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说NBA:谈谈跪着和站着的事情

龙湖山
楼主 (文学城)

可能大家不知道,龙叔和老为是老朋友。具体有多老,那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说这个不是和他套近乎哈,我的意思是,和他说话我可以放下某种顾忌,如果话重了,他不会认为我对他有恶意。

可以看到,NBA这件事让我和老为都有些兴奋。我的兴奋点是看戏看热闹,老为有点不同,他的兴奋点来自这次抵制NBA浪潮的刺激。怎么说呢, 如果抵制浪潮继续汹涌,老为会越来越兴奋。其实我也是, 我觉得抵制面可以再扩大些。比如英超,意甲和西甲那里再出几个莫雷,喊个为自由而战,与香港站一起等口号, 然后咱中国人像抵制NBA一样, 从此也不看足球了。 这样也好,篮球足球咱本来也玩不好,看多了容易养成崇洋迷外的毛病。咱玩排球乒乓球,一大球一小球正好。 

可问题是,如果其他领域还有人喊口号你怎么办? 比如跑一百米的,游泳的,玩体操的,办奥运会的。你还抵制不? 不抵制显得你这事办得不利索不平等,会被人笑欺软怕硬。最麻烦的是如果排球和乒乓球里面也有人喊口号,那你就更尴尬了,排球和乒乓健儿为国争光的机会也因你的抵制而歇菜了。

跑题了哈, 拉回来说老为。 昨天我发了个文《NBA这点事》,老为在跟帖中亮了两个观点:

1, NBA的球迷本来就是无中生有,营销出来的。 - 为人父 

2. 按营销教科书的说法,顾客就是上帝,在上帝面前你是跪着还是站着?:)) - 为人父

先看第一个。 老为同学是搞经济的, 懂营销。这方面比我强。 我这人虽然曾经做过某外企公司的市场经理, 也曾参加过营销培训课程,但对营销没有系统知识。我理解的营销是,市场上有需求(隐形或显性),我这里有产品或服务,我用某种广告或宣传手段让市场知道我,这就是营销。如果老为同意我的看法,他就该理解营销不可能在没有一丝需求的市场去销售东西。

举例吧:东北有貂皮大衣,特别暖和。老为同学如果能把这东西买到赤道几内亚,并“无中生有”地创建整容强大的貂皮大衣粉丝群,我便相信他的观点。 

进一步说这个需求。我来自一个小地方,小时候接触的体育项目很少,甚至没看过足球比赛。但上大学后就立刻成了足球迷, 先迷世界杯,然后欧洲杯,然后俱乐部(意甲西甲)。琢磨了一下,从我这个“无中生有”的脑子里“营销”出那种狂热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这种运动画面的独特魅力。 竞技状态,团队配合,球星动作技巧给我那种不可回避的美之诱惑。与文艺和音乐一样, 体育是文明中的一部分, 人类追求文明是天生的,也就是说,我的需求不是无中生有。如同从没见过美女的小和尚第一次看到河边洗头的姑娘, 控制不住心中的某种冲动和向往,这里面哪里有“营销”什么事情。

顺便提提我对NBA的迷恋。在老为同学描述的那种“NBA营销”还没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有段时间对NBA无比迷恋,迈克尔乔丹是我所追的第一个体育明星,比泰森还早。空中飞人由中场起跳完成扣篮那个画面给我产生的美感震撼不用你营销也会牢牢吸引我。 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由画面美进而成为球迷的人在球迷中的比例有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老为这个“NBA的球迷本来就是无中生有,营销出来的。”观点是站不出脚的。

下面说说第二个题目, 老为说“按营销教科书的说法,顾客就是上帝,在上帝面前你是跪着还是站着?” 展开一下就是, 你想做买卖赚钱,就该把顾客当上帝, 既然把顾客当上帝, 那就一切听顾客的,你该在顾客面前跪着而不是站着。

不知道老为学的是哪一本营销教科书。 虽然我记不住书名,但我记得我在营销培训时用的一个教材中就有关于如何保持销售员人格尊严的章节。也就时说, 我们尊重客户,尊重客户的需求,但是我们不是乞丐,不能损失公司或个人的尊严来讨好客户,适当时候,我们要对客户说不。 这个很好理解, 古代那个“嗟来之食”的故事就是典例。 是的, 我很饿,很需要食物,如果你不尊重我,我宁可不吃而死。

再看看莫雷到底干了什么?莫雷在他的私人推特账号说只说了这句话: “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你不喜欢,他在推特上把这句话删了,你还不依不饶,说他伤害了你的感情,要他正式道歉。 

道歉for what?! 他不该说为自由而战?还是他不该说和香港站在一起?还是你脑子里有个设定: 香港是我们的香港,你们美国人不能乱说话。

要美国人放弃言论自由?要美国人为了NBA在中国那点利益给你跪着? 做梦吧老为。 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可以说是美国立国之本。美国人连自己国会立法限制言论自由都不能容忍,还会因那个40亿美金的利益让你中国政府和网民限制说话? 下面这一段网上抄的: 

