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挂时间(27)——直觉和缓觉,Thinking, Fast and Slow

d
donau
楼主 (文学城)

这两天因为和大家讨论判断和观点的问题,不由想起这本书。作者Daniel Kahneman是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特别要说明一下的,这个奖的全称是是Gedaechtnispreis für Wirtschaftswissenschaften,翻译成英文,是Memorial Prize in Economics Sciences,官方的叫法是,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再通俗一点,才是我们中文里说的经济奖。不同于其他5项自1895年开始颁发的诺贝尔奖,经济奖是1968年才决定设立,起因是瑞典中央银行Sveriges Riksbank庆祝诞辰300年,董事会提议赞助这样一个奖项并获全票通过,之后交由瑞典皇家学院统一管理。第一位获奖人是荷兰经济学家Jan Tinbergen,他的题目是“经济分析过程中的应用动态模型”——嗯,我一看做模型的就觉得特别亲切,必须给张照片。

说到诺贝尔,好像中国人特别喜欢。带孩子们去斯德哥尔摩,如果不是因为买了套票,我是不会想起来去诺贝尔奖博物馆参观的(我这么俗),结果一进去,以为到了王府井——满屋子中国人!

而且,我对这种一向感觉了了,我出国的第一个(半个)老板,是91年的诺贝尔。20年过去别的已经没有印象,就记得他天天上班另一包,然后包的拉索还是坏的,只好那样半敞着,他装的乱七八糟东西又多,看着永远像要随时掉出来的样子。所以如果我远远看见他在前面上楼,会故意走慢一点——不想他东西掉出来了还要我帮拣!

经济奖获奖人还有我喜欢的John Nash。他是数学领域里统计学方向因为博弈论而奖,研究的是著名的囚徒问题。

我把经济奖的全称特别写出来,是想强调诺贝尔的经济奖,非常向心理学方向倾斜,可以说基本是心理学的题目在经济领域的应用,包括Daniel Kahneman的研究。

Daniel Kahneman提出的理论,叫Prospect theory,中文翻译成“展望经济学”,主要解释了由于个人的出发点不同,因此对风险的估计不同,表现出来的,就是在别人眼里非常不理性(rational)的经济行为。

因为看到大家针锋相对的观点和讨论,所以想把这个话题拿出来多聊两句。

Kahneman的理论里,人们对一件事情的判断和选择主要来自于两种思维模式,intuitive thinking,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直觉,或者,第一反应,和第二种,slower, more deliberate and effortful form of thinking——作者把它们分为两种模式,System 1和System2,也就是本书的题目,快思考和慢思考(fast and slow)。

两者的区别是,前者是本能的自发的,完全不用花力气,所需要的知识完全是记忆中的储备——Memorial真的是恰如其分啊!比如看到一张陌生面孔,不需要任何其他解释即可判断画中人是欢快还是愤怒。后者定义为从脑电波图像观测到的很复杂行为,包括专注,计算,筹划,给的例子有考试,倒车进很窄的胡同,填税表,etc.。

人们的日常行为,当然是第一类为主,就是向省力气节约能量的方向靠拢——想想这倒是也很符合物理学原理,电子在轨道间跃迁,一样是往能量最低的能级跑。

或者,一见倾心?——这是多么不可靠啊!

不花力气的代价,就是风险大。风险大的结果,就是犯错率高。如图(这张图可能人人见过)。不错,明明是两条一样长的线,在我们眼里,变成一长一短,如果不启动System 2,self-control和cognitive effort,找工具量一下的话。

两者最简单的关系是,在System 2满负荷运转的情况下,人们行为的直接反应,是System 1。比如当你在全副精力对付考试的时候,监考老师端来一盒巧克力,你可能很自然选第一眼看着舒服的包装,而忘了查是不是“更健康的”黑巧克力。People who are cognitive busy are more likely to make selfish choices, use sexist language, and make superficial judgements in social situations。因此,System 2也被称为“lazy System 2”。

说回到判断和选择。

统计学里有个方向叫对策论(或者决策论),其中一个很著名的原则是“最大最小风险原则”。其核心观点是,完成一个项目如果已知有几种方案的话,每种方案常规来讲一般有最大风险和最小风险的(估计)上下限,做选择时,可以只看各个方案的最大风险,然后选其中风险最小的一个。这样得到的解,并不能保证是最优的,但一定不会是最差的。

