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五)

水宁
楼主 (文学城)

哈丽特 Harriet

下面是我在论坛讨论时写下的一段话:

“要说(有人)不信老百姓(的力量)吧,好像又真的认为他们能把ZG骂倒了。

要说(有人)信老百姓(的力量)吧,又反反复复地强调,没那谁谁你们就全完了。

想来想去,只能说有人在暗自坚信骂的那部分人的力量更强大,让ZG承受着被骂倒的风险,严重损害到不骂的那一部分人的利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信念“吗?

为兄明白这段话我在讲什么吗?可能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在说‘没有张屠夫,不吃混毛猪’。所以我请石兄进来看,想看看他能不能看出来。其实我在感慨的是,人是多么缺乏信心啊,他们宁可相信他们的对手的力量,而不相信他们自己的力量,更不相信他们所捍卫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四面出击和看不见的敌人搏斗。”

我因为自己的感慨,将这段话发了两遍。加上这一遍,我认真地把重要的话重复了三遍。不过论坛里对它的反应让我有点失望。既然为兄建议我去看看ego,我就花时间去看了一下。没有看出什么来。

我之前给为兄回贴是在回完石兄之后,心情很好。我认为这样的交流远比论坛上一句跟一句地怼来怼去深入。即便为兄后来专门为我开贴,也没有影响到我的愉快心情。我觉得这是对我的理解力和宽容度的认可。我想只要把话语里的误解解释通就过去了。为了表达诚意,我特地加上了第四点,就是上面那段“最新的体会”。到此,一切圆满。直到我看到为兄的回应(其实是为兄没有对我的回应),我才感到联通似乎失效。这让我有点失望。不过我已经学会不去找别人的问题来解决自己的烦恼,所以就做了一下“接纳”。既接纳别人对我的不理解,也接纳我自己对这种不理解的失望。很快,这种感觉就退去了。我将感觉看作需要宣泄的能量,只要给它出口就万事大吉。有的时候这种能量还会升起来,但只是残留。只要再去接纳,它最终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来。

我是在“接纳”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也许我自己认为最得意的收获最有诚意的致意恰恰可能被对方当成了一块砸过去的石头。我重新去想了一下本文开头这段话,尤其是最后几句,发现颇具这种可能性。大家在论坛里讨论总是循着这个思维过程:写手通常的倾向是什么--- 文章里的话是否证实了这种倾向 --- 这个倾向是符合我的立场还是针对我的立场?然后据此发表自己的意见。

这可不是我(现在)的思维过程。看到任何人或事或观点,我首先看到的是自己由此产生的情绪(喜欢和不喜欢都在内),然后继续去看小我如何利用这种情绪强调自我感。最后我会接纳这一切。这是我来论坛的主要原因。潜水的时候这个过程比较轻松。而浮出水面的时候就要沉重不少。因为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得到的每一个反馈,常常会引来小我的参与(包括负面的参与,小我更擅长以抱怨和抵触证实自己的存在),既然小我把那些话和观念当成了自己,一定会去有意无意地维护它。甚至连自己的本心也忘了。这个过程说来有点可笑,一个人会忘记自己为谁而战。但它同时又无比真实。

每个人都在“双标”,只有察觉和不察觉之分。因为你选择了立场(我认为除非到了某种境界,人必定会选择立场,否则他的观察是空泛的),从自己的立场看事情。出于这样的认知,无论从右边看到什么,我都会去想想从左边是否相应也看到什么。而最终我看到的是我所看到的东西在对我自己说什么。所以,当我说“他们”,“你们”,“人们”的时候,我其实只是在说“我”。悟到文章开头那段话让我很兴奋。自从十年前看了电影《秘密》(吸引力法则),我就开始探索“我们的意识如何创造了我们的生活”,尤其是我们原本不想要的生活。当我说“他们宁可相信他们的对手的力量,而不相信他们自己的力量,更不相信他们所捍卫的东西”的时候,我觉得我找到了某个关窍。人越是急迫焦虑地捍卫着什么,越表明他没有信心。想要通过打击对手或者盲目行动来拾起信心,根本是南辕北辙。这时他应该回头去检讨自己心里的疑惑在哪里。任何一项伟业的完成都需要信心的支撑,力量是无法持久的。当时我以为这是我本次来论坛的最大收获。我自然地将它分享出来,既是深入到“诛自己的心”的程度,也希望快点让需要的人受益,知道该如何去省察那些与自己的愿望相抵触的意念,得到自己真正想要得到的。我没有想到,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分辨我到底在支持谁反对谁。

这让我有点丧气。。。

晚上,我看了传记电影《哈丽特》(Harriet).

