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年代(小说) - 8 (外二)

雪晶
楼主 (文学城)

若曦到了大学二年级,剑已经毕业了,可是只要有空还是会回来找若曦。若曦明确地跟他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可能跟你好的”剑根本不理会,知道若曦自己的态度也不坚定。

若曦知道这样下去会没有办法真正分开,就下了决心找一个替代的男朋友,只是为了让剑死心。若曦在心里衡量着找谁来顶替,心里过了一遍会不时来找自己的男同学,她觉得伟跟建都是合适的人选。他们两个看上去都不是情圣,平常总是嘻嘻哈哈,也没有一本正经的样子,应该不会受到伤害。

后来若曦决定了伟,本来就是高中同学,伟曾经坐在若曦的斜前方,读书的时候若曦还真没有留意他。不过他成绩很好,以可以上清华的成绩留在了当地的深圳大学。他们学校大多的人都留在了本地的大学,包括若曦。在伟再一次来找若曦的时候,若曦就对伟说“我现在有个男朋友,可是我父母不同意。我一直要跟他分手,但他还是会来找我,我分不了。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不过我现在还是很爱他”。

若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她不想欺骗任何的人,伟沉默了一阵,竟然说好。若曦也愣了,没有想到伟竟然会同意这么荒唐的提议。伟对若曦说“我感觉到了,我不介意”。

就这样若曦又有了男友。等到若曦想拔身外逃的时候发现为时已晚,伟说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暗下决心要娶若曦为妻。

两个人的感情是在若曦不断的伤害之中积累起来的,伤害久了之后,感情越来越深,但是伤痕也越来越深,在分分合合了四年之后,两个人都有些疲倦,所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期间若曦妈妈以前学舞蹈的同学带着她的儿子艾涛在多年之后来若曦家的城市与若曦妈妈相见,这是若曦第一次与艾涛相见,她隐隐约约觉得会有事情发生,可是又说不太清。

过年的时候,若曦回了老家过年,住在小时候被寄养过的姑姑家,因为若曦妈妈最近跟艾涛的妈妈联系紧密,艾涛妈妈知道若曦回来了,邀请若曦来家里吃晚饭。因为长辈相邀,若曦如约而至。吃完晚饭,又坐了一会儿,若曦告辞,艾涛妈妈要艾涛送送若曦,艾涛就带着若曦出来了。若曦离开这个城市已经八年多了,对这个城市已不再熟悉,艾涛向若曦提议干脆就送若曦走回去。

若曦有点惊愕,毕竟是冬夜,虽然算是南方城市,但也有点寒。不过若曦是个随和的人,也没提出异议,就跟着艾涛在这人稀的街道上走了起来。

一路上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若曦告诉艾涛自己有男朋友,艾涛说感觉到了,象若曦这么好的女孩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然后若曦就觉得道路真的是挺漫长的。走了一阵,艾涛说到了他妈妈工作的地方,他妈妈在这里有间宿舍,不如进去休息一下再走。若曦觉得有点奇怪,不过确实也是走了挺远的,就随着艾涛一起进了一间顶楼的宿舍。

宿舍很窄,其实只是供艾涛妈妈中午体息一下的。里面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再一个书桌。艾涛坐在了椅子上,若曦就只好坐在了床上,感觉有些不自在起来。她正觉得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艾涛也坐到了她的旁边,然后若曦整个人好像被催了眠,整个人空洞了起来。艾涛慢慢地开始亲吻若曦,若曦完全一片空白,整个过程都没有反应过来。

之后若曦一直恍恍惚惚,不记得是怎么走出了小屋,然后又一直走,感觉就是走遍了这个城市,终于回到了姑姑家。到家之后,开门的表哥诧异地看着把若曦送回来的艾涛,艾涛在报歉说不好意思这么晚。若曦已经是完全没有了力气,然后又觉得羞愧难当,马上就进了房间。

