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碎了花 - 撕不碎花香 --赠别一灯

n
nearby
楼主 (文学城)

一早起来看见空空的帖子,大师意已决,不可挽留,而且一灯师兄也将随喜随缘,不由感慨。遗憾他们的隐退茶轩,本来就是茶余饭后啥都能谈,一起热闹共同进步。一灯师兄特别耐心,对我这样的下进是有问必答,耐心解惑,毫无架子。以我观之,信佛信基督的人,多心静心善,常赠人玫瑰。

据说马祖是川人,但无法在家乡传法,正如一灯师兄说"自古弘法多障碍"。我们都是肉身,各自人心、喜好也不相同,人多必然有纷杂,但是恶言相向决不可取。因为看见无忧和林木兄在这里,来此快两个月了,喜见茶轩主要还是和睦,希望更上一层楼。

灯是夜色里的花,如果夜色是绿草。孔雀羽本身就是花屏,他们都喜欢说"来如飞花散如烟"(这好像是孔雀羽的诗句),故以此旧作抒发感慨(稍修改几个字,原作本来是情诗)

 

 

夜色象夜一样来
寻着月光的方向
轻轻
在灯火的边缘
森林的脚边,稻田的水面
涅磐般的寂静
请留下那一个倒影
空气中找不到
语边溜失
也许你能掩藏
好吧,承认
拟或甚至能擦抹
但你是知道的
撕碎了花 - 撕不碎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