一八四几年的事。电影一开头是黑人风格的唱诗。Hold on, Just keep that hand on the plow。然后一位黑人牧师讲《歌罗西书》3:22:你们做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下面听道的是一个庄园的十几位黑奴,以一家人为主。这家的女儿Minty(后来改名哈丽特)小时候被主人在头上砸了一个洞,从此以后竟然有了一种和上帝沟通的能力。据她自己说,就是进入一种出神状态,听到上帝的声音。“在明白之前,我就已经按那声音去做了。”哈丽特为了逃脱被卖掉的命运,以“要么死要么自由”的决绝跳进激流之中。在幸运地被河水冲上岸之后,她用了几天几夜走了一百多迈,一直走到费城,在一个组织的帮助下获得自由。后来她又冒着危险回到南方(马里兰州)帮助自己的家人逃北。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旅程。因为这些奴隶对庄园主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财产,庄园主雇了人一路追杀。途中哈丽特有所预感,按照上帝的话带领家人涉险徒步穿越一条大河,终于安全抵达目的地。自此哈丽特一直活跃在帮助南方黑奴脱逃的第一线,成为被奴隶主重金悬赏捉拿的传奇人物“摩西”。到了南北战争时期,她又作为美国历史上少有的女性指挥官,带领由黑人组成的武装力量帮助黑奴的解放运动。

这是一部让我从头到尾一直流泪的电影,一部勾起记忆的电影,也是一部关于信心的电影。作为一名境遇悲惨黑奴,你如何才能真正相信上帝的存在?

当国外的弟兄姊妹轻松地谈论“神就是爱”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国内的弟兄姊妹所经历的。只有身心痛苦疲惫的人才会到教会寻求安慰。而这时他们又需要承受另一种风险,至少是赔上职业前途的风险。对他们来说,神的爱既是安慰也是惩罚(否则他们无法解释自己的遭遇);既是黑夜里唯一的星光,又仿佛那光只是幻觉。他们在现实的黯淡和内心的渴望中挣扎。对他们来说,教会是一个大家庭,可以每周在这里诉说一下放松一下,更重要的是可以聆听神的话语。那些话语是他们下面一周的宽慰和力量。他们反复思考研读,生怕会错了神的心意因而不讨神的喜悦。“你们要顺服你们的丈夫如同顺服主”,“打你们的左脸要将右脸给他”,“你们要顺服你们的上司要为国家为领袖祷告”。。。他们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爬起来,注定要用一生去理解和践行这类教导。

而那些教会的带领人,没有经过按立的事实上的牧师和师母,大多都还年轻,三四十岁的样子。受过比较好的教育,但没有经过专门的神学训练,本来是不够资格的。所凭的不过是满怀的热心。他们既是有着一、二十位成员的大家庭的家长,又是心理辅导师,困苦穷乏的帮助者。他们为了教会投入了所有的业余时间,还有人辞去不错的工作“专心仰望神的供应”。以我的敏感有时也能发现他们身上的ego,那种“牧者”的骄傲,作为心灵导师的满足。其实我能看到的只是自己的ego。每个写文章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你真正能表达出来的是自己体验过的感情。我打算去上神学院。但是神了解我的软弱。祂知道我不是热心付出的人。更知道我应付不了那种环境:不定期的上门突击检查和定期的喝茶。还有被抓起来以盗版的名义判上三五年的危险,因为那里很难买到基督教方面的读物,几乎每个教会都存有没有书号的福音资料(我离开的时候就有一位教会带领人因此在押)。

祂将我带到了美国。

看完电影,我知道了神在借这次的论坛经历告诉我什么:有时候我好像忘记了神正与我同行。当我想要以彰显“我的”真诚打动别人的时候,当我想要以“我的”方式去到某地的时候,我就失去了从祂而来的信心和力量。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观后(五) 观后(四) 观后(三) 观后(二) 新冠时期的准备
水宁
为兄请进。

这篇是比较详尽的关于我如何探究ego的记录。与为兄分享。

水宁
请大家不要跟贴讨论。

无论你是困惑还是支持,请与你自己的内心对话。对你来说,水宁是不存在的。

我暂且告退了。

核桃小丸子
姐,我不瞎插嘴讨论,说一句就撤

take easy,你让我有点心疼了,想起你笔下的儿子Danny,别把自己逼的太狠,追求真理也可以打个盹,没跟紧神的步伐掉链子的时候,先把神的大爱与宽容推及自身。