表哥跟艾涛寒喧了一下,然后互道再见,关上门后突然看到沙发上的一件咖啡色的男装大衣,似乎很陌生,他拿起来看了一下,很有品味的一件棉衣,骆驼牌,还散发出古龙水的香味。马上意识到这件大衣是若曦刚刚穿回来的,应该是艾涛的。他敲敲若曦的房门,问沙发上的衣服是不是艾涛的,若曦才醒悟过来路上艾涛怕她冷,脱下来给她穿的大衣忘了还他了,不知他这一路是怎么回去的。

思绪还是很混乱,若曦觉得自己很难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状况,直觉就是逃避。艾涛一直有打电话来找她,她就是不肯接。直到一天艾涛妈妈打电话来,她当然是接了。然后在一天的上午,她又去了艾涛家。她艰难地上到艾涛家的门口,敲门,门马上开了,是艾涛焦急的脸。她直接越过艾涛,跟艾涛妈妈问好。艾涛妈妈在厨房里忙,要艾涛接待若曦。若曦局促地回应着,却是以沉默对应艾涛的问候。艾涛一急,拉着若曦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若曦有些惊恐地看着艾涛,艾涛喃喃地说“对不起若曦,我也没想到那天怎么会那样对你,我是真的喜欢你,那天在你家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然后后来我专门去了你家说送照片,其实就是想再见到你。这次听说你回来过年,我要妈妈请你过来......”若曦已经不太听得清艾涛的说话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男朋友那边必须要结束了。

若曦回去之后,就跟男朋友提出了分手。很惊讶地这一次男朋友竟然同意了。其实以前若曦提出过很多次,都被男朋友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不分”,他说他是要“从奴隶到将军”的。大概是这几年的进进退退,他也终于疲倦了吧。若曦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件事情就这么容易地解决了。

艾涛知道了这个结果后,当然是非常高兴,但他跟若曦之间的距离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还加一个边防证。艾涛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广告人,有时候会因为来若曦所在的城市见客户讨论方案,而想跟若曦见面,若曦就假扮了他的秘书,跟着一起去见客户。若曦煞有介事地看着他们的讨论,心里其实在偷笑,偶尔会被客户点到,她就信口胡诌,现场发挥她的临场感受,竟然也象模象样,艾涛当然也会适时解围。他们就这么心领神会地在工作中同时完成了约会,然后两个人出了客户的门之后,若曦会忍不住大笑,戏说艾涛的方案中也有她的功劳。艾涛总是欣赏着若曦的聪慧,也不舍着即将的分离,时光就这样悄然地溜走。

后来若曦会在周末去艾涛的城市,艾涛的正职是大学的讲师,住在大学的教师楼里。另外的兼职才是广告公司的策划,拿着百分之十的技术股。艾涛会去车站接她,当她从熙攘的人群中走出来的时候,从他们眼神交汇的一刹那开始,就纠缠在了一起。然后艾涛会接过若曦手中简单的行李,两个人一起无言默契地走向小巴站,再也没有了别人。等到上了小巴,因为仅剩的最后一个座位,若曦坐了过去,艾涛被安排反坐在司机后面两个座位中间的台阶上,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痴望,直到下车。然后一路走进学校的深处,走进艾涛的宿舍。

到了傍晚,若曦问艾涛,他家里有没有什么现成的可煮的东西,她可以尝试做晚餐。虽然若曦真的是没有厨艺,不过在恋爱中的女人,多数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洗手做羹汤。艾涛说没有,再说他也不要他的女人沾上油烟气。若曦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异议。艾涛说去学校门口的排挡吃饭就好了,若曦没有反对,随便整理了一下就打算出门。艾涛看着她,提醒说出门可能会碰到学生,最好能化一点妆。若曦一下就明白了,刚从大学出来还不到一年的她想到了自己读书的时候,心里也是仰看系里刚分来的帅气男老师的,也是好奇老师身边的女朋友会是什么容颜。想想艾涛这么有才又有型的年轻老师,一定是有学生粉丝的,怎么自己就无端端也成了让人好奇的对象呢?好吧,还是要稍事打扮的,虽然只是出去路边吃个晚餐这么简单的事。

