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年代(小说) - 9 (外三)

雪晶
楼主 (文学城)

在若曦的心里,纽约是个浪漫的城市。她很喜欢纽约,那是个车水马龙、热闹的城市,有故事的城市,是个一不小心就能碰撞出火花的城市。她跟牧的相识,就是从纽约开始的。牧时不时会提起什么时候应该要再去纽约,是,一定会再去的。

应该说,若曦的生活算是美满的。在国内考完了GRE之后不到三个月,人就到了美国。可能人真的是有命,她好象很容易得到别人花力气还不一定能得到的东西。因为妹妹已经到了美国,所以她才下决心出国,才突然觉悟地考了托福、考了GRE。当然也是想了断在国内的生活,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因为伟也追到了她读书考托福、考GRE的地方,无奈地跟她说,现在我成了第三者。她就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复杂的三角关系,一走了之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妹妹已经在她的学校帮若曦递了申请表格,因为没有若曦学的专业,就申请了人人都可以转的热门专业Computer Science,当然要补课。资料齐全,就差考分。若曦当然按妹妹的指示填了考分直接送的学校,其中之一就是妹妹所在的学校。一等两个月后GRE分数出来,妹妹立刻跑系主任,考核通过,妹妹又跑招生办公室,附上已付邮资的特快专递信封,I-20就在最快时刻到了若曦的手里。若曦马不停蹄去签证赶春季入学,大家都不看好,因为妹妹签了几年,从一进大学就开始申请留学、申请签证,最后才在毕业后拿到签证。

若曦也没有太抱希望,连专业都转了,实在不敢奢望。可能那天签证官的心情很好,可能,也可能是若曦的没心没肺,让签证官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竟然跟她说,明天来拿签证。一切都象做梦,若曦实在不敢相信,出来的时候拿着那张签证官给的纸条,问外面热心焦急包围她问情况的热心群众,这是不是表示签到了?他们惊喜地肯定她、恭喜她,她才明白这不是梦。

她从领事馆出来之后打电话回家汇报这一喜讯,爸爸接的电话,她颤抖着声音说“爸,我签到了”爸爸不相信地说“你真签到了?”若曦说“我也不相信,不过我是签到了。”爸爸说“你一直都有运气,我去给你定票。”是的,若曦心里说,我一直都有运气。从来,我的生活都是被人推着走的,大家都愿意推,因为一推就走,所以就成了循环。

就这样,一切来不及细想,若曦就到了美国,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来到学校之后,若曦又毫无惊险地通过了语言考试,不用修语言课,热心的妹妹跟若曦读同一专业的朋友就介绍若曦选了三门不难的课,是有些新奇,是有些要适应,若曦就这样开始适应起来。同时在等其它学校她自己申请的原来本专业的I-20,有一家就在纽约附近的NJIT。她出国前读书认识的芳也在纽约大学做交换生,她比若曦大一些,是若曦非常豪爽的铁姐们。若曦实在是不甘心放弃读了五年的本科专业,虽然她真的没有学什么,但心里割舍不下。她跟芳联系,想转学过去,芳热烈欢迎,叫若曦暑假过去,她会在NJ租好房子等若曦过来,因为她住的DORM暑假会关,她必须外搬,她已经物色好了她朋友旁边的公寓。因为以前在一起读外语的时候就做过室友,若曦还曾冒名顶替过芳,所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这么顺理成章。妈妈说芳就是若曦的贵人,说若曦就是运气好。

