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家子,基督徒,佛教徒,无神论

平等性
楼主 (文学城)

我们家成分比较复杂。我是佛门弟子,我老婆是基督徒,而我女儿,在我们的全力熏陶下,竟然成长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哎,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呀。很多朋友都在旁边看笑话,认为我们家必定是鸡飞狗跳,一地鸡毛,是个教育失败的反面典型。也是也不是,且听我细细道来。

其实我们家的情况是有传统的。首先,我父母出国前都是共产主义信徒,是坚定的无神论者。等退休以后到了美国,我老妈首先抵制不住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在基督教会接受了洗礼。当然,这里面,我家老大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她是教会的积极分子,后来干脆读了神学院,专职做起了宣教士,我老妈估计是她的第一批发展成果。我父亲则是个死硬派,虽然对共产主义再也提不起兴趣,但是这无神论的信仰是怎么也改不过来的。

父母住在老大家附近,我每次去看望他们,都会去老大家聚餐。她们家里到处放的都是神爱我家,基督爱我的小摆设,这倒没什么,有人爱总是好事。比较麻烦的是吃饭前的祷告。她是专业人士,祷告词那是即虔诚,又深刻,讲究的是触及灵魂。一大桌子人听她祷告,都肃穆得不行,唯有父亲,我,还有我的小精怪女儿,虽然也装模作样,依葫芦画瓢,但是底下挤眉弄眼是少不了的。

我自己家则算得上是反面典型,虽然各有追求,但都不是太虔诚。我老婆是个基督徒没错,但是她也是一个泛神论者。礼拜准时去,团契也参加,但是见了菩萨也是要拜的。我自己是个花和尚,喝酒吃肉不说,从不拜菩萨,还隔三岔五地和老婆干一些没羞没臊的事。而女儿更是个激进派,她现在大了,有点嫌我们是封建迷信老古董。不过有一点好,在我们这种落后家庭长大的孩子,对什么事都比较能包容,你们落后就让你们落后去吧,也没想着要在灵魂深处,去改造我们的世界观。

我非常尊重基督精神。我觉得基督徒是入世的,他们的这种牺牲精神境界极高。很多的基督徒以拯救自己,拯救世人为己任,见到有人入教,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只是我从小就是个惫懒的家伙,不喜欢别人灌输我什么伟大理想,崇高目标。将心比心,我也不喜欢将我的理念强加于人。我估计我女儿就是很好地继承了我的这种陈腐观念,她自己思路开阔,积极进取,但是和小朋友们在一起,那是真正的down to earth,人缘好得不行。

其实我们家每天晚饭前也有祷告。但是我们家的祷告很好玩,一般是我先念不动明王咒,然后老婆来一段感谢主,女儿再来一句感谢万物,大家各得其乐,倒也相安无事。不过到了开家庭会的时候,该吵还得吵。只不过没哪个去引经据典,用你的崇高境界来改造我的封建思想,大家摆事实,讲逻辑,吵不赢了就乖乖服输。十几年下来,好像大家都没想到要改换门庭。

我想每个人都有想要超越自我的精神追求,但是该如果提升自己的境界,因人而异,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标准。我觉得每个宗教,每种信仰,只要有普世的价值,有让人净化的意义,就值得尊重。如何衡量不同宗教的优胜劣汰,我觉得那是神的工作,或者退一步说,是神职人员的工作,不应该是我们追求上进的凡夫俗子所需要太花脑筋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现有的几大宗教,历史最长的也只有两千多年。而在这之前,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愚昧无知,没有任何精神上进步的渠道了呢?

我想很可能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人的向善之心是恒常的,是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科技的发展而有所削弱的。我很感恩我的家人,我们相互关爱,不拘泥于各自的信仰,支持每个人的精神追求。祝福大家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修行之路,得到精神的净化,说不定最后能殊途同归,有意外的惊喜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绝唱 — 山口百惠的灵性 我这一家子,基督徒,佛教徒,无神论 我乃酒中仙 孩子的教育 — 学习感恩 打坐的正确姿势,好处,和一些切身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