一路上若曦尝试说服艾涛自己开公司,其实艾涛的老板并不懂广告,公司的方案全靠艾涛。艾涛在广告界也算小有点名气,市里的一个LOGO竞标方案就是艾涛中的标,所以艾涛的老板为了留住艾涛,给了他百分之十的干股。艾涛也算满足了,他说他不想要去跟客户交际,也不想要去操心财务。若曦就不再说了,虽然心里是无奈。若曦刚进大学的时候,学校让所有的新生做过一个心理测试,然后若曦去咨询结果,辅导老师看到若曦的卷子都有些吃惊,她说若曦的性格很少有,内心非常安静,适合做总经理秘书,而且最好这个总经理就是她的老公。辅导老师说得很直接,若曦也有些吃惊,不过若曦知道自己不知从何时起的坚定的信念就是以后的先生一定要自己做老板,所以她会如此地渴望艾涛能自己出来做。之前的男朋友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做一些小生意了,他曾经信誓旦旦地对若曦说,以后不用若曦工作,他会养若曦一辈子,那一刻的若曦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虽然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不工作。

若曦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去了父亲同学做院长的设计院上班,设计院也是一个小社会,里面都是知识分子,大家的明争暗斗其实也是很汹涌的,尤其那时的奖金已经开始了按图分钱,大家的抢活就有些公开了,还会为之后的分钱不均而斤斤计较。若曦对这些都没有太多概念,因为家在本地,吃住都在家里,所以没有金钱的压力,唯一的压力就是要加班。因为若曦对金钱的不计较,反倒促成了她的受欢迎,大家都愿意找她画图,尤其父母也是同一个圈子,设计院里的一些大拿本来就认识,大家自然愿意提携若曦,反倒让她有些苦不堪言。有一次投标,若曦也在方案组,为了赶投标的截止日期,大家都在加班,若曦可能因为了内心的不情愿,身体也不情愿起来,她感觉到了自己开始冷得发抖,很想回家,又不好意思。带着哭腔打电话回家,母亲接的电话,她说自己很冷,好像发烧了。因为在大学里曾经有一次,若曦觉得好冷,迷迷糊糊地打电话回去,然后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然后父亲就马上叫司机开车赶到了学校,发现若曦浑身滚烫,马上带她去了医院。所以当若曦说冷的时候,父母就知道若曦发烧了。父母马上就赶到了设计院接若曦,因为父亲是甲方,投标组的头马上放人,然后若曦娇气、不愿意加班的名声也就在院里传开了,倒让若曦觉得了解放。

过了周六,若曦在第二天回家。其实周末的出门,若曦总是要煞费苦心地找藉口,因为在外过夜实在是家里的大忌,不过去到另外一个城市,这也算合理。母亲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自己同学的儿子,知根知底,父亲却是一腔怒火,而无言。因为了这样,若曦后来就只偷偷地跟妈妈说,然后人就溜走了,剩下无奈的父亲。

因为了住宿的限制,大多数是若曦跑,可是一直地跑,就产生了疲倦。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没有理所当然,看似合理的安排,其实后面都有牺牲。这个期间,若曦之前的男朋友开始找朋友出去喝酒,然后若曦偶尔会接到他的朋友在酒桌上打来的电话,说他的情况不太好,问若曦现在是不是可以过去看看。若曦毫不犹豫地拒绝。然后就断断续续地听说了他投资了一个若曦也认识的朋友的音像出租店,结果那个朋友偷偷地出租黄色碟,被同行举报了。听说是出了点麻烦。

然后有一天若曦又接到了之前的男朋友的朋友的电话,说之前的男朋友跑出去了,很想见若曦,问若曦是不是可以去见见他。若曦心里叹了口气,对落难中的人,总是会有些不忍。

若曦又去了熟悉的城市,不过这次是去见不同的人。在火车上,对面座位的两位港客一直在跟若曦聊天,气氛还算融洽。到站了之后,若曦跟他们一起下了车,然后互道再见,若曦隐隐约约就觉出哪里不对,两位港客匆匆离开。然后就看到了一脸凶气的前男友,丢掉了藏在身后的铁棍。若曦一下心里明白了,走过去,前男友讪讪地笑,说总是要小心些,说不定会有便衣跟在后面。若曦这才觉得了自己的危险。