保重

衡山老道
表扬小丸子一下。人生就是一场戏,太认真你就输了 : )
雪晶
不好意思,我先进一下啊

昨天为兄发帖后请我删帖,他说“水宁的话我也看明白了”,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你,所以想删帖,是我劝他“你写给水宁,她回了,这就好了,没有说你还要回啊”,为兄同意了。。。

水宁
唉,大半夜的把我的ego 吵起来回你,表再吵我了哈。。

唉,修行这条路为啥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别人不知道其中的好处啊。

着急是因为想要多捞点好处。。。:)

水宁
我看到为兄说想删帖了。。

我把自己的心路写得这么详细,是想跟他分享ego是个路标,不是个坏人。:)

 

h
hongloumeng
又一个不听话的想回帖。哈哈哈哈哈。我想说所有的都是ego。所有的。。。。

观的,和被观的都是ego。游戏而已,何必认真?好辛苦。。。。

y
yfz9465
问好水宁,完全理解。这正是我担心的误解。

实际上,人的素质从其表达的语调中,或者面相上就可看出。这是修行人的特有经验。一直确信我对你与为兄的看法。里面有误解。

y
yfz9465
表达看法是一种自然,试图说服别人常常是ego推动。
S
SwiperTheFox
半路进来,不是特别明白你们讨论的缘由, 就前两句话来谈谈我的看法。

“要说(有人)不信老百姓(的力量)吧,好像又真的认为他们能把ZG骂倒了。

要说(有人)信老百姓(的力量)吧,又反反复复地强调,没那谁谁你们就全完了。

想来想去,只能说有人在暗自坚信骂的那部分人的力量更强大,让ZG承受着被骂倒的风险,严重损害到不骂的那一部分人的利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信念“吗?

为兄明白这段话我在讲什么吗?可能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在说‘没有张屠夫,不吃混毛猪’。所以我请石兄进来看,想看看他能不能看出来。其实我在感慨的是,人是多么缺乏信心啊,他们宁可相信他们的对手的力量,而不相信他们自己的力量,更不相信他们所捍卫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四面出击和看不见的敌人搏斗。”

我对前两句的理解: “一方面,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畏惧人民的力量, 另一方面,不相信老百姓的力量, 认为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就算是执政的也对自己对党没有信念。 这两方面自相矛盾”  希望这是正确的理解。

首先, 这段话的两个力量不是同一个意思。 

第一个力量指,推翻政权的力量,或者导致动乱的力量,是破坏的力量。  第二个力量指自治,致富自强的意思,是建设的力量。  这两个力量大相径庭,不能放在一起对比, 所以没有自相矛盾的问题。 

这两种力量的不同从历史上粗略讲大概可以用国共对比来阐述。  国推翻了大清,显示了强大的(推翻政权的)力量 , 却缺乏治理的力量。   而共上位了以后, 把一穷二白的国家建设成美国的头号战略敌人。  现在人民生活还有待提高, 言路还有待拓宽, 但是人民的福祉的进步相比世界其他两百多个国家,不能不说是首屈一指的。  当然这样的对比有过于简化之嫌, 人民福祉的进步也是很多人民付出了代价的。  问题的复杂性在这里脱离主题, 暂且不谈。 

进一步谈谈我的看法。

1. 我从整体原则上支持言论自由, 并觉得现在对言论的控制过头。  比如封了方方日记,和微信里的和谐。

2. 但是从实际来讲对言论的自由的支持是有一定限度的,前提是中国不能乱起来。  不能再有六 四, 不能再闹成法 轮 那样。  不能象埃及一样, 不能象利比亚一样, 推翻了“独裁”, 换来了另一个独裁, 混乱甚至新八国联军。 对言论的控制与促进民主的进步不是非黑即白,而是需要把握一个程度。 这个程度到底应该划在哪儿, 本身就不好测量值得商榷的地方, 我有我的看法, 但我只是一个人, 还不是中国籍。 而十四亿人有十四亿个看法。  

3. 协调统一 十四亿人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国民素质来讲, 就方方这么一个简单的事都吵成这样,文学城里的几个特别有人气的坛子对骂,扣帽子,造谣,栽赃屡见不鲜--要知道这仅仅是个聊天说话不关乎实际利益的地方。 先不说美国的自治本来就无法做“抄作业”的样本, 它自己的民主言论也正在走下坡路, 特别是现在谣言漫天飞, 故意造谣的选举广告无法摘下, Citizens United把金钱政治摆到了台面, 选举寻求的不是人民的共同心声而是靠打压对方的选民。  

