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stan and Isolde

木有文化
楼主 (文学城)

特里斯坦(Sir Tristan)是英国一个小国国王瑞瓦兰(Rivalen)和王后布岚氏芙乐(Blanchefleur)的儿子。他刚生下来就父母双亡,一直由大舅,也就是布岚氏芙乐的哥哥,康沃尔的国王马克(King Mark)抚养成人。

Historiated initial illustrating Tristan’s birth. Add MS 23929, f. 37v, Italy, N. (Padua or Bologna?), 1st quarter of the 15th century

国王马克对这个外甥很好,两人情若父子。

特里斯坦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会说七国外语(据说他英文很流利),音乐艺术骑马击剑,无一不通,很快就建立起马克手下第一骑士的地位。

这里要稍停一下说说那时英格兰和爱尔兰的关系。当时英格兰由多个小国分据,马克国王所在的康沃尔(Cornwall)就是众小国之一,所以实力弱于已经统一的爱尔兰。爱尔兰的国王叫葛尔猛(King Gurmun),他的王后叫伊索尔德(Isolde),他们的女儿也叫伊索尔德。

这个故事里我们会遇到三个伊索尔德,咱们先管这两个叫伊索尔德王后,和伊索尔德公主。

葛尔猛国王派了他的心腹爱将,伊索尔德王后的弟弟,爱尔兰第一勇士摩豪特(Morholt)来向马克征税。摩豪特身高过丈,力敌万夫,象往年一样,马克国王麾下无人敢与他争锋。

但这一年特里斯坦已经长大成人,小伙子年轻气盛,就约好了在一个孤岛上单挑摩豪特。这时特里斯坦跟咱们项羽学了一招:他一上岛就把自己的船给烧了,这样俩人只能活着回来一个。

结果大战了八个时辰,特里斯坦杀死了摩豪特,但自己也被对手的毒剑所伤。摩豪特死前告诉他:“我剑上这个毒,只有我姐有解药。”

特里斯坦把摩豪特的尸体装在船上运回了爱尔兰。王后见到了弟弟的尸体,知道仇人的名字,而且在摩豪特的头盖骨上找到特里斯坦的宝剑上的一片断刃。

Yseult la blonde, by Gaston Bussière, 1902

特里斯坦自己寻医解毒了一段时间,发现真的没解,只好孤身一人冒险来了爱尔兰。他改名为坦特里斯(特里斯坦反过来),在皇宫门口弹竖琴。弹得天花乱坠,余音缭绕,结果伊索尔德公主被吸引住要跟他学琴,王后也就把这个坦特里斯的毒顺手给治了。

四十天后,特里斯坦生龙活虎的回到舅舅马克国王的面前,而且不停的夸伊索尔德公主的美貌,马克就分派了特里斯坦的下一个任务:去爱尔兰把伊索尔德公主接回来嫁给马克。

正好这时爱尔兰境内出现了一只恶龙扰民,葛尔猛国王悬赏:“谁杀了恶龙,谁就可以带走公主。”

特里斯坦当然就去把龙杀了。

(这里还有一个分支故事:特里斯坦杀龙后,割下一片龙舌被毒得暂时昏倒了,一个懦夫军官割下龙头说是他杀的龙,公主觉得懦夫军官不够高富帅不愿出嫁,最后发现杀死恶龙的勇士居然就是弹得一手好竖琴的坦特里斯。)

特里斯坦杀了恶龙,理所当然的要把伊索尔德公主带回康沃尔嫁给马克国王。但有一天他洗澡的时候,王后和公主发现了他有一把断了一片的宝剑,而缺的那一片正好吻合她们在(王后弟弟)摩豪特头盖骨上找到的断刃。

Tristan is in the bath, as Iseult discovers that he killed her uncle. Alain of Lille, 13th Century manuscript, British Library, London.

这回真相大白:英勇的坦特里斯原来就是仇人特里斯坦。

公主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被王后劝解。王后准备了一瓶爱情药水悄悄的给公主的贴身女仆布兰文(Brangwain),嘱咐她在公主下船的时候让公主和国王马克喝了,就会疯狂的爱上对方。

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在船上误打误撞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分喝了那瓶爱情药水,结果俩人就相爱了。爱的天翻地覆,死去活来,从船头爱到船尾,从船尾爱到船头,差点把船给爱翻了。

“Tristan and Isolde Drinking the Love Potion” (ca 1470) by Luce de Gast.