两个人一起往外走,若曦没有想到曾经是学霸的前男友现在会成了这样。前男友大概介绍了一下最近的状况,然后说他会要出去一阵子,避避风头,当然非常渴望若曦能够跟他一起去。实际上警察更在意的是音像出租店的原来那个老板,已经把他抓了起来,被举报的也是原来那个老板。不过因为现在股份最大的就是前男友,总是脱不了干系,所以他只好仓惶出走。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原来的两个音像店一直暗地里互争,大家私底下都会卖黄色碟,那才是收入的真正来源,不过也算势均力敌,虽然双方都有灭了对方的心,可是无力。然后就是前男友注入了资金,这一下势力就不一样了,然后对方就做了局,让警察抓了现场。所以人生很多事情,起中有伏,伏中有起,无论起伏,都应该以平常心对待。

若曦心里非常复杂,看到落难中的前男友,也知道现在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其实自己内心还有些内疚。如果当初没有跟前男友分手,他大概不会这么无聊地没事就去朋友的店里消愁,然后就大概了解了店里的状况,然后就知道了朋友很想要扩大,然后就投了资,然后就出了事。不知道要怎么回复前男友的渴望,若曦说这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毕竟在工作,需要请假,还有父母关,这些都需要安排,还有,若曦也告诉了前男友自己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看到前男友的脸上一点一点地失望,若曦把带来的钱交给了他,说你现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若曦直接回了家,一直地奔波两地,她实在是有些疲倦。艾涛也觉出了变化,就说他也可以多跑若曦的城市。可是若曦已经隐隐约约地觉得了她跟艾涛的不合适。若曦觉出了两个人都是需要对方照顾的人,在大家热恋的时候不会察觉,可是一旦真的要过日子,一定会有很多摩擦。艾涛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一直以来都是女人对他示好,他习惯了被女人照顾,却是不太会照顾女人。若曦也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一直也是被捧着长大的,虽然外表柔顺,可是内心倔强,以前也一直多是别人照顾她。这样艾涛跟若曦相处的很多细节让若曦慢慢地淡了继续下去的心,不过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跳出这段关系,若曦不是一个会主动伤害别人的人,好在两个人不在同一个地方,日子也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平静滑过。

艾涛开始比较多地跑若曦的城市,虽然他有些害怕若曦爸爸的威严,不过总是免不了要见面。若曦爸爸对艾涛是非常地不满意,总觉得自己的女儿之前这么频繁地过去艾涛那里并在外过夜,已经是完全地没有顾及名节。有一天,若曦爸爸跟艾涛和若曦三个人在家里的客厅,若曦爸爸叫若曦避开,说有话要单独跟艾涛讲。若曦有些吃惊,不过也不敢违抗,就进了房间。若曦爸爸带着艾涛进了书房。然后过了一阵,若曦忍不住好奇,走回客厅,他们还没有出来。若曦就留在客厅里看电视,脑子时刻留意着书房里的动静。然后,艾涛出来了,若曦马上迎上去,问艾涛自己的爸爸跟他说了些什么,艾涛有些支支吾吾,说没有说什么。若曦想了想,大概是两个男人间的对话,不想让她知道吧,也就没有追问了。然后爸爸脸上有些讪笑地出来了,直接进了主人卧室。之后艾涛就说他先回去了,若曦猜想大概两个人之间的话题有些沉重吧,就送艾涛出了门。

然后就到了年底,设计院里的气氛比较欢快,若曦发现总是有钱领,各种各样的奖金、项目费都下来了,若曦发现自己还挺能挣钱的。不过她也不管钱,都是上交给妈妈,妈妈都帮她尽数存进银行,她对钱的概念不是很深,不过她还是在乎钱,不是很会乱花钱。突然有一天,爸爸对若曦说,他已经帮若曦安排好了去北京学外语,在昌平的一个地方全封闭式教学,是当时热门的《follow me》的英语教学者陈琳举办的,陈琳本人也会在那里教学。若曦有些吃惊,爸爸跟她解释,如果想要更多地在专业上有所提高,就要能够读原文的外文专业刊物。若曦说那工作怎么办,爸爸说已经帮她办好了停薪留职。若曦的妈妈一直希望若曦跟若曦的妹妹都能去美国留学,尤其在她去美国考察过一次之后,就不断反复地对若曦跟若曦的妹妹强调美国是如何如何地先进,只可惜自己是已经年纪大了,否则自己就去申请了。若曦的妹妹偷偷地跟若曦说,还是赶快出去吧,要不然总这么被念早晚会被念死的。可是若曦对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完全没有兴趣,只好不违抗地完全不准备地考试,托福不到500分,妹妹的托福倒是达到了录取线,可是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I-20去办转学怎么也签不到证。妈妈看到无可救药的若曦,只好把全部寄托放在了若曦妹妹的身上,可是对拿不到签证也很无奈。若曦害怕地对爸爸说,她不想出国,爸爸安慰若曦,这只是去提高英文水平,并不是要去考托福。然后告诉若曦春节过后北京那边就开学。