第一修正案(Amendment I))禁止美國國會制訂任何法律以確立國教;妨礙宗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侵犯新聞自由與集會自由;干擾或禁止向政府請願的權利。該修正案於1791年12月15日獲得通過,是美國權利法案中的一部分,使美國成為首個在憲法中明文不設國教,並保障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國家。
 
当然了,我认为老为这个人有任何想让给他销售东西的人跪着的爱好, 老为也决不会为了销售一件商品而答应顾客让他跪着的要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咱们别期待或希望NBA给你们中国球迷跪着,给多少钱都不灵。

估计老为还会兴奋一阵, 我看戏的也会继续兴奋。我倒想看到这一幕: NBA不道歉,也不会追加什么“营销”,那些爱国的中国NBA球迷,有本事你一辈子不看,并且让其他中国人不看NBA。如果做到这点,我认你还有点骨气,如果你像以前一样, 上午举着旗子在街上歇斯底里地喊:“抵制美货”,中午就到麦当劳买鸡排吃,这种说一套做一套比跪着还难看。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NBA这点事 东深圳还是西香港 虽不管什么鸟兽花草,但我喜欢美女 搬起石头砸谁的脚 难道没觉得我们的脑子非常懒惰?
为人父
我怎么觉得你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呢?:)

我是从心底里希望中美友好的,从大了说中美友好对两个国家都有利;从小了说,中美友好对我们这些在美华人是最大的利好。我不希望看到中美两国政府剑拔弩张,更不愿意看到中美两国人民势同水火。说我为这个事兴奋,莫不如说是焦虑。我认为这个事也不是什么言论自由的问题,而是莫雷不负责任地乱说,我觉得他根本就不清楚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认为中国抵制NBA这事是必要的,否则今后此类事会越来越多,中美之间的裂痕会越来越大。暂停NBA的转播也不是第一次,每次中美关系出现问题的时候都暂停转播一阵。这也是告诉美国人,中美友好对两国都有利,不好则都要付出代价。不能说中国抵制NBA就是反对言论自由,这个逻辑站不住脚。

跪上帝站那个我是在和看客开玩笑。你看哪个商家真给顾客下跪了?把我的玩笑话当了真,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小艾妈妈
龙叔这个要赞。逻辑链条清晰口条表诉也地道:)

我曾经是老为的粉,喜欢他的温厚博学中庸之道。

现在不了,应了那句走着走着就散了,不过我不怪他。

看他下面的解释更觉得苍白,或许书生的通病吧, 期待改良,并总不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恶政。

有一个你非常熟悉的女流,成了自干五,为了利益和自己的欲望跪下了,我理解,但跪出荣誉感了,我就真难理解了。

这次NBA,为了集团庞大的利益妥协,舍弃个人意见理解,但我想至少他们是感觉郁闷的,不会有人有自豪感的。

 

龙湖山
能得到偶像来赞扬我, 龙叔兴奋呀。。。。

老为这个人是很可爱的,只是有些固执。。。

p
papyrus
龙叔,要与时俱进,跟上这两天未离岸爱国人士抵制步伐 --- 上海深圳批判性观看比赛之外,据说还包括“犯我里海国者,虽盗版必看”…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0/10/8759472.html

周末愉快 :-)

 

p
papyrus
久不见,问好和周末愉快 :-)
龙湖山
有时候你不能乱开玩笑, 我们可是把你每句话都当真的~

既然你不愿看到中美人民势同水火,为何还要支持抵制NBA, 支持封杀莫雷同学发推的权力? 

还有, 美国有那么多比莫雷更有钱更有势力的人早就发推挺香港,为何不抵制? 就因为莫雷同学有生意在你手中,你就开始愤怒, 是不是有点欺软怕硬? 有本事就怼人家川普总统, 他老人家也发推支持香港。

你抵制NBA的原因就是人家说了话, 你抵制NBA的目的就是让人家不要按自己想法说话, 你现在居然说“不能说中国抵制NBA就是反对言论自由“,是不是太强词夺理了?比如说,你老为说了一句话(比如电影上常听到的: 打倒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我生气了,抵制你,说你说话伤害了我,还让你道歉,让你以后不能说这种话, 你还能说我这不是干涉你言论自由? 

 

龙湖山
问好, 抵制NBA就像在中学里搞”坚决不看美女“

到底美女倒霉,还是你倒霉? 

我要是这个美女, 就故意穿漂亮衣服,故意搞点媚笑,看你那颗玻璃心怎么弄。 

文革时期,我们抵制过许多东西,包括海外电影。然后高级干部首先受不了,要看内部参考片。嘴里说抵制,可心里不配合呀

小艾妈妈
龙叔只要不乱甩鼻涕都好说:)

老为作朋友应该不错。

一起合作,我不会找他,他可能成为猪队友,因为他们天真固执把你卖了,还一脸幽怨的看着你,让你想锤他都难下手:)

 

 

小艾妈妈
古纸兄周末愉快!
新中美
国内的麦当劳是中资了
看客2010
深圳的票已经卖光了,哈哈!乔丹打球是一绝,他退役后,额继续看了一阵NBA之后,就再也不看了。
水宁
赞一下妹子的嘎嘣脆。。:)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还是决定放下阶级立场继续粉为兄。他读了好多书啊。。

还有好久不来的野狼兄,粉他的乡土故事。。:)

周末快乐!

