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年代(小説)- 5

雪晶
楼主 (文学城)

第二天早上,若曦带着简单的行李上了车,然后接上了同学一起去了学校。司机把车停在了最靠近报到的地方。一条红色的横幅写着“欢迎新同学”的标语,下面一排桌子,还有很多人。司机帮忙把两个人的行李卸下来,说“那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若曦道谢,说“好的,谢谢张叔叔”。

司机把车开走之后,若曦看着那边热闹的横幅地方,准备挪步过去。这时一个身影过来,喊着她的名字“若曦”,若曦循声望过去,是剑。她一下就有点晕眩,最怕见到的人现在就出现了。她整个人怔在原地,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旁边的同学见状,就说“那我先过去了”,若曦没有意识的“嗯”着,看着剑飘到了眼前,然后拿起了若曦的行李直接往报到的桌子那边走去。

若曦整个人像一个被掏空了灵魂的空壳,完全没有了思想,只会跟在剑的后面。靠近报到处的地方,剑把若曦的行李放在地上,从若曦手里拿过她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指点若曦在原地等着。他自己一队一队地排着,领着表格,办着入学手续,还有领到了若曦的宿舍钥匙。最后,他走到若曦的身边,表格上面还有一个空格没有打勾,食堂的饭菜票。剑对若曦说,这一队就先不排了,我这里还有一些饭菜票,你先用。然后擅自在表格上打了勾,把表格交给若曦,让若曦去桌子最后的摊位交还表格。

若曦就去交了表格,然后默默地跟着剑往宿舍走。剑对女生新生楼的方向熟门熟路,一会儿就走到了这栋专门为了新生刚刚建好的宿舍楼前。学校这一年新建了两栋新生楼,一栋男生楼,一栋女生楼。这次是四个人一间,不过带洗手间。靠窗两个竖放的书桌,然后接下去一边一个上下床,再后面是两个竖放书桌,最后的两边是相对的洗手间跟壁柜,中间是进宿舍的门。学校规定以后的新生一律住这两栋楼,一年后再搬去两个人不带洗手间的宿舍。

剑带着若曦按照号码上四楼找到了若曦的宿舍。打开门,里面已经有了一对父女坐在里面。女孩很大方地跟若曦打招呼,说自己是从佛山过来的,叫萍。若曦也友好地点头,说自己的名字是若曦,家就在本地。若曦看了一下,萍坐在壁柜边已经铺好了的下铺里,她爸爸坐在她床旁靠窗的书桌椅子上。萍的上铺已经放了行李,靠厕所这边的两个床位还是空的。剑过去把若曦的行李放在了空的下铺,然后对若曦说去吃饭吧。若曦点头,又跟着剑出去了。里面的父亲对着女儿说“你不要学那个女孩啊,一来就谈恋爱”。

出了门,剑把宿舍钥匙还给了若曦。他们一起去食堂吃了饭,剑又给了若曦一些饭菜票。若曦要付钱,剑不要,若曦坚持了一定要付。之后剑送若曦回了宿舍,告诉若曦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他。还说晚一点过来带若曦去打网球。学校里的网球场很漂亮,剑的网球打得很好,是市里业余比赛的第三名。

刚开始的生活让若曦觉得混乱,每次找教室就让她有些晕头胀脑,不过慢慢地也就适应了大学的新生活。剑还是时不时地来找若曦,有时带着若曦去打网球。剑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也从不介意带着若曦一起出现在朋友的面前。若曦算是一个有运动细胞的人,跟剑打网球的时候,剑总是恰到好处的喂球给若曦,不过若曦没有想那么多,接到容易扣的球就毫不留情地扣下去,结果有一次真的扣到一个好球,连剑也没有接住。若曦愣了一下,旁边剑的朋友大笑。剑也笑着说“不错”。

若曦感觉着剑对自己的好意,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段关系。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就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心思都倾注在了日记本里。她的内心是那么地不甘,她喜欢剑,而且喜欢得一塌糊涂,可是为什么妈妈不肯同意。随着剑越来越多地找若曦,若曦心一横,凭什么自己的感情要受上一代人的束缚。她跟剑坦白了妈妈的不同意,其实剑也隐约地感觉到了上一代人之间的矛盾,不过他比较乐观,觉得现在这个年代了,难道还要听从父母之命吗?

若曦接受了剑的感情,不再隐隐地躲避。不过还是不敢公开,怕自己的朋友会漏到父母那边去。尤其系主任是父母原来的同事,系主任的夫人也是系里的老师,他们的孩子跟若曦曾是小学同学,他们曾经住在同一栋楼,都是来自原来的同一个大院,用系主任的话说是看着若曦长大的。若曦不是一个喜欢逢迎领导的人,相反她更是一个见到领导就躲避的人。现在在系主任跟夫人的眼皮下,她多少有些不自在。不过,在建筑系里倒是不缺这种同在系里教书的夫妻。有一次一个父辈的女老师在上课,她的先生,也是一位很受学生尊重的老师在教室外面默默地看着他的太太给同学上课,然后同学中有人发现了,惊呼“岳老师”,他才不得不现身,风趣地说“我来检查一下朱老师教课认不认真”,讲课的朱老师这才发现,也停下来一笑。他们之间浓浓的感情让若曦着迷。

若曦接受了剑的感情后,若曦就不愿意让剑来自己的宿舍找自己了,一般她会去剑的宿舍。而且剑的宿舍只有两个人,很多时候剑的室友还不在,更加自在。若曦也会带着自己的书本去剑的宿舍读书,有时会在剑的宿舍煮方便面。剑那总是会有一些从香港带过来的“出前一丁”方便面。有一天,两个人说好读完书一起宵夜,若曦先读完了,可是剑还在准备着他的毕业论文,若曦觉得睡意袭来,就躺在剑的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然后,突然觉得有什么压到了自己身上,她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脸冲着自己的脸俯了下来,然后有唇轻轻地触到了她的唇。那感觉如此美妙,她不禁闭上眼睛感受着这美好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