而中国的实践证明来看,基层民选实验的状况也给了我们启示。 中国的民主与言论需要进步, 但是需要在保证人民生活与福祉的前提下, 循序渐进地打开。   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践出来的 (见上, 国共的对比)。   

如果换一个角度从佛教的角度讲, 中国共产党只不过是个名号,  组成它的是九千多万中国人。 这些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的人。 它内部也有不少派别,也起到了一定的”互相监督“的作用。 

s
sand2010
这个'信'很难懂,可能是基督徒才能理解吧。

我觉得如果有神,是完美的无偏见的。一定不会选择立场。

但是你有立场啊。只看了楼下的几个贴。这一点比较明显。

为人父
谢谢你花时间和精力分享你的修行体验,我得承认我不如你觉悟高。我修行不深,我之所以不那么愤懑,

我自己分析和我的天生性格有关,也和我自小到大没受过什么迫害和打压有关。从小到大,我遇到的坏人不多,遇到的好人到不少。所以,我对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乐观和感恩。这不是我修行的结果,而是生活给我的特殊恩赐。这大概也算你说的那个人生底色吧。但我非常理解那些心怀愤懑的人,比如章诒和,她恨文革,恨共产党我都非常理解,因为她是受害者。我也发现很多朋友都有这类心结。同时,我也认为,如果一个人怀着强烈的爱憎去评价一个事,往往也是不靠谱的。

那天是我觉得Y兄批评的有理,我确实就是出于被误解想辩解才写的那个,看了你的回帖后,我觉得是我误解你了。所以我就要求版主删帖,可版主又教育了我一通,说我要求删帖是ego太强,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我一想,也有道理。于是我那贴就变成了薛定谔的猫,在我眼里不知道是死是活了。我也不知道我是该回你还是不该回你了,索性就让它过去吧。可今天一看,我还是必须要回你的贴了。:)

至少有一点我们是相通的,我也是觉得论坛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修行场,别人的回帖总是能照出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另一面。在现实生活中,即使是朋友之间也很难谈的这么深入,灵魂深处的东西不易暴露。

 

 

s
stonebench
其实都是好人,希望中国好中国人好,只是对实现“好”的途径的认识不同。

所以,讨论或者争论一下也没啥不好

为人父
对事不对人就好。对人就是ego太强了,对事就是没有ego的。不知道我理解对不对。:)
s
stonebench
这么多大EGO不听话的同学,俺混进来吧

水宁兄让俺看“信心”逻辑,俺还以为真是看要俺看你的论证过程呢。现在看来是想让俺看结论,那么俺同意水宁兄的观点。

一个证据是喜欢各种口号。这表明不但缺口号里的东西,而且不太知道怎么得到。

s
stonebench
俺理解对事也有EGO,不过EGO的理性多一点儿
雪晶
嘻嘻,俺可不敢教育,只是善意提醒啊…… :)

为兄的回帖还是很让我佩服的

中间小谢
我鄭重地决定不跟帖。
水宁
谢谢诸位。这里一起回复。

我之所以请求不要跟贴的原因,是因为不想放在世界层面上去讨论价值观问题。这会扰乱我写这个贴的初衷。再次强调一下,无论各位想要与我讨论什么,其实都是你们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时常看到有人说,我对政治没兴趣,政治会妨碍修行,或者我会选择合适的人或环境帮助我的修行。我自己没有这样的界定。我觉得我的环境就是为我设定的,所以我对所有的话题都持敞开的态度,甚至我对价值观也没有特别的执着。我在这篇里只说了这一条:当你在做什么的时候,你是不是真的在做什么。很可能你是在朝相反的方向努力。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要求,对自己诚实的要求。太多的时候我们是出于ego在做。就像我提到曾经想去读神学院带领教会(那个规模实际上只能算团契),那是完全出于ego想象出来的自我满足感。如果我真的去走这条路,一定会坎坷重重,然后我会回头抱怨神:我在为你做工,你为什么不帮助我?其实这事和神半毛钱关系都木有。(我这里说的“神”不是特指哈)

比较强烈的情绪是ego的指向。如果不想被ego误导,这是一个很好的辨识方法。也有人对此完全不在意。所以这依然是一个个人选择的问题。

我请求大家不要留言的时候,已经将为兄包括在“大家”之列了。这篇本来也只是拿你当个由头说我自己想说的话而已。而且我知道你不会介意。:)

水宁
很高兴梦兄回来参加讨论。:)

 那么,汽车来的时候是躲还是不躲?是认真地躲还是轻率地躲?:)))