春节过后,若曦就准备好了行李上了北京,找到一个之前的朋友来接的机,然后直接送到了昌平。是一个旅馆式的封闭式学校,每间客房住三个人。若曦进房间的时候,已经有一个面色严肃的人在房间里了,东西放在了靠门的床上,若曦就径直走进了最里面的床。然后两个人开始寒暄,室友是北京大学的研究生,考上了公派一年的纽约大学交换生,所以先来这里补习口语,暑假过后就要去纽约了。之后两个人成了非常好的朋友,若曦笑着说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挺吓人的,一脸的审判官。她笑了,说来读研究生之前就是在法院工作,每天面对的人都需要一脸的公事公办,所以是职业病。她本来就是北大法律系的本科生,工作了几年又想回来读研,就考了回来。因为她比若曦大几岁,也有过工作经历,两人又都是不太计较的人,所以很快就相处融洽了。还有一个室友经常不在房间,后来发现她住在校长的房间,让若曦跟北大的室友觉得非常爽,无端端地三人房就变成了两人房。

这样世外桃源地读了两个月的书。这期间,妈妈告诉若曦说妹妹拿到了签证,准备要去美国了,问若曦是不是也努力一下考出国。还有若曦的前男友总算找人摆平了音像店的事情,已经回了家。若曦突然觉得妹妹去了美国,似乎美国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想一想决定去考托福跟GRE。北大的室友告诉若曦现在北大非常流行去读新东方的托福补习班,若曦可以报名。若曦就请了室友周末回北大宿舍的时候帮忙打听。回来说五月份就有准备八月考试的托福冲刺班。若曦当机立断,决定去北大读新东方,室友告诉若曦她可以完全用室友的身份住在北大的宿舍,反正她自己现在也没有在学校。若曦觉得自己的运气简直就是太好了,谢过室友,跟室友一起去了她在北大的宿舍,就住进去了。室友本来在宿舍跟大家的关系就很好,若曦又是不惹事的人,所以相安无事。

前男友听说若曦到了北大读托福冲刺班,就也打算出国。其实还在读大学期间,因为若曦妈妈的坚持,前男友也陪若曦一起考过托福,当然成绩比若曦好,但是前男友根本不想出国,他信誓旦旦地说在国内一定能让若曦幸福。没多久,前男友来了北京,住在新东方的宿舍里。若曦跟前男友一般在中午的时候相约在北大的食堂碰面。不过因为前男友错过了八月份托福考试的报名,这次不能跟若曦同时进考场了。艾涛也在这期间上来北京看若曦,艾涛说他的朋友都说他傻,竟然让自己的女朋友去考托福,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女朋友真的出国了吗?艾涛看着若曦说,我只好回答我的朋友,我有办法阻止吗?若曦知道艾涛也是在问自己,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艾涛也是在北京上的大学,若曦说你带我去看看这里的美术馆吧。

考完了八月份的托福,若曦想着总算可以回家了,可是妈妈跟她说,还是一鼓作气考完GRE再回来吧。为了让若曦不觉得学习太苦,妈妈专门趁着托福考试刚结束上来北京带若曦去了北戴河,放松了几天若曦就回来北大继续读GRE的冲刺班,报了十月份的GRE考试,这次前男友一起报了名,上的也是同一个班。若曦的北大室友已经去了纽约,所以若曦没有底气地冒名了室友,拿着她的学生证,还好从来没有需要用过,用着她的澡票、饭票,真真实实地体会了一次作为一个北大研究生的生活。前男友住在新东方的宿舍里,那里总有一些新闻,大家背负着家人的厚望来到这里,梦想着踏出国门。也有承受不了而在宿舍自杀的人,为此宿舍还骚动了一阵。

