到我出国后才想明白。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既是奴才又是主子,像我爸和我老师在上级和大官面前就是奴才,在我们面前就是主子。奴才是不可能像我那样理直气壮地要求主子为自己做事的。于是最终就分化出两种奴才,一种是完全放弃自我,一心为主子想,而大部分奴才就学会了欺骗,用瞎话达到目的。

所以我想,我当时太老实了,我应该对我爸说:“如果你不和我去修理小六儿,那我就管小六儿叫爹了。晚上我和我妈去跟他睡。”这样准行。

被修理之后,我想我不得不改变研究方向了,人就是要向人生不断地妥协的。因为很显然那后面还有一个“生”呢。所以我想我需要研究一下为什么有人成绩会那么好,知道了这个秘密我就可以和他们一样好了。首先我又分析了一下。小学教的那些东西,我觉得在智力上没有多大的难度,只要你每天坐住了多看看书,考试时坐住了耐心检查检查就行了。但我就是坐不住,老想跑出去玩。我当时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个切入点,一个重大的秘密就藏在这里。这种敏锐性对一个科学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找到答案却相当地困难。

我的样品是现成的,他就是小军。小军是我的好朋友,和我一样高,比我胖,成绩优异,经常拿双百。他特爱学习,一坐一个下午。但我始终找不到他的异常之处。他和我一样都是大脑袋,爱吃红小豆冰棍,冬天用袖子擦鼻涕,夏天打乒乓球,而且看女生的眼神都挺流氓的。但为什么他的成绩就那么好呢?我成天和他泡在一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那时还不知道有同性恋,不然大家一定以为我迷上他了。我的确迷上他了,但更准确地说是迷上了他身体里隐藏着的那个秘密。

可答案到底在哪里呢?

有一天下午,小军在我家楼下的小院里学习,我还是在他身边转来转去研究他。一直到黄昏降临,我仍然一筹莫展。“天黑了,我要回家了。”小军说着收拾了书包提起小木板凳就要走,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沮丧地目送着他。攻关不少日子了而毫无结果,这让我感觉身心疲惫。落日正挥洒着最后的一抹令人绝望的余辉,我内心苍凉,伤感地看着小军的背影。

突然间,我浑身一震,不由得睁大眼睛。小军背影正渐渐模糊,于是我快步追过去,跟着他,心怦怦直跳。脑子飞快地转动,所有的问题一条一条被逐一的清晰解答,所有的疑惑一扫而空。直到小军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口时,我转身张开双臂大喊一声:“我找到了!”

我找到了。那个深藏着的秘密,它就是屁股。

我那时已经意识到女人的屁股和男人的不一样。女人尤其是发育成熟的女人,就像担任我们辅导员的那些高中女生,她们的屁股大而丰满,那时她们的乳房也发育起来了,夏天里会把轻薄的花衬衫高高地顶起,里面的轮廓若隐若现。这让我脸红心跳,所以当那些女生为我们做课外辅导时,我总是贴着她们坐得近近的。我那时只想近近地坐在她们身边,感受她们呼吸时衣服轻微的起伏,细细品味她们身上刚刚洗过的花衬衫的味道。想象着那谜一样蜿蜒着的曲线,让我的脸热热地烧,让我那颗小小的心脏就这么一直使劲地跳。这种感觉美妙极了。

然而那天在夕阳的余辉中,我看到的小军的屁股,竟然同样的大而丰满,像女人一样,甚至比同龄的女生发育得还要好。以前我一直以为学习好的原因一定存在于小军的脑袋里,因此忽略了屁股,这使我的研究误入歧途。

你知道一般男生在上小学时屁股薄得皮包骨头。我坐着如果超过5分钟就感到屁股不适,要来回扭动,要是超过10分钟就疼痛难忍非要起来出去玩一玩。一旦站起来,我的屁股没有一点重量,于是一溜烟跑去,像风一样轻盈。但是小军就不一样了,他站着时后面一大坨肉,跑起来就不能像风一样轻盈,而且会很累人。然而一旦坐下,坐在他自己绵软温存的大屁股里,比他妈的坐沙发都舒服,于是他就不愿意起来,老想坐在那看书,于是成绩就好,于是他就更愿意他妈的坐在那里看书,于是他考试时就不是得一个100分而是两个100分,那就是1后面有4个0,于是我考90分就成了不好的成绩,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长了一个大屁股。当我把这一切都搞清楚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世界似乎有些荒诞。

