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的先知 - 給海子

中间小谢
楼主 (文学城)

 

我不会反抗我的命运
不要保护肌肤的铠甲
还有覆盖心灵的计谋
让我赤裸在苍生中走过
让肌肤的创痕作青春的纹身
使心头的伤痛雕塑我的灵魂
恭敬地受尽众生给我的苦难
和乡亲们给我的屈辱
就让我如此走过苍生
走过鞭打
鞭打我的声音
把我的祖国唤醒

 

 

 

 

中间小谢
前面壇友談"辱",想起以前我寫的這首詩也是"辱"的一個詮解。

寫完發覺寫的就像是耶稣。海子確實也像耶稣。

在我的認識裡,海子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文學天才,没有之一。

 

L
LinMu
欣赏好诗。果然是海子迷,对你来说也是一个神
中间小谢
為什么我認為海子有這麽非凡:

跟一些古今中外傑出的前人比較(我真正有感受的,而不是慕名亂比):

屈原,海子有其凛冽高貴,但屈原風格單一,内容貧乏。

李白,海子有其飄逸超曠,但李白太膚淺。

陶潜,有海子那种語言文字進入化境(像水一樣純净無縫,而又什麽都有)的''天才的素養"(梁啟超的詞,我很喜歡),但風格和境界單純(雖不是單一),有海子之静而無其動。

李賀,有海子的奇崛,無其舒展。

魯米,有海子的跳躍、豐富、信手拈来、層出不窮,但單篇力量不足。海子單篇也有海之一勺即見大海的品貭。

泰戈爾,有海子的民族精神承傳的博大,像天降甘霖宏大且潤澤的品貭,而無海子的玄秘、剛勁、激越。

荷爾德林,有海子的聖洁氣貭,才力似遠不如。

梵高,斑斕密雜或超過海子,但相比海子則顯得格局狭窄,有海子之動而無其静,有其烈而無清;而且創作艱辛,缺乏天才飄逸的氣貭。

戈雅,有海子的玄秘幽深,鏗鏘練達,痛切心肺,而無其超脱。

貝多芬,有生命滚滚的激流,雄渾中又偶帶青春的嫵媚,但没有海子的剛柔并濟那麽平衡,也缺乏海子那种超脱世俗的反思。

。。。

最不可思議的是海子是在二十五去世前達到了這一切品貭。而且是在中國文明衰敗的時代,泰戈尔或亦如此,却是梵高、貝多芬不能相比的。

 

 

 

 

 

中间小谢
不是迷,不必迷任何人。海子也不是神,但有半神氣貭。
L
LinMu
绝大部分在我眼里都是神级人物,怎么海子还只是半个神?我见过的对海子最高评价了
L
LinMu
风很美/小小的风很美/自然界的乳房很美/水很美/水啊/无人和你/说话的时刻很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首小诗,很美
尘凡无忧
哇,海子在小谢眼里真是集万千美于一身。这评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何仙姑
他应该是以Passion的语境,来释然自己苦难
一灯可除千年暗
也许他的思想境界高

但是不能容于世,大概还是不能把知融于行...

W
WXCTEATIME
不了解海子,只知道他那句诗。所以不知道怎么评价他,不过你这首诗写的很好。
颤音
海子的读过的很少都不喜欢但您挑的这首很美尤其结尾那个乳房是啥赶脚和这首诗其余的不协调
中间小谢
補充一點:石凳談 Papaj 提到認知和覺性的不同。海子單篇一勺即見大海的品貭即是覺性。

魯米和泰戈尔雖也都是宗教诗人,魯米單篇却沒有這種品貭,泰戈尔起码是不够。據聞泰戈尔晚年懷疑文字的功能,或以此至。

覺性是全體、整一的。

陶淵明的詩有時也體現這種覺性,程度似在泰戈尔之上(?),而在海子之下。

 

中间小谢
他們是神级''人物'',海子是''半神''。
中间小谢
也不盡然,他起碼有两個硬傷:一,長詩基本架空,崩塌(雖然落下不少黄金碎片),很容易掃出大堆垃圾來,反而掩盖了他自己的光芒。

二,死亡意識過重。有時彌漫開來,"毒害"了他自己的一些詩篇。

中间小谢
他是藝術家,不是聖賢。他們的区别是,聖賢對命運是主動的,藝術天才是被動的。
中间小谢
謝樓上诸位讀帖討論。
老键
海子生前确实受了不少“辱”,从他自己角度看,比如不太为当时先锋群体接受
L
LinMu
乳房不美吗?
L
LinMu
这个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