小艾妈妈
哈哈哈,姐,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

不粉老为了。

咱想一个场景哈,我受人欺凌饥肠饿肚的跑到了老为家,他围着锅台忙活亲手给我包了酸菜饺子,我感动到抽抽,狼吞虎咽的吃到一半,老为苦口婆心的劝我,孩子,为了活着,为了活得更好,咱最好跪下,咣当,我把嘴里的饺子就喷出来了:)

你妹子才情横着溢的见过,与富的冒油的混过,政界名流也交集过。他们有的也跪过,只要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并为此懊恼,我都能理解,够包容了吧。我受不了的是精神性的自跪,还很嗨,明明是韭菜,操着镰刀的心,恨不得基因突变成镰刀。甚至对同根生的韭菜花百般挑剔。

看老为对如今香港武勇派的做法很不以为然,破坏了香港的秩序,他老人家可是精通中外史书地,香港走到今天的地步始作俑者是谁,官逼民反的定律他怎会不知呢?怎不见他提一个字呢?一个香港大娘的视频,让老为找到了理论的支点,可其他无数香港大叔大妈拼死要保护孩子们的他咋不提呢?我看过无数视频了,老人家们看起来文化都不高,但有淳朴的智慧。这些我都懒着搬来了,有用吗?

妹子人单力薄,提起来的力气没有,可放下来的觉悟还是有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成大事者不纠结哈。

当然,妹子是讲理的人,我不委屈自己,也不难为别人,姐有继续粉的权力,并理直气壮的粉。

我最想看到的是,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强权崩溃时,有些人的失落,像民国时死守清代发辫子的那些人的抓狂。就当我痴人说梦吧,谁知道呢?万一让我懵准了呢?

周末愉快。

文革传人
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把“跪”这种姿势给废了。谁都别给谁跪。其实也简单,就是闹义和团时说-----

的“洋人”的那个“缺陷”----“膝盖不会弯”,给革命现实了就成,*_*。龙叔回来就热闹,周末愉快。

t
tutu64
歇斯底里地喊:“抵制美货”,中午就到麦当劳买鸡排吃,这种说一套做一套比跪着还难看“ 这事已在上海发生了。
一灯可除千年暗
一篇荒谬的文

自己都没有把问题看清楚,却要以己昏昏,使人昭昭。

龙湖山
不给麦当劳交品牌费?
龙湖山
好像有人骂这些看球的人,说他们是"跪族",抵制变成内讧了~
龙湖山
问好传人,时不时就想回来给你打个招呼~
龙湖山
过几天那些扬言要解除合约的公司又要回来搞转播,这次踢到铁板,估计下次乱踢要注意些了~
龙湖山
老为听到该有多伤心呀,,,,,

老为人挺好的。前段时间我和他在一个群里聊天,感觉他温暖如春。我还帮着他和别人辩论。双方辩论国共两党谁在抗战中贡献大, 比的是哪一方牺牲的人多。老为本来处于劣势,我插了句话: 抗战贡献不能比死的人多,而要比消灭的敌人多。 然后。。。

小艾妈妈
其实龙叔和水姐都不适合做和事佬,因为你们都没有说违心话的天分:)

看水姐的回帖,我憋不住的乐。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继续粉老为,有种老为已经在水姐心里留党察看的待遇。

还有老为饱读诗书,爱惜人才云云,哈哈,好像一个被家暴的妇女,还从暴力男身上找亮点来说服自己似的:),水姐别pia我啊。

老为很强悍的,掉几粒粉他不在乎。

我更不所谓,人间的美景阅不完,何须流连于一景。

有些事都好说,有些事触到人道底线的,没有中庸地带。

水宁
哈哈哈,偶尔违心一下是可以被谅解滴。。
水宁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各持己见而已。

一灯兄连理也没说,一语否定。比较武断的说。。。

清溢
完全赞同。1)莫雷根本不了解香港发生了什么;2)不负责任乱说,就得为此付出代价,这与言论自由无关;3)此事,又一次佐证了西方自由
清溢
3)此事,又一次佐证了西方自由民主的双重标准。
K
Kumara
哈哈哈! "坚决不看美女" 这个比喻好! 说"NBA的粉是营销来的"就像一个丑八怪说一个绝世美女的美是因为脸上抹了粉。。。

你倒是也涂点粉去参加选美比赛啊? 

一灯可除千年暗
回复

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不讲理的人是不会说通的。当容器里已经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再好的琼浆玉露也不可能装进去。同理,当一个人的心充满了各种激烈的情绪和长期的种种偏执,不同的声音是不会入耳的。这时候别人要么沉默,要么一句否定。我只是这一次选择了后者。

K
Kumara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你欢迎别人也这样对你则另说。。。
K
Kumara
这里有你的一个永远的粉。。。

是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