所谓风险,也就是犯错的概率。同样是错,在人们的认知里也是不一样的。举例,“我看到一只三条腿的鸡”和“我看到一只四条腿的鸡”,哪一个更错?自然的反应,显然是第一个。

再看影响判断对错的因素。

抛开理论,普通人的常识也知道,mood influences performance,特别是来自于直觉的判断,when we are uncomfortable and unhappy, we lose touch with our intuition。另外一个结论是,来自于直觉的判断,正确率大于随机抽样的选择——也就是说,直觉貌似随机,其实并不随机,取决于个人的知识结构。即便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完全意识到,做抉择的过程在大脑也是很复杂的多重计算工作,Multiple computations are going on in your brain. The accessments are carried out automatically by System1, and one of their functions is to determine whether eytra effort is required from System 2。

由此诞生的一个概念是,cognitive ease,ease介于Easy和Strained之间。这三个概念都比较容易从字面理解,Easy是完全不用花力气直接凭本能反应给出结论,Strained是尽管很辛苦地筹划,也未必能给出答案,而ease指的是,在心态比较平和(good mood)的情况下,经过包含逻辑个体经验在内的合理分析,作出判断。

最不会犯错的是哪个?当然是ease那个。

想到个笑话。

有个家伙,说到他不喜欢的女的,评论是,Her favortite position is beside herself, and her favorite sport is jumping to a conclusion。

Jumping to a conclusion is efficient if the conclusion are likely to be correct and the cost of an oocational mistake acceptable, and if the jump saves much time and effort. It is risky when the situation is unfamiliar, the stakes are high, and there is no time to collect more information。

我个人以为,Jumping to a conclusion仅作为一个行为来看并无褒贬,但是其表象很多时候容易让人反感,比如“贴标签”,我在我眼里就是典型的,Jumping to a conclusion。

回到上面关于System 1和System 2的话题讨论。人在做决策对事物现象判断思考的过程中,正常来说,大脑最先运用的是System 1模式,容易带出的结果是轻信和有偏判断(gullible and biased to believe)。而是否会启动System 2,则比较in personal。System 2的特点是in charge of doubting and unbelieving, critical thinking,当然会大大减小错判率。不幸的是,仅就已有的实验结论来看,System 2是比较懒的(lazy and busy),所以大部分时候人们倾向于不启动它(实验结果,不是我的结论,人性而已)

再说个关于人性的实验结论。

“如果你支持一个总统的政治主张,很可能你也会喜欢他的外表包括说话腔调和声音”——这个现象,叫Halo Effect,也称为Halo Error。指的是人们在认知上对某个人,品牌,公司或某种特别产品因为在一个侧面有positive的经验因而会对和其有关的其他方面产生同样positive的biased判断。

(Bias是人性的一部分,客观存在。比如这两天的帖子我翻了一下,biased发现一剑和丸子联手欺负老键,于是毫不犹豫地biased选择站在老键一边。嗯,你们干嘛。我先来我先来!!!)

另外一个在这本书里被Kahneman提到的cognitive bias现象是,WYSIATI (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这个概念是,当你见到一个自己确认可以被证实的现象,会automatically忽视那些你没看见的事实,因此人们会仅根据已有的(并认为那是全部)信息做判断,下结论。

结果?biased,有偏啦。

能不能避免?我个人的看法是,100%避免,是不可能的。不过可以努力一下,减小犯错误的概率。方法呢,就是,多看多听多跟别人讨论,特别是不同意见的人——当然了,得是大家在同一个page同一个level。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 子罕》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HARRY POTTER 8挂时间(26)——烟草……广告 8卦时间(25)——贝当元帅Marshal Phillipe Petain(3) 8挂时间(24)——贝当元帅Marshal Phillipe Petain(2) 8挂时间(23)——贝当元帅, Marshal Philippe Petain(1)
老键
终于坐到你沙发啦。我被人欺负了吗? 没觉得啊。是人都有bias,所谓个见,谁的个见一直可以是真理?