可是公主还是嫁给了国王,但她和特里斯坦的关系并没有就此停止,而且因为爱情药水的关系,俩人好像也不怎么内疚或惭愧。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包括国王马克)开始怀疑了,他们就开始用一些诡计:

比如和国王的新婚夜,他们把公主的贴身女仆布兰文给偷换到床上(因为她还是处女),凌晨才换回来。 有一次国王设计想抓他们,就把他俩安排在同一个屋子的两张床里,然后派一个小矮人在两个床之间洒满了面粉。特里斯坦抓住一根绳子爬到了伊索尔德的床上,俩人吭哧吭哧一直到特里斯坦的旧伤口复发。国王回来看到地板上的面粉好好的,但伊索尔德的床上有血。公主割破了自己的手说是她不小心弄的。 另外有一次马克国王质问伊索尔德公主是否不忠,伊索尔德用了经典的误导,她指着自己的双腿之间骄傲的说,“世上只有两个男人曾经碰过这里:你,还有一个有一次我骑着他过河的下人。”马克当然不知道那个‘下人’就是特里斯坦,他真的曾经背公主过河。 Tristan and Iseult as depicted by Edmund Blair Leighton, 1902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大概就是国王越来越怀疑,但每次都抓不住‘确凿’的证据。而且在很多版本里国王都有一个特征:马克国王深爱伊索尔德,同时他也很喜欢特里斯坦,所以不太希望抓住他们,或者就是没抓住时会觉得很内疚,反正有些自欺欺人。

但纸毕竟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连国王也不得不面对事实:他最心爱的王后和他最看重的骑士一直在胡搞。按当时的法律,男的要上绞架,女的要被烧死。

特里斯坦在最后一刻凭借自己高强的武功挣脱了绞架,又把快烧着了的伊索尔德救出了火场。从此特里斯坦远走他乡,到亚瑟王的卡美洛定居,也成为一名英勇的圆桌骑士。在稍后的圣杯故事里他也参加了,虽然不是故事的主角。

Maurice Lalau, ‘The Romance of Tristram and Iseult’ (1909) ‘Under the trees he pressed her to his heart without a word.’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毕竟对伊索尔德不能忘情,就找了个另一个也叫伊索尔德的姑娘结婚。咱们可以称她为伊索尔德第三。

后来特里斯坦最后一次中毒(他在打摩豪特和杀恶龙已经中毒过两次),只有伊索尔德第二(嫁给马克的那个)有解药,他就派仆人到康沃尔去找公主,并吩咐:“如果公主原谅了我肯来治疗,你就在船上飘一个白旗子。如果她不肯来,你就挂一个黑旗子。”

伊索尔德第二放下一切,跟着仆人来救特里斯坦。但最先看见她们船的是伊索尔德第三,而她对这个同名的女人早已嫉妒了很久(每次特里斯坦深情呼唤伊索尔德的时候,她都不知道他在想谁)。

于是伊索尔德第三告诉特里斯坦:“是黑旗子。”

维持着特里斯坦信念的最后的一根支柱倒了,他当即死去。而伊索尔德公主到达后,她亲了他一下,静静地躺到特里斯坦的身边,把他已冰冷的臂膀拉过来搂住了自己。

“Tristan und Isolde” by Rogelio de Egusquiza (1915)

从此他们再也没有分开。

木有文化
这篇以前发过,加了几张图来蹭热度,抱歉
核桃小丸子
先占座,过后来拜读,这两天看没文化就憋不住乐,一片肃杀之气,不惹事的没文化吓的一直溜边走,也难为你了:)
d
donau
图好故事也好,你发在前头好了让热度跟着你跑
d
donau
看看看看,这就是骑墙的下场。估计喘口气都得看看周围有没有人
核桃小丸子
不错了,别要求太高,三哥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了。
d
donau
你说的对啊是该派个人去看看是不是还在喘
木有文化
我才不骑墙呢,我也不怕惹事。不过我喜欢离具体事情远一些看大局,不喜欢争细节具体的人和事

这样才显出我的格局,对吧。

- 我是坚决的保守派,但不喜欢Trump.
- 我认为2022大选有舞弊,但未必能整个扭转最终结果。(也就是说,election was NOT stolen)
- Even If,  I 'm not saying it was, stolen, 正确的做法也是先让位,平稳权力交接,然后走法律途径,确实证明了再法律翻盘。不然会影响民主权力交接的程序。
- 目前的 Jan 6 听证会是个 joke
- 我不喜欢争锋相对的争论

d
donau
你说的对。也是我想说的,这句不是玩笑
木有文化
哦,忘写了最重要的一句

虽然我认为 2020 计票的舞弊没有最终影响选举结果,但应该对每一件作弊彻查到底而且重判。这对左右双方和民主进程都至关重要。不然2024 / 2028 。。。 只会越来越糟。

颤音
学习,有个电影,帅锅美铝,很好看
核桃小丸子
我爱没文化,有这句话就够了,对俺们没格调的,别显摆你的格局啦。自由人说到点子,伤筋动骨的是信用

美国人不管怎么闹,甚至动枪,对这个选举制度一直是信心满满的,虽然选举小规模动手脚一直有,像这次这样是绝无仅有的。

信用崩溃的后果就是群众信心的丧失。

体现民主自由的无非几样,言论自由,选举透明和法律公正。

删帖封号,伤害言论自由。

选举出现大乌龙

也许最后的希望是诉诸法律,但这可能是最不靠谱的。

彭斯溜了,高院不敢接单。

这事恐怕跟肯尼迪刺杀一样,不会有最终结果了,不是不能测查,是不能。

美国就两党政治,真判个所以然,形同打断一条腿,自费武功,以后还怎么玩。

恐怕只能是悬案了,但伤害是留下了,如果6/4是中国的国殇,11/3恐怕是美国的。

 