若曦在学期一结束的时候就收拾了东西上纽约,跟自己几个好的朋友悄悄地告了别,说自己应该不会回来了。朋友有点惋惜,不过他们也支持若曦的决定。芳找朋友在纽瓦克的机场接了若曦,两个人见了面都非常激动,真没有想到会在异国他乡这么快重逢。芳是北大的本科生,毕业后回了家乡,结了婚生了孩子,后来又考回了北大的研究生,这次考公派美国一年的交换生,又给她考上了。在她的眼里,若曦是很不用功的没有心计的女孩。她总说不公平,跟她同宿舍的一个无比刻苦的女孩,一心想出国也没有出来,要是她知道若曦这么简单快速地出了国,非气死不可。若曦是深有体会,有幸在北京大学冒名一回,深切地佩服能够考上北大的人,绝对不简单。芳那时没有做工,在忙着学车。她带着若曦逛了她的学校,就在曼哈顿的闹市中。若曦觉得这么地激动,终于在美国可以有一个地方没有车也可以自由行动。她看着纽约林立的高楼,终于觉得这跟自己以前生活的城市有些类似的感觉,当然这里更文明,更现代。若曦也去了准备要去的学校,看了看以后自己可能要在此学习的校园。芳还帮着张罗给若曦介绍对象,也是一个北大出来的博士后,在实验室里做研究。若曦跟人家见了面,觉得跟这么有学问的人在一起,太实际。芳也觉得不太行,说他震不住若曦。还有另外的一个相亲,若曦都觉得没有感觉,可能她本身就排斥这种形式。

日子就这么晃了一周,妹妹三不五时地打个电话来问她在干什么。后来过了一周发现若曦还在东游西逛,就语气严厉地说你去给我找工作,来美国就要体会打工的滋味。妹妹自己当然是早就深有体会的。若曦不是很会花钱的人,倒也没有缺钱,她是自保出来的,爸爸妈妈不想让她们太辛苦,当然也没有想让她们不辛苦。妹妹从小就很懂事,很独立,很有性格。若曦好象跟妹妹反差很大,一般没有人会觉得她们是两姐妹,她们之间的年龄差距也很小,不熟的人经常还会以为姐姐是妹妹,妹妹是姐姐,因为都是妹妹管姐姐,反正若曦从小就习惯了,也没有在意这个。芳一直都很欣赏若曦的妹妹,虽然没有见过面,不过两个人在电话中是交流过的,都说若曦是要被管着才行的。反正若曦被管惯了,不在乎多一个人管。芳就带着若曦到了曼哈顿的中国城里的职业介绍所,福建人开的。那里好象到处都是原来偷渡过来的福建人,好象人都活得很压抑。若曦表示了想找一份暑期工作的愿望,也表示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大概的技能,工作类型不限。老板说你还会粤语呀,那现在就有一份工挺合适你,不过你不要说你是学生,人家是招长工。若曦按照指示去了不远处的一家蔬菜批发公司面试,老板是越南华侨,只会说广东话跟越南话,要招一名文员,无惊无险地拿到了这份工作。回到职业介绍所交了介绍费,就等着第二天开始上班了。

芳也很兴奋若曦这么快就找到了工作,两个人一起研究若曦上班的路线。从现在住的公寓出来先要坐一趟公车,然后转PATH TRAIN,到WORLD TRADE CENTER,那时候还有TWIN TOWER,好象还可以转地铁到中国城,不过若曦一般是走过去,好象就一站路的路程。还可以看路上这么多走路匆忙的人,在美国其他地方真的很难看到。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省了地铁费。

从此若曦要很早起床,只能用闹钟闹。因为一切都是临时,她们租的公寓是一个STUDIO,若曦跟芳同睡一张双人床,还只是地铺。芳很能睡觉,其实若曦也是,不过为了体会人生冷暖,只能狠心被闹起来,每次也闹到了芳,让若曦心存内疚。芳从来不发牢骚,若曦心里很过意不去,不过也很无奈,不闹绝对起不来。每天尽量轻手轻脚地洗涮完毕,快速出门,其实芳在这段期间都是假寐,等若曦出门之后再睡回笼觉。好在这份工作只坚持了半个月。就在这半个月,若曦认识了牧。所以说,一切天注定。