现代行为经济学里一个重要概念就是bounded rationality, 有限理性,理性都做不到,就别老以为自己准确了

S
SwiperTheFox
Jump to conclusion 容易出现错误, 所以要与实际的证据不断对照, 并审视自己各个结论是否自洽。
d
donau
你没被欺负是我看错了。大家爱你如真如宝
d
donau
有道理。我一直想不出来自洽是哪个英文单词因为中文我也没见过人用
S
SwiperTheFox
self-consistent--虽然“准确”, 但实际中没怎么见过;反义词是paradoxical
d
dhyang_wxc
我遇到过一个有名的物理学家,聊中国学生,做题还行,bla-blah。我打断他,请教说,你做题会不会出错。他思索了一会儿,

估计这个问题没人问过他。然后他说,“不会。我先知道它会(像)是什么样,然后用数学和逻辑去验证它。出错,往往是数学和逻辑中间环节出错,图景出错很少。”(不是原话)他讲的,就是个老手的快慢道。

这里有几个局限,1. 他讲的是close-ended题目,但生活中很多题目是open-ended,没有确定的慢道;

2. 他对他的领域贡献很大,写过教科书,修炼到头了,别人作不到;

3. 完全没有慢道的艺术、小说,道在哪里。

4. 中国人关注的焦点,往往是做个完美的人,有完美的solution,但实际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完美地实现我的生活,“不完美的我”的生活。

5. 讨论也如上。但是,讨论中还有将完美,引介给别人的现象,快道不行就一点点儿地数据、逻辑、图表。。。这样的引介有效吗?

 

L
Lancet
现在的政客都是半斤八两,投票的时候谁的颜值高投谁。不过美国这几次大选候选人的颜值基本相等,应了

老话“相由心生”。

L
Lancet
同意,是人就有偏见。关键是明白自己的偏见,不把偏见当真理。
S
Shubin
谢谢分享。觉得system1 翻译成快思考或感性判断比较合适,因为有些人不喜欢动脑,或不喜欢观察或考察,或不喜欢

研究细节,或没有时间观察研究。那么判断就只能依据之前的记忆或经验;或者是喜好,比如颜色,形状,甚至名称。

而system2 在理科生或搞科研或技术的人群中比较多。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研究细节,探索新方向,有所发现,有所创新。

如果比较哪一个最容易犯错,估计需要把问题分类才好。还要把判断者按年龄,经历,学历等分类。

一个富有烹饪经验的主妇或厨师,判断店里卖的面包是否美味,准确率很高。

对于普通人,如果社会经验贫乏,或缺乏common sense,要是用感性的方法来判断一个政客的好坏,估计大概率是错的。

L
Lancet
天下没有好政客,只有两坏取其轻。这个感性判断大概没错儿吧。
老键
你真缺乏形容词,两极颠来倒去,没见我被批得满身是鳞,不过大多数与我观点不同算不上欺负
S
Shubin
觉得不好一概而论。不同年代,不同民族和国家,都有不同。
陶陶三
很长,还夹杂了那么多英文,点赞。
L
Lancet
抱歉没解释清楚:

政治人物:指以政治職業,或積極投入政治活動或公共事務的人。

政治家:有重大貢獻且被受推崇的政治人物。

政客:动机為私人或政黨利益的政治人物。

d
donau
你批评的对。我立马买本新华字典重新学习中文。哎新华字典标哪字是形容词吗
d
donau
多谢。明白了
d
donau
多谢回帖。很抱歉没看懂你想说什么
d
donau
你点赞也没用我知道你看不懂
核桃小丸子
老键是走廊的堂吉柯德横冲直撞,但他就是不敢惹你,他知道你不好惹:)

传统经济学现在加进去很多元素,也算与时俱进吧。

以前微观经济,着重说市场供需,宏观着眼就业,货币,金融,国家关系和地域冲突对经济环境影响等。

现在向心理学倾斜也是看到了这个元素在经济活动中的分量,这场世纪抗疫运动中,我们看到了恐惧和集体压力是带动经济的刚需,但从经济效益和市场运作上来说,推进疫苗的药厂是非常成功的,其他的不论,但就这点而说。

 

 

d
donau
我不是学这方面的。仅泛泛的说我会说传统的重视理论,现代的重视人的行为
S
Shubin
这个说法太武断了吧,陶陶兄才高九斗,貌可倾坛,人家只是没功夫置评而已。 : )
陶陶三
因为看不懂,所以无惑。因为无惑,一高兴,就点了个赞。
S
Shubin
呵呵,政客是起点,政治家是终点。 另外,觉得有些人的思维有定式,比如所有问题都是感性判断,几十年如一日。
S
Shubin
system1.
核桃小丸子
现在做市场分析预测的频频掉链子,拿着理论当令箭,而对人性心理与行为把握不住或者说经验不够,你说那些分析师

要是事前诸葛亮,自己不都发大财了:)

