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歌就是那大鹅

一剑无痕
楼主 (文学城)

这次回到茶轩,发现可爱的人多了,讲道理的人多了,认真的人多了。 

这个估计和茶轩领军人物的风格有关系, 你看两大领袖为人父和文革传人, 不管你怎么调侃他们,他们依旧笑哈哈,不跟你一般见识。 

上梁正了,下梁就不会太歪。 你看看那些脾气不怎么样的,什么悟空孙猴子啦,核桃小丸子啦,等等等等吧, 说话虽然有时候比较冲, 但还是不错的啦。 

这种环境适合于认真讨论问题,尤其是敏感问题,例如红歌问题,文革问题,包子问题,作文问题。

说是讨论,其实就是争论。 依旧两大阵营,互相呛怼,绝不屈服,但笑容有加。 

不过这都是赵家人的事。别看核桃小丸子咋呼:“老子就不姓赵”,其实在茶轩她算是赵家人。 不信? 你看她那个做派,自己怎么怼为人父没关系,一剑弱弱地问了一下为人父同学的问题,她就不干了, 警告一剑别动茶轩的台柱子。

好吧,谁让一剑不姓赵呢。于是一剑就写情诗, 讲一剑年轻时恋爱的故事。曾经的恋人要去远方,一剑不敢去,就断了。后来恋人结婚离婚再结再离, 围城里外乱串。 一剑呢,老老实实娶妻生子,从一而终。最近老恋人微信联系上了, 恋人羡慕一剑美满的家庭,于是一剑心中酸了几分种,写了那个小诗。 

作品效果不好啦, 被人酸不说,还被人恶搞,一剑的柔情之心收到严重打击。

不提情诗了,不就谈红歌嘛,谁不会? 

猴子问过,什么是红歌?这是个认真和严肃的问题,一剑那天没答案,就恶搞了猴子一下,让他找薄书记。被恶搞后才知恶搞的恶, 给猴子道歉。 

一剑认为, 红歌来自红年代, 但来自红年代不一定是红歌。比如一剑很小的时候被家族某叔叔教了首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当时正处红时代,但这却是首黑歌。 

所以红歌是一个无法被定义的概念。文革时期,定义权掌握在毛江夫妇手中,二号人物林副主席哼一首:“毛主席是天才”也会被打成黑歌。

后来,重庆唱红,红歌定义权被薄书记拿去了。薄书记说是红歌就是红歌,不仅当时的胡总书记唱的“茉莉花”和江核心唱的“我的太阳”,不能当红歌,连文革时排行第二的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也不能当红歌。薄书记大笔一挥:27首,不能多也不能少! 

薄书记进去后,红歌江湖就乱了,居然现在红歌单子列出141首了,还有不断增加的可能。可以理解啦,光茶轩姓赵的意见都不统一,天天有贴新红歌的,也天天有说这不是红歌的。天下那么大,141首算是节制的。

最新赵家人语录:

文革传人:红歌就是乾隆的情诗!
为人父: 唱红歌是在弘扬集体主义精神,遇到危机的时候不管哪国都需要集体主义。国民党主席马英九都需要唱红歌!

一剑似乎有点跟不上了, 两位姓赵的头头已经不纠缠什么是红歌,而是论述人们为什么要唱红歌。

我拿着有限的文件理解一下赵家的精神: 

文革传人的意思是: 目前形势大好,日子舒服,男男女女多唱红歌多恋爱,多写情诗多接吻;
为人父的意思是: 目前形势的主色是危机,危机就要弘扬集体主义精神,危机不能独吞,要大家一起面对,各个国家和地区都要唱红歌。有些地方没红歌,我们可以安排人翻译。

姓赵的说的是对的。恋爱接吻其实就是危机,写情诗唱红歌关键就是要绑在一起。于是我想起了几年前一个《吻别》的故事。这个是场景: 


有人以《江城子》叹之: 

一吻永绝两茫茫,小村外,泣斜阳,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来日相逢应筵席,君烧烤,我煲汤;
来生还顾伴君旁,柳荫下,小池塘。白毛绿水,曲项向天唱。若得日日长相守,远人群,避豺狼!


