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明眸

梦想偷懒的女人
楼主 (文学城)
    我爱英国茶,更爱每天喝英国下午茶。最近买了几种爱尔兰和英国茶。爱尔兰从英联帮脱离以后,虽然国别不同了,依然同文同种同样生活习惯包括下午茶。我买的这几种茶里数这个叫Irish Eyes最惊艳,我把它译成“爱尔兰明眸”好了,以区别于伦敦眼温哥华眼那些天上转怱怱的庞然大物们。   我的“爱尔兰明眸”茶叶里有三叶草形状的小叶片,也有紫色花瓣,极似粉红三叶草花干透变成的紫,所以,你以为它的味道会是三叶草一样的邻家小清新吗?Nope! 一打开包装,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漫,这是一种清香、甜香、檀香的混合,算得上我喝过最香的茶了。香得如此张扬,却并不是艳俗的感觉,而是有矝持贵妇的雅致,有邻家女孩的清新,有彪悍女子的爽利,有新锐女郎的脱俗,堪称完美和高端。   这种在悬崖海岸上干干净净的湿润海风中长成的茶,带回我游历爱尔兰和北爱兰的记忆,那个岛屿有一种茫茫大海中与世隔绝的从容绝艳。漫步在悬崖边上、牛羊栏外、野花丛中,可以静静地俯瞰脚下的海岸,阵阵海涛声中,巨浪拍打着陡峭的悬崖礁壁,高高地扬起漫天细细的白色水珠,阳光下碎钻般晶莹剔透,变幻万千。那种动静交融的荡涤,在无尽的大海环绕着广袤的野花地上的我,眼里尽是一种没有时空,只有永恒的美丽画面,在记忆里,一眼万年。   用上我细腻结实的精瓷三叶草茶具,配上先生给我买的老美烤甜板粟,欣赏着我从小就爱的三叶草,这算是爱美华三种文化合璧的下午茶吧?我从来不舍得割弃别种文化的精华,一向会破坏性地把别人的正宗揉成我自己的偏好,变成不伦不类的大杂烩,然后安慰自己这是“国际化”,不过这不是重点。品味唇齿间空气里的香气馥郁,它弥合着我的心情、游历和已经融入血液里的英伦文化和生活印记。于是,提笔记下这一刻美好思绪,让茶香溢向我的纸笔,浸满那定格在静美岁月的爱尔兰记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爱尔兰明眸 圣派翠节的三叶草 闲读古书 游园学梦 野地秋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