还是拿老键说事来说说你举出的直觉判断和system 1 and 2

总的来说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

有的事直觉判断就够了,有的直觉加system 1,2都不能做出判断,信息量太大太复杂。

所以可以做个暂时性判断,不准确再调整。

比如老键欠欠的没完,至少能判断出老键的寂寞指数。

当老键能写出一篇有理有据又煽情的文章,至少能判断老键吃饱喝足荷尔蒙指数平稳,大姨夫没来。

 

核桃小丸子
三哥小脑袋里盛满了才子佳人,没地方装柴米油盐。
d
donau
说的对。你这个准则好。老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可以经常拿来判断一下看误判率有多高
d
dhyang_wxc
呵呵,就是comparing 一下 notes。

有个欧阳锋写过这个题目,思维快慢道(下)

我对这个题目的批评,在那篇的留言里。

 

核桃小丸子
还有你说的对政客的判断人多少有点爱屋及乌,比如演员,看演技就好了,可人还想着德艺双馨。政客我比较偏向于一码归一码

这件事做的效果不错,这次演说说的没毛病,点赞

下一次不满意,差评。

如果对一个政客盲目崇拜或盲目批判,是比较不理性的。

但就最近美国两老头的隔空喊话,我就都差评。

老拜说,共和党是美国民主的敌人,一杆子扫倒几乎一半,那是欠骂。

老川昨天演讲反击,围绕着老拜一个总统煽动分裂敌对说,肯定加分,老头大嘴毛病犯了,说到嗨了,说老拜是美国人的敌人。

你说这?都给差评。

对手出错的时候,反击得当一定加分,如果没怼好,效果适得其反。

 

 

d
donau
美国的事我不了解基本插不上嘴。对演员大家肯定是容易爱屋及乌幻想德艺双馨。当然人双不双的咱一般人也不知道啊
核桃小丸子
我怕有一天老键不来了,咱们咋活啊,可能会生无可恋:)
d
donau
肯定的。先割块肉下来省得将来不见影了。你瞅那块合适?人古人割点头发留个念想咱不得整点实惠的
核桃小丸子
头皮太血腥了,割头发吧,永久保存,就怕老键已经寸草不生:)
L
Lancet
我们说得是两码事儿,我说的是政客, 你说得是。。。?人们在思维有定式时,

很容易根据自己已有的知识结构作出结论而忽略细节和概念。

S
Shubin
我开头说的就是政客。好像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政治家吧? 从政之初不就是政客么?做的久了大家看着像个从政之人,之后如果做得好,

大家看着像个政治家。一直做得好后来去世了,大家就给个政治家的称号。

后面那个思维定式好像跑题了,抱歉。

糯米粥
我也读过这本!读你写的读的津津有味,尤其前面一半关于经济诺贝尔奖的

你说的对,就老中把诺奖当回事。我家对面邻居是附近某理科系主任,这个系近10年就先后有2教授得诺奖,没见他们那么当回事。

你写的心理学在经济上的运用--你把这条线挑出来,真好!

我来补充几个我自己的引申:

1,关于system 1 vs. system 2, 我还读了Steve Jobs的传记,Jobs 推崇intuition (system 1). 他有句名言:大意是Intuition is much more powerful than intellect. 我觉得intellect其实就是system 2. 想想很有道理,Jobs的天才在于将engineering 跟design架起桥梁,在科技和美学架起桥梁。没有intuition, 哪里有美?

所以这个世界就是充满了paradox. 


接着跟贴。否则WXC有时候会吞下我的贴

木有文化
确实我们都在cognitive bias。能承认这一点就走出了第一步
糯米粥
再有一个引申,算是相关

前几年还读过林肯传记,很受震动。林肯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可以构思出alternative reality. 他那么穷困的童年少年,再然后无名的他的不可思议的赢得大选,再然后南北战争这样最沉重的历史包袱压在他肩上。这些他的化解都是他的构思出alternative reality 的能力。(对了,网上总看到哀叹,说咱们这个疫情是多么的世界末日。可其实历史上比这残酷得多的事情比比皆是,近代就那么多)

林肯的这些这些其实都并不是理性思考。

换一句话说,我想战略上有时候要非理性,需要直觉,需要精神力量。而战术上绝对需要理性。

 

糯米粥
哈哈,俩位老人家都是divider in chief
核桃小丸子
这不就是土豆到处挨削的智商和智慧不同理论吗:)
核桃小丸子
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也是直觉非理想,精神力量是信仰撑着,圣诞夜敢摸石头过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