若曦从来不是一个用功读书的人,不过还有些聪明,所以考试也总能过关。从小到大一直也没有辜负父母期望地上了父母期望上的学校,包括选科。当时若曦在报刊上已经发表过一篇文章,想学文,不过那时是数理化盛行的年代,父亲说还是学理科比较有前途,若曦就读了理科。不过上大学的时候若曦还是挑了一个她自认为离文科最近的专业,一路走来都算顺遂。现在GRE这么枯燥的学习,对她来说实在是无趣透顶。她最不喜欢的部分就是阅读,平常只喜欢看些自己喜欢的闲书,对专业书、学术论文等敬而远之。因为现在跟前男友同一个班,两个人又同在外地,所以会约了一起去教室学习。若曦总是心不在焉,总想着能偷溜出去到哪里转一转,前男友总是被她干扰。有一次前男友笑着说,现在总算明白了当初为什么若曦要分手,而且竟然现在是自己做了第三者,若曦也笑。其实若曦也明白了为什么,在前男友面前,她可以完完全全地做自己,不需要有任何伪装。在艾涛面前,艾涛总是会无言地提醒她要注意这、注意那,还有不希望听到若曦讲一些所谓的不该说的事情。这样也就没有太多可说的了。

临近考试的时候快到了,若曦头痛不已,不知道要怎么考。托福还能对付,毕竟自己的英文底子还是有的,又上了个冲刺班,冲冲还能冲出来。可是这个GRE,自己就是完全不对付,模拟题做来做去,也还是没有感觉。前男友也是觉得若曦这样怎么考,想了想要怎么帮若曦。前男友住在新东方的宿舍,那里的人经验十足,打听了一下,为了避免考试作弊,试卷分A、B卷,在考场分发的时候是一份A卷、一份B卷。然后前男友告诉若曦到时在考场外排队的时候,他跟若曦之间隔几个人,正好可以让他坐在若曦的侧前方,这样若曦就跟他拿同样的试卷,可以抄他的答案。若曦从小到大好像没有考试抄过别人的答案,只给别人抄过,这次想想有些心虚,不过也是没有了其他更好的办法。

考试那天,按照计划若曦坐在了前男友的左后方,前面的题目若曦自己做了,到了后面的阅读,若曦连看的兴趣都没有了,然后看到前男友故意左手捏起试卷让若曦看,若曦就直接瞟到答案照抄了。这样混出来若曦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自己考得如何。听天由命吧,反正她对出国也没有那么渴望,虽然现在是有了动力,一来妹妹先过去了,美国不再那么可怕。还有就是可以名正言顺地跟艾涛分手。因为艾涛上的是美院,虽然是国家级最高的学府,不过对英语是完全无感,所以他一定不会出国,这点若曦是有把握的。

考完试,托福成绩也出来了,若曦的听力竟然拿了当届新东方考生里面的最高分,接近满分,是可以去拿奖金的。因为托福考试一般都是听力拖后腿,所以新东方的规定是总分最高跟单项听力最高分有奖金。一般三部分中语法是最容易拿分题,阅读第二,听力最难。结果若曦考出来的结果是听力最高,语法第二,阅读最差,不过平均分对学校的录取是没有问题的。前男友说你可以去拿奖金,若曦说不去了,会把校长气坏的。

然后若曦就回去了,继续回设计院上班。需要准备出国的资料也都陆续去学校办好了,同时申请了几所美国的学校。妹妹也在自己读书的学校帮若曦申请了,虽然没有若曦的专业,就直接帮若曦申请了什么专业都能转的计算机专业。艾涛知道若曦在忙着出国的事情,周末他要若曦去他的城市,若曦其实不想去,不过还是去了,因为艾涛说要带她去看他新买的房子。不想扫了艾涛的兴致,若曦就去看了,在五层,艾涛问若曦对装修有什么想法。若曦自己就是做设计的,漫不经心地看着,完全没有任何想法,觉得这跟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关系,就勉强地敷衍着艾涛说应该买高一些的楼层,升值的潜力更大。