是啊,当你发现我们的人生实际上只是由你后面的那坨肉决定的。屁部决定命运!雄壮的屁部铸就辉煌的人生!你的失败贫困耻辱,你的成功富有荣耀统统都是他妈的一个个关于屁部的故事。那些宣传教育那些伟大理想那些他妈的花里胡哨的大话实际上都是一些关于屁部的玩意儿,我亲爱的人儿啊,你拍拍你的屁部说,这还他妈的不荒诞吗!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在与小军说话时一把攥住了他的屁股,并在手里不停揉搓着。没错,那屁股丰厚而柔软。

这时小军照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笑着说:“流氓。”

我并没有就此止步,我的研究一直持续了好几年。那时我在家的墙上刻了一个标尺,因为除不掉了,为此我爸揍了我一顿。我刻这个主要是我不能去实地测量每一个人的屁股,一来这样他们会把我当流氓抓起来,二来这会引起一些聪明的家伙注意到屁股,还是让那些家伙们去关注脑袋吧。于是我目测和用手比划每个同学的屁股,回家用标尺估测准确的尺寸。

那个时候一见人我总要想办法找个什么借口绕到他们身后去看看他们的屁股,我每天都在想着屁股,观察着屁股,研究屁股,走的时候,跑的时候,上学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甚至在梦里。我想那时我可真见过不少屁股。大的,小的,园的,方的,三角的,椭圆的,高傲的突起着的,谦虚的扁平着的,硬梆梆的,软绵绵的,粗旷奔放的,细腻内敛的,质朴的,华丽的,含蓄的,甚至羞涩的,直接了当的,甚至大胆放肆的。有高雅的也有俗气花哨的,有的真诚实在,够朋友,可也有的净玩虚的,不够意思。有些屁股水灵灵的透着机灵,有些则干巴巴的毫无趣味,有些屁股渊博,有知识,有些屁股显然什么都不懂。有些屁股文质彬彬的,好有礼貌哟,有些屁股是热情洋溢的,有些屁股则充满了温情,甚至让我觉得含情脉脉。我不喜欢放荡的屁股,但也受不了有些屁股对我的冷落轻视,而且我曾被一些愤怒的屁股吓着过,也曾被一些水性杨花的轻薄的屁股伤害过。有些屁股的微笑让我终生难忘,有些屁股的凛凛正气让我心生敬意,但如果遇到了装腔作势假正经的屁股,我也会生气。有些屁股是香的,苹果的清新,桃子的甜蜜,冰镇西瓜淡淡的水香,黄金芒果浓浓的芳香,当然也有一些屁股臭哄哄的,甚至臭不可闻。看屁股可比看书读报有意思,我那时就已经看到了全心全意的屁股,毫不利己专门为人的屁股,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纯粹的屁股,看到了与时俱进的屁股,懂得八荣八耻的屁股,与三俗势不两立的屁股。看着这些光辉的屁股还仍然停留在那么谦卑的位置,我肃然起敬,但我觉得那些屁股完全应该架在他们主人的脖子上替代他们的脑袋和脸了。

当我积累了足够多的数据和掌握了一些数学知识时,我终于可以找出人生成功的公式了,它就是

E=MC2

E是一个人的成功值,M是屁股的质量,C是屁股的厚度,从这个公式我们可以发现屁股的厚度更重要,厚度微小的变化会引起人生巨大的不同。

当我潜心研究时,时间就过得特别的快。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时间在实验室里走得比外面的世界要快,快得让人心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我的玫瑰里有一只小精灵 绘画评论:你在看什么? 查尔斯街的小屋 图说:立是忽悠吗? 绘画评论:且听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