在蔬菜公司的工作还算胜任。就是接电话、记帐,有客人买菜要登记、收钱、找钱。不忙的时候就去后面帮忙择菜。后面的工人也挺喜欢若曦,有大叔大婶,总会叫若曦别太累,其实他们比若曦累多了。有时侯老板不忙的时候,也会过来跟若曦聊天,说他在越南的经历,说共产党好,他就是共产党,他来美国完全是因为他的弟弟妹妹难民过来了。其实他更喜欢越南。若曦反正是没有太听明白,也没有想听太明白,就敷衍着他。不过他们是需要凌晨起来去市场抢货的,所以回来之后再睡觉,也很辛苦,不过辛苦钱是能赚到一些的。他跟若曦聊多了若曦就觉得对不起他,必须要告诉他自己只能做暑期工,别到时候告诉他他还要临时找人。总算吞吞吐吐地表明了自己的学生身份,谁知道他说他早看出来了,跟若曦说要不然别读书了,他可以帮她申请身份。若曦哭笑不得,坚决地说你要找到合适的人,我就走,我是肯定要继续读书的。外面还有妖媚的女人来找他出去玩,他就跟若曦说她是黑社会的,很爱玩,也爱找他玩。若曦真的是看不懂,就觉得她挺有风情的。他还跟若曦说这里有黑社会来收保护费,不过他不怕,他原来是共产党,他什么都不怕。若曦听着很新鲜,也挺长见识,还觉得有点可怕。

有一天快要下班的时候,进来了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让若曦眼前一亮。他用若曦喜欢的国语递给若曦一份表格,接着又递了一张名片,介绍自己说,我是来这里采购蔬菜的,我们正在筹建一个日式餐馆,以后需要进蔬菜,可不可以请你填写你们能提供的蔬菜跟价格,这样我们可以有合作的机会。然后他拿起地上的一些蔬菜看了看,说你们的蔬菜很新鲜,很好。若曦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她看着他,微笑着说,好啊。然后他笑着问若曦,你是老板娘吗?若曦愣了,难道我看着象老板娘?说,不是呀,我只是记帐的。之前在读书的时候也有一次被一个第一次见到的中国人问过,问她的老公是谁,她也是愣了,回答,我还没有结婚呀。噢,对方回应。若曦就问,你为什么这么问呢,对方说,你长得象F2。其实当时老板就坐在里面,冷眼看着这一切。若曦就用广东话跟老板解释来人的用意,老板还是没有任何表示,说把表格留下吧。牧感觉到了老板的冷淡,就说请填好后传真给我们,传真号就在表格上。事后牧每次被别人问起他跟若曦的相识经历,他就说在那天真是冥冥中有种力量驱使他往若曦的蔬菜公司方向走,他当时已经觉得天有些暗了,而且中国城的治安也不是很好,他本来已经想回去了,不过就是有种力量叫他继续往下走,他觉得要么是有一件很好的事情会发生,要不然就是有一件很坏的事情会发生。

牧走后老板根本没有再提这件事,让若曦觉得有些奇怪,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生意机会呀。不过她也不好意思再提什么。第二天,若曦看老板还是没有提填表格的事,若曦就把表格拿出来钉在记事板上,可是老板还是视而不见。第三天,若曦就沉不住气地问老板这表格要不要填,老板说那你就填吧。若曦就填了表格传真了过去。传过去之后若曦打了一个电话去确认,不过牧不在,是另外一个人接的电话,说传真收到了。若曦有些若有所失,不过也只能如此了。没过多久,牧打电话过来了,刚好老板接的电话,突然对若曦说,你的电话。若曦有些惊奇,因为是第一份工作,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公司的电话号码,连芳都没有告诉,谁会打电话找她。疑惑地拿起电话,她就听到了牧的声音。牧说谢谢你传真表格回来,若曦说不用谢,应该的。牧说我知道是你要填的,谢谢你。若曦说不用客气。牧说我是新来纽约的,你可不可以带我去纽约逛一逛。若曦说我也是新来的。牧说那我们就一起去逛吧。若曦知道老板眼睛的余光在盯着她,就说,对不起,我现在在上班,不好意思说私人电话,你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再打给你吧。牧说我住的地方没有装电话。若曦说,那好,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你打给我吧。然后若曦说了电话号码后就挂了电话。