十二月GRE的成绩下来,虽然分数不算太高,不过也过了妹妹读书的州立学校的录取线。妹妹之前就已经帮若曦把所有的资料递交,就等GRE的成绩。因为GRE考试的时候就可以填几所送成绩的学校,若曦当然填了妹妹在读的学校,学校这下马上就发来了一月春季入学的I-20,妹妹去了学校交钱要求发EXPRESS,若曦就如愿在一月初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因为之前就已经去过泰国旅游,若曦已经有了护照,所以马上赶到艾涛的城市签证。其实本来没有抱希望,就是想着去试一下。排队的时候碰到一个从美国回来返签的同学,大家都羡慕他已经去过美国的经历,若曦也跟他有过短暂的交谈。轮到若曦签的时候,签证官没有问太多的问题,竟然跟她说第二天来拿签证,若曦不敢相信,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那位返签的同学,把手里的纸条拿给他看,他确认说若曦是签到了。若曦懵懵懂懂地出来,然后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爸爸,说自己签证签到了,爸爸不敢相信,说会不会搞错了,若曦说自己也不敢相信,不过已经确认了明天去拿签证,所以明天才会回去。还有美国的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爸爸说马上跟妹妹联系,同时安排帮若曦买机票。并嘱咐若曦晚上住在这个城市的一个长辈亲戚家里。

若曦觉得自己好像有做梦的感觉,一直也没有渴望过出国,怎么一下就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她给还在北京准备考托福的前男友打电话,告诉他自己签证签过了,电话那头的前男友一下停顿,然后说他妈妈说得真准,说若曦如果去签证的话,肯定能过,虽然她学的不是本专业,有所谓的半奖,就是免了国际学生的费用,按州内学生付学费,在那时学费真的是很少,一个学分好像才几十块钱而已。然后若曦才打电话给艾涛,告诉他自己签证签过了,说晚上约地方见面。再下来就去了亲戚家,大家都在为她高兴。

晚上见到了艾涛,若曦就开门见山地说自己要出国了,大家谁都不要等谁。艾涛也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他知道自己的事业肯定是在中国,出国对他毫无意义,也只好祝福若曦。第二天若曦回到了家,就开始做出国的准备。也就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她开始偷偷地跟要好的同学跟同事告别,大家都很惊讶她的快速,虽然她自己也不相信。然后收到前男友的信,里面有他从日记本里撕下来的几页,说从现在开始要为若曦戒烟。出国的前一天晚上,突然接到艾涛的电话,问若曦是不是可以去一个边防站见面,他已经找到了愿意开车送他的朋友,可是他的边防证过了期,进不来,想在边境跟若曦见出国前的最后一面。若曦毫不犹豫地拒绝,家人肯定不会同意,再说这深更半夜,怎么找得到车。

第二天,若曦带着非常复杂的心情,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走上了出国的这条不归路。后来,听到妈妈告诉自己辗转从艾涛妈妈那里得来的消息,艾涛自己开了公司,而且越做越成功,从平面广告做到了影视广告。艾涛跟他妈妈说,要感谢若曦,如果没有若曦,他不会自己开公司。若曦听了很欣慰,很荣幸自己能对艾涛有这么正面的影响。又过了很多年,有一次妹妹告诉若曦,当初爸爸把若曦调上北京,就是为了让若曦离开艾涛。那天若曦爸爸把艾涛单独叫进去,是觉得女儿已经这么不顾一切地跑艾涛的城市,总觉得女儿太不争气。问艾涛以后有什么打算,两个人的两个地方又要怎么解决。艾涛说让他考虑考虑,当时就把若曦爸爸气得抓狂,本来就觉得自己的女儿屈就了,感觉艾涛应该是会感恩戴德地惊喜,没想到艾涛竟然说要考虑考虑,所以马上找同学安排了若曦的北上学外语,然后这后面的一切竟然就这么顺利地水到渠成。大概一切都是天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