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茹素

简丹儿
楼主 (文学城)
儿子茹素近半年。 不知别的茹素者是因于什么,儿子说他为两点:对动物生命的尊重及健康。   他去年去上大学,自己驾车走的。分别时,他紧紧拥抱我,我的眼潮了。 而一去,他在电话里就告诉我,他开始吃素了。问他为什么?他把他的两点理由告诉我,我无法反驳。才想起,在家时,已有蛛丝马迹了。他这显然也是考虑已久,离家自由了就付诸行动了。 我忐忑不安,一个刚刚离家的孩子,面临新的学习生活,做这样大的饮食方式的改变,身体是否受的了?我忧心忡忡,见到朋友就谈这事,简直就像祥林嫂。女儿说,这很正常啊,不要那么紧张啊。女儿都这么看,我也开始接受并尊重他的决定。   有朋友说,他坚持不了多久的,不多久,他就改回来了。我不那么乐观,但,好像也不是一种悲观。只是有些遗憾-----  一个人选择吃素,他会失去多少生活乐趣啊,他将终究与大快朵颐绝缘。。。。。   从小他就热爱动物,读小学时的理想是长大能做动物学家,不过,大学读的不是动物学,但离家时,在箱中仅装的三本书里就有那本中文版的法布尔的《昆虫记》,这本书他读了好些年了。那些年陪他读时,自己收获最多的是,体会到什么是单纯,什么是专注。而今的儿子,肯定已不是那些年仅仅识中文字的孩子了,他在法布尔的昆虫世界里,一定体会的比我更多,关于生命。 至于健康的理念,我已自叹不如,一个美国高中生的现代生物知识医学常识远远高于我们,可我们做父母的却常不自知,以自己的习惯和传统观念去要求他们。   比起很多美国孩子不喜欢吃蔬菜,让我欣慰的是,他没有不喜欢的蔬菜,除了苦瓜,尤其是豆腐和各种蘑菇在他小时就是他的最爱,还有蛋和各种CHESSE,各种米面他也都喜欢。所以他的营养不是我担心的。他热爱HIP HOP,高中时就和同好的孩子们有个CLUB, 在大学里,也找着了组织。在家每天也会跳把个小时,每次大汗淋淋,看着他健壮的肌肉,完全想不到这个孩子不吃肉。 唯一觉得一个饭桌上,我们这边吃鱼吃肉,他那边清清淡淡,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难道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肉对他就没有一点诱惑?几次,我悄悄和他说,如果想吃就吃点,别那么刻意。“嗨,你怎么这么难以理解呢?我并没劝你吃素啊?尊重我好不好?” 有同事出主意,他不是喜欢吃饺子吗,把肉绞的细细的悄悄参在馅里。我摇头,为这个尊重,当妈的炒菜都备两只锅了;包着包着汤圆,突然想起,这馅料里有猪油,又赶紧重新打芝麻做馅。 他说到做到的自律让我从内心尊重。   他的自律,妹妹都服。前两天,不小心听见妹妹和他聊天,哥,我就是喜欢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谁叫世界上有那么多好东西呢?但这样不行,我以后如果挣很多钱,你帮我管理好不好? 我不帮你,你长大了要自己管理自己的事。 一旦某种信在他心里,他很难改变。 他寒假回来,我搜肠刮肚的做素食,一日,他爸说你到网上搜文殊院素斋,你就有主意了。果然,文殊院的素斋琳琅满目,什么素斋回锅肉,素斋豆瓣鱼,素斋麻辣鸡。。。。。图片像极真鱼真肉,兴致勃勃叫来儿子看,他瞄一眼就走开了,“这那里是真的吃素,真正吃素的人,怎么还会去想什么鸡呀,鱼呀。” 哑然。历史悠久的文殊院的素斋,难道是伪素斋吗?   真正吃素的人的坚持是他心里有一种信。但这不一定是宗教。 这种信让他们内心淡泊平静。 儿子高中时就开始在游泳馆打工,寒假回来也打。常常被排到最早和最晚的班次,节日期间,闭馆放水维护池子,他总分到别人最不愿干的活儿。一日,看下班回来吃着饭的儿子,问“辛不辛苦?” 他顿一下说“你心里觉得不辛苦,就不辛苦了。” ---- 瞬间,当妈的听了,都考虑是否要吃素了。 前天,是他返校最后一个班,回来后,也是在餐桌上对我说,他们找我谈话了,叫我SUMMER再回来,那时我们的队长走了,让我接替他的位置。哇,升职了。不错不错。加薪吗?---- 看来我吃不吃素,都还是俗人的境界啊。 对了,这顿给他做的是素春卷+南瓜绿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