 

木有文化
“体现民主自由的无非几样,言论自由,选举透明和法律公正。” 这句话掷地有声啊,狂赞
未完的歌
这次大选,让大家失去信心和信用的恰恰是这3样。如果继续作下去,西方民主就玩完,威权政府开始嘲笑和得意。。。
核桃小丸子
三哥是不是在闭门憋大招呢?
核桃小丸子
一般武林高手能自己排毒,实在不行找个高手帮也能解毒,一旦毒性里参杂了爱情的鸡尾酒,解毒恐怕就难说了。
木有文化
看了某些武侠小说后,就很希望先中情花之毒,然后身边正好有个美女。。。
d
donau
呃,万一那美女不有个不良癖好,就喜欢看人中了情花之毒之后挣扎一点一点死呢。这种事儿难说
核桃小丸子
是,不好说,万一身边的美女是梅超风或灭绝师太呢:)
p
papyrus
最早的古高卢语版比玫瑰传奇还早,也更“直白”

Entre ses bras tient la reïne.
Bien cuidoient estre a seor.
Sorvient i par estrange eor
Li rois, que li nains i amene.

怀里抱着王后
他们以为安全
谁知祸从天降
侏儒领来国王

 

d
donau
哎呀,那太好了,估计咱文化被吓得自动解毒了!
核桃小丸子
恐怕自绝于人民了:)
f
freemanli01
是啊,是那个自信心很重要。自信有两个含义,对自己(的国家)的正义的自信,对能力的自信。美国例外论,首先在于正义自信
f
freemanli01
是啊,魔鬼的嘲笑。嘲笑你们也好不到哪里。。。
d
donau
估计起码24小时自绝于走廊了。。。找他的情花去了?
石头村
“我认为2022大选有舞弊,但未必能整个扭转最终结果。“ 那就问一句:未必是否也有可能偷走结果?如果是,

那就再多问一句:你是否关心这个问题,并跟踪了整个过程?

离经叛道
太有文化了
f
freemanli01
呵呵,我看到文化说“我不喜欢争锋相对的争论”。有时候我也糊涂了,对此有欣赏,有想反问的冲动。跟踪大选,确实让我认识到

美国大选中,几个摇摆州非常容易倾覆结果。而且真的不需要非常大面积的作弊就可以达成。

比如佐治亚州(拜登2,473,633 川普2,461,854)相差只有11,779票(1万多一点),只要在一个大一点的县作弊就够了。佐治亚就是Futon County。那个明显的Water main break的犯罪现场。也是没人再管了。视频显示计票组织者声称水管坏了,让大家回家,然后过一会儿,回来几个人,从桌子底下拖出票箱,开始私自输入、计票。

最后仅仅一个fulton县就让拜登比川普多出了20多万票。(Fulton county, 拜登得票 380,212,72.57%, 川普 137,247, 26.20%,差别:224,965)

 

当时我是跟进的,吃惊!

所以,这个投票机制,说舞弊,也就是在5个摇摆州,每个摇摆州里选一个大县(county)搞点鬼,就可以把全国的选举结果翻转。不需要全国都舞弊。

进一步,一个县里也不需要全面撒网,只要搞定一个到几个计票点就够了。翻转全国也就几十个人就够了。

 

石头村
感谢自由兄的执着,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很显然这是明显的犯罪。但执法部门不调查,不起诉,这就是我一再强调的选择性执法。
木有文化
请看中世纪插图

王后说,“你手在往哪儿放?”


Tristan abducting Queen Iseult, from Le Roman de Tristan, second half of 15th century French manuscript 

木有文化
弱弱的回一句:我原文里说了我的观点:即便有偷走扭转的可能,也应该先让位再起诉
f
freemanli01
而且,不但不调查。反而因为川普让州务卿查票,被把录音一剪辑,反而成了他的罪状,媒体和J6委员会还可以大做文章。川普没气出

心脏病,还精神抖擞出来作战。我是服气了。呵呵。。。

 

 

f
freemanli01
他是让位、和平示威同时进行,没有违法啊。只是不出席就职典礼,因为他不能承认其合法性。至于米利将军出来声明,其实是军人干政

本来这里没有军人什么事儿。

人家川普又没有命令你军管,你(根据自我判断也好,根据传言也好)自己主动出来声明军方立场,本身就是干政。

d
daxigua01
读文化兄的帖子总是学到很多, 大赞!
看客2010
爱恨情仇,跑不出那些套路。谢谢文化兄分享,特别是那些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