也有人用七绝颂之: 

问君吃喝怎销魂
取宰放生自有村
鹅自向天扬脖吻
去留肝胆两昆仑

一个场景,各自表述。

也有不认真恶搞的啦, 比如:


@深圳李宽:问君到底何日还,蓝翔挖掘学成时。

@故意为敌:喂君再饮一口酒,西出阳关无故鹅。

@海归中校:青梅竹马水中游,两小无猜路上悠;今朝吻别情无限,他夜相思泪双流。

@ccblw: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鹅说!

@看图急死人:山无陵,天地合,且看俩大鹅!

@华西都市报:君去全聚德,我去老鸭汤。夕阳从此别,锅里勿相忘。

(详细的见https://www.digitaling.com/articles/22465.html)

所以,当姓赵的玩红歌的时候,我们可以玩大鹅,关键是怎么玩, 玩出什么花样。 当乾隆诗歌遇到集体主义的时候,我们在一边嗑嗑瓜子侃侃甲骨文是不是显得更惬意些。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红歌就是那大鹅 恋爱如风 劝文革传人投降 文革传人和为人父 --- 与江湖无关的故事 嗨,我说: 你怎么那么固执呢?!
y
yymimmo.
本水熊本不打算灌水,一看,忽忆起当年浪滔滔。一点:小丸子和为人父不是姓氏问题,

是性别问题吧~~~嘿嘿嘿

龙湖山
你让我想起既反帝又反修的年代 :)

不能这么搞,一个地方既然已经有两大阵营或集团了,你得先靠一个,江湖上话叫靠码头。

靠码头并不是委身,按老毛的说法是搞统一战线。比如我也不姓赵,但和赵一,赵二都是好朋友, 吃香喝辣没烦恼。。。。

为人父
才发现你很幽默,这篇把我看的笑了。有意思。:)

其实这观点那观点都和个人经历、阅历和心路历程有关,网友之间没有真正的利益冲突,说啥都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至于集体主义还是自由主义,我觉得两个主义缺一不可,独尊某个主义都会出问题。

一剑无痕
遥远的记忆中似乎是有个长辫子的熊,后来是不是用了什么“低头的麦穗”的衣服? 有点记不得了,欢迎回来~
一剑无痕
不一定,没准两人心里都烦你,而不烦我~

知道这句话吗: 

战争最危机的时候不是你能看到身边有多少自己的朋友,而是你能看到身边有多少敌人的敌人~

一剑无痕
哈,那是你大度~

按龙湖山的意思,需要靠码头的话,我只能选择靠你了~

雪晶
哈哈哈哈,我发现故事也很好看啊,多讲多讲啊
衡山老道
茶轩是正规军的地盘,土匪跑到其它坛子去了。这里虽有刀光剑影,但总体还是风平浪静的。
核桃小丸子
很审时度势嘛,文革的个人自由主义人单势孤,靠上集体主义的山头,吃香喝辣还能壮胆:)
核桃小丸子
小丸子什么来头,咋像个走马灯似的。丸子高瞻远瞩,怕势力失衡,领袖最大的遗憾是剑出鞘了,发现天下无敌手,那多寂寞。
衡山老道
江湖人称小如来
文革传人
记得那张传世的照片,当年好像是汉南兄(不确切)贴在茶馆的。很令人绝望。另外,剑兄昨天那诗----

有类似宋江反诗的效果,太不把“伟大”的太祖放在眼里了。想当年上学时学太祖诗,那咱国几千年才出一位的大诗家,写的诗都得给个背景简介,比如“离天三尺三”,是因为太祖当年正好有大无畏的打架精神什么的。您这背景后发,属 蔑视太祖的造反行为,^_^。再问好。

p
papyrus
剑兄,被恶搞可是传世巨著的必然。远的不说,今年Rushdie和Booker奖失之交臂的那本大部头小说,就是恶搞《堂吉诃德》。另外

按剑兄阶级分析,茶坛领军人物不是贵族就是僧侣。像我们第三等级,是不是就剩下作大革命导火索的命运了 ? :-)

 

 

y
yymimmo.
谢大侠不弃~~~
雪晶
领导指示:不入阶级的,都是救火员。。。保坛卫轩的英雄。。。
p
papyrus
第三等级怕是喝太多靠不住 ……

Tiers-état = 第三等级 :-)

y
yymimmo.
真毒辣~~~嘿嘿
雪晶
没有第三等级,好不容易平等了。。。

哈哈,图很可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