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铃兰听风同学/ 戏说老人与荷尔蒙

江上一郎
楼主 (文学城)

 

新同学铃兰听风,文章不多,但是风格明朗,性情真率,热情奔放又收放自如。有广东人的深情直言,也有北方军属的正气烈性。有娇美,无娇气;有幽默,无油腻。南北中和,最佳拍档。

然而,她对老年人的衷心敬重和爱戴,在如今恋爱、相亲讲明不与老人同住、孤独老人到处流串、老人提意见不是当牢骚就作有病的新时代,年轻的风同学独特的个性和态度,实在是品德优秀,高尚无比,令人感动------尤其是我这样的老年人。

你看她至今还牢记老外婆帮她挑男朋友的每一次教诲;(如今还有几个女孩选男朋友会听父母的意见(除非父母给她房子车子票子)?难怪私人情感一向深藏不露的38了十年的师太,也感动得要哭了。。。。

你看她多少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不说,偏偏深情投入,婉婉地诉说两个相隔个好几代、近百岁的老人的爱情故事—--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外婆与女主角是同乡的缘故,而是她对老年人尊重、崇敬和充满爱心的天性。

我不敢肯定她“四好”愿望中“好情人”那一环,但其它“三好”,她绝对达标,只是迟早。

不是吗?我与她素不相识,在网上交流才几天,当她知道我去年68时,立即表示要送我“一笺不老传奇的处方”。

虽然,联合国新算法,18-65,都算年轻人;66-79,是中年人;从80开始是老年人。。。不过,我们坚持中国特色,明年我就是传统的“古稀”之人,做人,千万别自欺欺人。骗别人容易(整容术日新月异);骗自己最难。因此,我接受风同学对我的美意,我公开感谢她对老人如我的关心。在此,请接受我,双手抱拳,深深鞠躬。

----------------------------------------------------------------------------

好了,接着要谈谈有关“不老传奇的处方”了。

前些日子,有年轻人在茶轩笑谈老男人、老顽童的荷尔蒙问题。仿佛说,世界属于年轻人,是因为年轻人的荷尔蒙较老年人旺盛-----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即使不懂科学,常识也该认同。希腊古语说,荷尔蒙,就是“兴奋活动”之意。各种体育活动,自然是年轻人为主,老年人,不管是六十还是7老八十,都要承认。医保收的价格也很不一样。从秦始皇开始,不老,增强、增多“兴奋活动”是人类不断追寻的梦。不过,更多是传奇传说,而已。

然而,世事又不是绝对的。有人未老先衰,有人老而不衰-----

中国虽然开放了二胎政策,可是,响应的年轻人却不多。也许新时代的年轻人“兴奋活动”观不一样了,虽然“兴奋活动”频率比老一辈、老人家多,可是,“产品”好像不成比率。反而时有50岁妇女生孩子、60岁生双胞胎的新闻 (当然,按联合国算还是年轻人)。可是,国际标准的老人、81岁的刘诗昆老爷爷都为新时代的新生代继续在“兴奋活动”并有了结晶----可惜他两夫妇冒着生命危险将孩子生到美国来-----这个“荷尔蒙”的新纪录,只能算在美国人的头上了。

不过,没关系,中国的著名画家齐白石老先生的“兴奋活动”记录不亚于洋人毕加索---我说的不单是他的艺术作品,老人家83岁还生了个孩子。95岁想续玄,还嫌四十几的女子“太老了”,看中了一位20出头的姑娘。。。现在想想,与风同学相见恨晚了,要是早几十年风同学那笺“不老传奇的处方”送到我手,我托黄永玉先生从香港带去北京给白石老人---他老人家的最后愿望不至于落空、中国美术史和世界荷尔蒙记录---也该重写了吧?

-------------------------------------------------------------

又及:风同学,老男人、老顽童黄永玉89还能练平衡、93还能开跑车---是不是你那笺

“不老传奇的处方”的功劳呀?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致谢铃兰听风同学/ 戏说老人与荷尔蒙 68岁,还去海滩。。。。 日本導演将拍《水浒傳》 周末,大家一起学“幽默” 窮人的孩子。。。。
.
.川晔
建议题目改成“兰心蕙质美才女”
p
papyrus
哈哈,看来事实证明嘲笑老男人老顽童荷尔蒙,和某群体嘲笑别人性生活是一个道理 :-))
江上一郎
川同学,你见过她吗?

没见过,我可不敢乱猜:)

谢谢回帖:)

江上一郎
有来必有往吧?哈哈:)
w
womaninhome
好文,有趣。
铃兰听风
好一封甜蜜蜜的 “情书”, 好窝心; 不老传奇的良方, 香车是必须的, 还有

美人 ---- 善解人意的女朋友

老不老, 与生理年龄关系不大, 我们但愿, 使生如夏花

你的风姑娘, 与生俱来是一个爱护长者和喜欢孩子的人, 也是自夸敢死队里的成员之一

待我有空, 还一笺有点儿涵养的处方给你

江上一郎
风姑娘气量大,还幽默十分!----

还担心玩笑开过头了----期待你的涵养处方!

先谢谢了!

江上一郎
谢谢!:)
雪晶
倚老卖老~~~
江上一郎
哈哈----

家中之宝:)

 

老键
江上兄别老自称老年人,年方68只是老夫68少年狂,到了86才可说老夫86少年狂,发过了,歇口气
h
hhtt
一郎兄,黄永玉这哪是在开车,这车就是停在他院子里的荷花池边上,和孙子在摆拍!
江上一郎
老兄,再给你讲个黄永玉开摩托车的事---

他在红灯停了下来,绿灯开,他冲了过去,回到家,发现后面的梅溪不见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信不信--由你了:)

江上一郎
键兄,多几个像风姑娘这样的人对待我----当老人有啥不好?:))
阿二
哈哈,江大师行文的风格还是沒变,

---善用破折号---文字,我还是喜欢老的

a
applebee3
一郎先生,你很幸福了啦。
江上一郎
是的,苹果同学:)
江上一郎
我不是大师。不过,谢谢侬,阿2!:)
h
hhtt
确有这事!但是不是现在的事,是80年代的事!
文革传人
哈哈哈,江上兄回城,一些“旧友”一定有耳闻,we will see, *_*。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