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兰花与石(多图)

江上一郎
楼主 (文学城)

铃兰听风说有关石头与兰的艺术搭配或是搭配的艺术要问我---是她抬举了我,同时,也感谢她给我布置了功课。这两天,最小的外孙女都上学了,我较空闲了一点,闲谈胡扯,不供参考,只搏一笑。

直观外形,兰,十分软弱,石,非常强硬。为何传统的文学、绘画作品老将它俩放在一块?风姑娘不问,还真没认真想过。

也许,中国一向讲究阴阳。花属阴的话,那石一定是阳的了。画面上来看,如果兰花与芦苇或是鲜花摆在一起,明显的不如放在石头一起较能突出兰的形态和个性。有诗写兰:

身在千山顶上头,突岩深缝妙香稠。

 

吴昌硕大师笔下,将兰与石诗意的搭配变的趣味无穷。(图1)

传统的兰与石的绘画,明显的用对比的方法的表现了柔与刚、繁与简、阴与阳的对比与和谐。(图2)

  

中国文人还爱将兰比作女性,“女子当如兰”、“兰质蕙心”。。。似乎公认兰代表了“清雅恬静、秀外慧中”。看下面传统的仕女图,无论是女子的体态还是她装束的飘带,无不是兰的美姿和风韵,而她身后的石头的坚硬和稳重,仿佛在保护和衬托着她“如兰”般的温柔和含蓄。。。一阴一阳、一柔一刚、一粗一细、一弱一强。。。所以,很少见兰与柳条、风草、芦苇、香葱、韭菜。。。同框。

 

但是,也不要以为石头总是如表面那般光溜溜、粗糙糙、硬梆梆、没有感觉。我见过制砚的设计师,抚摸砚石的温柔手势如同抚摸着知己的爱人。现代雕塑家野口勇(NOGUCHI)将大型的石头也像砚石那样雕磨后,巨大的石头变得温柔和多变。(纽约大都会有他的作品)。我想,好多中国古代书画大师对石头慕拜---他们并不是真“痴”,只是“情必近于痴而始真”罢了。当然,他们也不是见了石头就马上痴痴地慕拜的。因为,每块石头,也有着不同的特征和个性。

兰花石,就是与别不同的石头,它能呼吸、能吸收水分,兰花,只靠兰花石也能生长得很好。(如下图)

所以,有些表面看来性格如石头的人,一旦遇如兰一样的人物,他们也会互相吸引、欣赏、相处、映辉着各自的风采和真情。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闲谈兰花与石(多图) 穿旗袍的女人 友人捧场 习近平的大衣与拜登的大衣的较量 这个教授是无知?还是无耻?(不是旧文、是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