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五)

F
FarewellDonkey18
楼主 (文学城)
指望一个精神分裂的数学家,来治愈经济学的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宿命吗?


我已经搞不清是经济学家的精神分裂导致了学术分裂,还是学术上的精神分裂导致了学者的人格分裂。迄今为止最冷冰冰的经济学,是慈悲为怀的马尔萨斯牧师发明的。他认为饥荒、瘟疫、战争也是那只尊敬的看不见的手。曾经被当作道德旗帜的马克思主义,被马克思本人坚决反对,他为此甚至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一生都在和以道德为基础的经济学者作斗争,如欧文、傅利叶、蒲鲁东等。他坚持认为经济学应该是客观的规律,不是道德工具。


根子可能还是出在亚当斯密身上。他的经济学说当时是离经叛道的。这两大概念一被索引出来,立刻受到敏感的道德家们攻击。经济学从一开始就得到了“不道德的科学”的称号。大概在《国富论》出版前十几年,亚当出了一本《道德情操论》。许多人认为这两本书其实是交叉写作的,其中一本先完成。虽然亚当斯密生前的声誉主要来源于《道德情操论》,在我看来,这本书就是被他自己的经济学精神分裂症挤出来的一个多余的屁。其作用相当于当年伽利略写给教皇的忏悔书,只不过是在向世俗的道德求饶而已。

 

顺便提一下,前一阵温家宝居然推荐这本书,作为经济大国总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除了做秀别无解释。当年马克思曾经说我们学习古典经济学的时候,要注意别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学习和作秀的区别所在。今天美女作秀会当街洗澡,而政治家作秀就会当街大喝洗澡水。至于XI大大推荐什么《弟子规》,那就是当众表演喝洗脚水了。。。


言归正传,主流经济学家们苦苦坚守这条底线,不能与世俗道德合流。这是关系到本门学科生死存亡的关键。要是论道德,别说红衣主教,一个美丽的修女就能秒杀天下所有经济学教授。可是经济学研究的是人类社会现象,又是这么个出身的美人胚子,天知道红颜有多薄命。最终的均衡必须达到全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这其中如何才能做到不包含道德判断呢?要命的是,“看不见的手”太不给力了。关键时候屡屡掉链子。不仅从来没有达到过“最优均衡”,还三番五次把事情搞砸了。看来不腾挪腾挪就没法活了。


现代社会提倡个人主义,所以第一公理就是:虽然事情都是人搞砸的,但所有的搞砸不可以怪罪搞事的人。情急之下先顾一头,让我们保持经济人的假定正确,先怪那只“看不见的手”。激进的如社会主义,直接用看得见的来代替看不见的“手”。很显然,社会主义也是假定存在和可以达到某种“最大(优)化”均衡的。


温和一些的如凯恩斯主义,其学说已经对“最大(优)化”均衡有所动摇。但凯恩斯主义特别投机,说市场有可能无法达到“充分就业”的均衡,需要用“看得见的手”来帮一把“看不见的手”。既然保留了“看不见的手”和均衡,是不是隐含一旦动用了看得见的手,就无法达到最优均衡?或者说,充分就业的均衡肯定不是最优的,最优均衡应该就是不充分就业的?人类想要最大的福祉,就应该有些人失业!无论真假,面对虎视眈眈的政治和道德势力,经济学或经济学家能公开这么说吗?真的可以这么说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