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将军的地界有些异常,贴个“小报”旧帖,“真情假意”

文革传人
楼主 (文学城)

“真情假意”是才加的“新名”,原帖见下:

文革时的“回家”问题---沈医vs 北航

“文革小报”寻根第七篇。

读这些“文革小报”,要有些技巧。总体说,“小报”都是捍卫太祖的、都是拥护文革的、都在替太祖干革命抓“坏蛋”、也都在表扬与自我表扬作者的革命“精神”与“成绩”。可是,有时候,甲报说乙报恶毒攻击林副主席而乙报说甲报恶毒攻击林副主席。信谁?信哪份报?更进一步说,“小报”的信息可靠度多大?老汉的感觉是只能就个案作逻辑判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旁证劲道。这里,给大家讲一个相互矛盾的“回家”故事。

这个故事的前提是这个:

逗你玩?不是,文革时有一首歌基本家喻户晓,其中两句主歌词是“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没经过文革的孩子们不信可以上谷歌查,真有这首歌,骗你是孙子。

好了,先看沈阳的太祖最亲的例子(有些长,您耐心读):









这是登在1967年9月,沈阳小报“革命先锋”上的。“沈医”邵先生这篇文章,一个基本事实应属可信,就是他没回家。不然,在当时咱国毫无隐私的环境里,“小报”登出来,谎话会立马被戳穿。至于邵先生具体与家人的通讯细节,有信没信、几封信、有无其他通讯手段、信中内容,均无从查证,可信度50%。而剩下的邵先生的“思维”过程,只能以讲故事看待。事后的“脑波”,没旁证的都该按讲故事对待。

再看另一个北航对太祖“最亲”只是马马虎虎的例子:








 

这是登在1968年1月“北航红旗”上的,属评论文章,那个“竹剑”应该是笔名。

这里的事实陈述是什么?“有的班级已减员过半”当是发文时可查证的事实,而以父母有病为由回家过年该是作者诟病北航大学生的起因,不象完全捏造。这篇文章去除评论与价值判断,“北京航空学院”的许多学生委托太祖在北京继续“干革命”,而自己不惜拿父母的健康说事儿出京回家过年是可用的信息。

两篇文章,读过后能搬回家的信息是:1967年9月前,沈阳一位好汉没回家探望疑似“生病”的母亲,留在沈阳为太祖的“革命事业”继续武斗;1968年春节,北航的许多学生拿爹妈生病当盾牌,弃太祖于北京而回家团圆。

结论呢?

“爹亲娘亲不如太祖亲”是个没完全达到目的。

结论之后批评太祖两句。文革时户口、粮票、军队、交通、公安、广播、报纸都被太祖攥手里,没能囊括所有亲情为己用有些无能。是,太祖是汇聚了不少“忠诚”与“热爱”,也确实有许多孩子选择了太祖爷而抛弃父母家庭。可是,就是在1968年初文革开始不足一年半的时候,那个比例都远没达到“全民”的水平。

太祖能不能做的更好?有比太祖能干的。

太祖的同龄人,邻居北朝鲜的“慈父”金日成,就能干的多。

“慈父”死后,其子金正日继位。后来“慈儿子”金正日去世,看人家北朝鲜人对他的亲情:

(这张后面一个男的在乱看,没哭。丫整个一“敌对势力”。)

“慈儿子”之后,“慈孙子”金正恩继位,继续享用全民亲情:



唉,从“小报”推论出太祖没有“金慈父”能干,让老汉很没面子,又一项世界之最让给朝鲜民族了。

 

 

 

核桃小丸子
不该妄自菲薄,古人云,慈不过三代,纳闷,金将军的体重应该拼不过毛将军,岁数也少年轮,到底啥情况?
文革传人
还是至高无上的权力给毁的。他长肉,没人敢说肉多不美观,然后上长白时----

骑马把马给压的不高兴了。那白马是有根基的,祖上曾载过唐僧,*_*。毛将军估计做噩梦的机会要少很多,噩梦可产“压抑激素”,^_^。核桃周六开心。

看客2010
就是就是,再加上祖孙三代作恶多端,结果可不就是一个比一个早死。
p
papyrus
每次看见“爹亲娘亲不如某某亲”之说,就想起当年阿仑特说过的极权主义下散沙化的群众,原子化的个人

大家好一起崇拜某个魅力领袖,一起跟随某种主义的召唤

二胖最亲密的是三胖。万一后者有个三长两短,二胖可就唇齿无依了。古人有诗云:

三胖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习猪头。
牙齿一去不复返,嘴唇千载空悠悠。

 

核桃小丸子
白驹是受点委屈,不过,长白山白雪皑皑和媳妇骑白马奔驰,画面美呆了:)
核桃小丸子
哈哈,古纸兄,您旷世的诗情,一跑偏去打油,我就憋不住的乐:)
p
papyrus
历史好容易创造出一对漫画式的人物,不打一把油岂不是暴殄天物 :-)
核桃小丸子
历史开小差了,如果是毛三和金三一起横空出世,那才叫天作之合的一对璧人:)
文革传人
这个姓阿的是在那个群里发的言?身份证儿号码是什么,*_*? 问好古纸兄,一夜好梦,^_^。
文革传人
成为世袭的皇家后代,某种意义上是个“诅咒”,*_*。看客姐周六开心,多保重。
文革传人
马在说“最难的时光,再不会有更重的客户了”,*_*。
k
kingfish2010
这个半个多世纪前的 沈医 vs 北航 挺有意思。

沈阳, 曾经是WG的重灾区。 四人帮线上的皇侄在那里当沈阳军区政委, 一句话,说张志新这么嚣张, 杀了算了, 张就被作为现行反革命毙了。沈阳军区司令陈锡联, 外号陈三两, 因为托他老人家的福,当年的辽宁每人每月三两食用油, 猪肉半斤。

尽管这样, 我有几个来自这一带的同学颇有自干 五 (或者现在是 八?)的倾向。 其他同学感到费解,据说 只能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来解释。

与皇城根下的北航比较, 北京的显然没有那么愚昧。 皇城根下的毕竟消息来源多一些, 对赵家的认识那些赵家子弟自己比较清楚。

 

 

老键
是我老糊涂了吗,记得茶坛不已经纪念过三将军了? 好像主题叫“温柔的实力”什么,好像还推荐观看国葬
文革传人
哈哈,还是得反着看。能写出“坚决不回家”来,肯定有溜号的,*_*。是,“三两”同志的行为----

是独裁系统官员只对“权力发放者“磕头的最好实证,他才不管辽宁人瘦成啥呀呢,*_*。鱼王兄保重,一夜好梦。

文革传人
键兄好。那是我几天前贴的,是为了显示三将军的臣民们和三将军的有机关联,包括----

如果三将军走,全体朝人跟着一起走,是“歌里”这样说的。那个帖与“事实”无关,*_*。多保重,周六开心。

p
papyrus
每月3两,每天5克,每餐1.666 克,还不够一只老鼠喝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