芳的朋友在国庆日要去费城、华盛顿旅游,若曦不想错失这个机会,而且她没有见过面的从台湾留学来的表哥一家就在华盛顿,她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去跟他们见面。不过她周六是要上班的,而且国庆日也没有放假,就大着胆子跟老板请假,说长周末有朋友要出去旅游,自己想跟他们一起去。老板整个人就愣住了,说不出什么,就含糊地说了句嗯。若曦根本没有多想,就兴高采烈地跟着出去旅游了。回来后芳告诉她有个人给她打电话,不过没有留电话号码。若曦立刻就知道了是牧,很遗憾没有接到他的电话。第二天回去上班的时候突然发现她的位子上坐着一个新来的小姐,她愣住了,还看到了老板,一般老板这个时候会在睡觉。老板看到若曦也愣了,马上说,我以为你不回来了,这样你今天最后一天吧,正好教教她,跟她交接一下,中午我们一起吃饭。若曦一下就受了打击,没有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也好。她就开始认真地跟那个女孩交接起来。那个女孩也是很开朗的一个女孩,似乎感觉到了这种尴尬,不过看到若曦在全力告诉她要注意的事项,她就开始跟若曦亲近了起来,她也是讲广东话的女孩子,长的也是广东人的样子。告诉若曦她是在纽约长大的,就想赚些钱,男朋友也很支持她。中午本来约好了男朋友一起吃饭的,看样子要取消了,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样子。中午的时候,她的男朋友到了,一看也是一个在这里长大的华人小孩,她出去跟她的男朋友说今天中午要跟老板一起出去吃饭,男朋友就走掉了。若曦知道一般来说,她以前工作的时候从来跟老板都是错开吃饭的,因为要有一个人守在店里。老板带着她们两个女孩子去了一家吃龙虾的餐馆,点了很丰富的一桌菜,然后不断地帮两个女孩子夹菜,最后说,我先回去守店了。然后就是伺应生殷勤地过来用钎子夹开龙虾,小心地把里面的肉剔出来。若曦有些惊奇这家餐馆周到的服务,一起吃饭的女孩马上就说,那二十块钱的小费砸死人。噢,若曦这才注意到老板走之前丢了二十块钱在桌子上。

吃完饭回去后,其实已经没有太多事要做了,两个女孩子就开始了聊天。下班的时候,老板过来了,结了这一天的薪水,然后跟若曦说以后再工作的时候不要随便请假,尤其是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若曦说谢谢。老板说以后有空过来坐,我请你吃饭。若曦说嗯。然后若曦就回去了,跟姐们说工作被辞退了,姐们说,那就再找。若曦的心情也不是很好。牧又打过一次电话来,不过若曦还是没有接到,现在是可以白天打回去了,可是又没有了牧的电话,他的名片留在了原来公司,她根本没有抄下来电话号码。终于牧打第三次电话来的时候,若曦接到了他的电话,她是那么地高兴。

牧在电话中约若曦一起去Liberty Statue,若曦马上就答应了,是那么地兴奋。芳在一边问是怎么回事,她就一五一十地相告,芳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就这样,一段恋情开始了。若曦马上投入,完全不顾妈妈以前的警告:就算喜欢一个男人,也要矜持,不能一下子全让对方知道。若曦才不管,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还要隐藏。牧很小就从台湾移民过来了美国,开始以为若曦是在纽约长大的华人,若曦马上说了自己是刚从国内出来的留学生。两个人都是刚到纽约不久,牧带着若曦一起游了不少地方。若曦深受琼瑶小说的影响,喜欢听台湾人说的国语,所以没有想太多的深层问题,何况牧能说很好的英文,会跟若曦解释菜单上的菜是怎样的菜,帮若曦点好喝的virgin鸡尾酒。有一天,牧送若曦回来,见到了芳,也是若曦特意想让他们见面,后来若曦问芳的看法,芳就说了一句,小伙子挺精神的,就是跟其他的台湾人一样,有点浅。妹妹也趁着若曦住在纽约的时候上来这里玩,若曦也带着妹妹跟牧见了面。妹妹见到牧后马上就要若曦继续回去德州读书,不能转学。她总觉得台湾人不可靠,牧只是想骗色。跟若曦说,别人都是从你原来学的专业转去你现在学的专业,你一来就转好了,为什么还要转回去?你考虑了以后好不好找工作的问题吗?再说了,如果你们是真心的,分隔两地也是可以继续相爱,如果不是真心的,那就也不必继续了。妹妹说的话让若曦接受不了,不过想想她说的也是有道理的,芳也说你妹妹很理智。她就决定暑假结束后打道回府。打电话给以前学校的朋友说自己还是决定回去,他们也很高兴。跟牧说了自己暑假结束后要回去,牧当然不想她回去,可是也无奈。最后两个人就开始了艰辛的异地恋。纽约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