其实这本来就是一个多年困扰我的问题。倒是小谢兄的追问让存在兄情急之下(我觉得他原来也没想太清楚,他是先悟出来的)终于给出了答案。

说白了,我原先就是那个拼命告诉自己“假的假的”“不用躲不用躲”那个人。现在我的体会是这样的:你看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当梦兄说“是游戏”的时候,梦兄大约并没有看到“认真也是游戏”。:)

 

核桃小丸子
我的ego又逼我冒出来骚扰你:)

就是问个安,不伤大雅吧:)

忙活一上午,我的肉身需要滋补,晚上整个大餐。

佛家不是说,要常养法身慧命,不就是说身心健康嘛。

照顾好姐夫,那可是姐GPS导航:)

水宁
每次看见你就心中欢喜。这就遵命。:)

 

 

h
hongloumeng
其实我一直都在,就是很少说话而已。特别喜欢你们这些有学问又聪明的。。。。嗯。。。。同修道友。。。哈哈哈哈

汽车当然要躲啊,正常人该做啥做啥啊。修行这件事用逻辑最后一定是悖论的,因为是两条平行线绞到了一起。我所说的两条平行线指的是,一条三维空间人类的认知角度,另一条是,唯一真实,无处不在,无始无终,无所不能的神的角度。

对于没有信仰的人来说,完全停留在人类认知角度足够生活了。没矛盾。

对于证得了的开悟者来说,已经完全停留在了神的角度。也没矛盾。

矛盾的是,我们这些有信仰的,但是还没证得的,一会儿人类认知角度,一会儿神的认知角度,绞来绞去,纠缠不清。。。。。

中间小谢
煩惱即菩提、色空不二等等與此通。
水宁
我是这么理解的:

没有“人的”或“神的”认知角度。那种矛盾是我们“看到的”和“想做到的”之间的矛盾。我们将前者当作“人的”,后者当作“神的”。当我们平顺的时候,就安于前者。当我们困扰的时候就想要达到后者。我们试图通过“做”去“成为”后者。

汽车的例子我自然是比喻。但我时常会有这样的体会。譬如我心里恨一个人。没有信仰的人多半会找出一万个理由来告诉自己那人可恨。我不会觉得这叫“没矛盾”。因为我们都是从没有信仰走到有信仰的,倘若没矛盾,就不会走过来。我觉得那种矛盾太大了,大到人只能在别人身上找问题,否则他们就完全无所适从了。我认为,这正是人类所有问题的根源:在别人身上找问题。

如果一个人能够去思考那种矛盾(我知道思考肯定能发现矛盾,但能不能靠”悟“发现矛盾我就不确定了。这是我认为的逻辑的作用),他就会意识到不去别人身上找问题。他会尝试宽容别人。但这时候就出现了“看到的”和“想做到的“或者”做“和”成为“之间的矛盾。一方面他看到别人的可恶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另一方面他又告诉自己必须宽容对方。看起来修行成了很痛苦的事。。。

而无论我们用何种方式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无论对方做了什么事,都不会真正对我产生伤害。那时我就再也不会恨人了。

如你所说,我们都处于第二阶段的矛盾之中。我不知道你为”看到都是假的“做了什么。如果不做什么就能看到当然更好,但我还是认为你在做。至少你在读在思考。而我主要在做这两件事:第一,消除被伤害的感觉。这个在一般情况下对我不是太难的事。这个过程是非常”逻辑“的,简直就跟电脑程序差不多。第二,看这个世界为一个大舞台。我的确常常这样看茶坛,无论是我或其他人都在兢兢业业地扮演角色。而且我觉得我能看到的”其他人“是我心里所认为的,所以最终是我的内心是一个大舞台。这时候我和他人之间的冲突就转变成我自己内心的冲突。我觉得在悟者得眼里世界应该就是这样的(当然他们的内心应该没有冲突)。但我是由逻辑推出来的,对我来说它仅仅是道理。我的方法虽然比较笨但好像还有效:知道道理,常常去实践,最终就能”看到“。

水宁
会去看。非常感谢。
h
hongloumeng
原谅我,还是觉得辛苦,累。哈哈哈哈

其实没所谓,怎样做都好,因为不管你怎样做,都是神的旨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悔恨过去不忧虑将来,一切都好。

很喜欢你。你的博客都拜读过,感情细腻,文笔优美,理性感性并存的优秀女性。

水宁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
影云
我非常喜欢他写的。power of now 和 stillness speaks 让我特别受益。
老键
神不需要我们为祂做工。还有,信念只在被现实反对时才显得是信念,信念并不需人众,也不必用来传播,不好意思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