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要同时死磕中俄

朱头山
楼主 (文学城)

19世纪著名的战略家,普鲁士铁血首相俾斯麦曾有个”三国志“理论:当有5个以上的国家参加博弈时,就会自然地形成三个集团,其中总是两个联合起来对付第三个,虽然其组合是常常随形势而变化的。这个理论适合19世纪欧洲,中国古代和20世纪的军阀混战时代。最近的一次国际范围的验证,就是美国和中国联合,整掉了苏联。

但美国拜登政府最近的表现,似乎违背了俾斯麦的理论。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恶化到图穷匕首见的程度,美国公开把俄国称为最危险的敌人,最近还把普金称为杀人凶手,FBI公布了俄国企图干预美国的大选的证据,美国舰队在俄国的内海,黑海,进行军事演习。

拜登上台伊始,有对中国缓和的气氛,也把中国的定位降为“竞争对手”,还为中国开罪,说没有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证据。但这次阿拉斯加谈判后,为了因应美国民众对中国的愤怒,也为了因应共和党的压力,拜登政府明显继承,甚至加强了川普政府对华强硬的立场。一系列的征象显示,中美关系也将迎来惊涛骇浪。

美国对俄罗斯的强硬政策,是源于其根深蒂固的地缘政治传统理论。美国(或着说盎格鲁撒克逊人)把每一个民族,看作不同的动物,有其固有的秉性。狗改不了吃屎,老虎总是要吃羊。俄国自古是个侵略成性的北极熊,日本德国都是能力极强的虎狼民族。这些猛兽只有关在笼子里了,才能放心。日德已被关在笼子里了,俄国还没有,但现在已经气数已尽,只要再扼杀那么几年,就会彻底趴下。因此,要把俄国继续当敌人,”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川普曾经想联合俄国,绞杀中国,但被民主党认为是搞错了方向,让俄罗斯饿虎归山,休养生息。因为被民主党一路“通俄门'追杀,川普不得不对俄国很狠,川普一届,俄罗斯并没得到喘气的机会。

但拜登上台,在中国问题上,又遇到了共和党的杯葛,也不能如其计划行事。虽然中国人现在士气高昂,根本不把美国看在眼里,但在美国传统战略家的眼里,中国只是个食草动物,不是虎狼,也不是睡狮。在多数民族国家成型的17世纪后,中国(汉人)被野蛮人统治了几个世纪,然后陷入内部混战,韩战也是作为俄国人附庸出手的,帐没算在中国人头上。牛长得再大,也不如一头小得多的狼那么让人害怕。因此,民主党遵循传统战略,仍然不把中国当作主要对手,要对付,也是在解决了俄国后面。

而且,美国在川普时代,和欧洲的盟友关系都搞得很僵。现在需要和欧洲盟友修复关系,就需要与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俄国是欧洲共同敌人的不二人选。因此,美国有理由对俄国表现出超强硬。

拜登对中国态度的转变,一方面是由于党派压力。当时竞选时,川普就定了调子,如果选了拜登,China will own America. 如果拜登现在对中国手软,那不变成中国的奴才了?所以他也不得不显示对中国的强硬,甚至比川普更甚!

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美国对当年中美联合反苏战略的反思。美国战略家认为,俾斯麦的三国志理论并不是真理,一战二战韩战都只有两个阵线,没有三国志。当年西方阵营不需要中国的帮助,也能把苏联连同中国一起整掉,那场三国志,养活养大了中国,是西方最大的地缘政治错误。美国坚信,其军事,经济和科技实力远超中俄联合起来的力量,特别是其还有一个盟友体系。美国有内圈盎格鲁撒克逊血盟,即所谓的美英加澳新“五眼联盟”,欧洲盟友需要俄国作为外敌凝聚团结,亚洲则需要中国作为外敌凝聚内力,因此,树立两个敌人是美国战略的客观需要。美国战略家甚至乐观地认为,当里根上台时苏联是多么强大,只不过里根一届就垮了,因此,只要自由世界在美国的领导下团结起来,同时结束中俄的命运也不会多于十年。

俄国表现得很焦躁,普京急于和习近平见面,俄国外长已经公开提出了中俄结盟的意向。中国杨委员那番表演,历史会证明其是不恰当的。美国是民主政治,民众的情绪和意见会反映在政治上,不管私下会见时,中国外交官可能礼貌有加,卑躬屈膝,但在公开场合如此言论,肯定得罪了美国人民,再加右派政客将疫情归罪于中国,可能在民间煽动起反华烈火,这可能促使美国政府祭出更爆裂的手段。

中国现在的处境很像40年代初的日本帝国,一着不慎可能落入万丈悬崖,需要谨慎行事才是!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美国为何要同时死磕中俄 可能的新冠终结者:卡介苗 我的电影回忆 中美在价值链产业方面的殊死竞争 “完美陌生人”“超脱”:人性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