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和川同学

文革传人
楼主 (文学城)

一天没来,“文化”之处的“动物”开仗(“狼”、“猴”交手),当然还有“野蛮人”(“土澳”,Hello, *_*?),战火猛烈甚至让核桃含蓄发言,^_^?

想开口,有些犯难。已有的“战线”也太交错了。

还是提炼一下,把两个冲突点摆出来:一是,郭沫若“不比当时平均值”低,该不该骂? 二是,一年前的“暴冲”国会,是不是反民主?

亮一下观点吧。

郭同学,必须批判。

是,把我摆到那个位置上,有可能不如郭,尤其是当我的家人被用作筹码来要挟我时。不敢说一定会好过郭同学。

但是,我们也曾有过刘晓波,有过任志强,有过柏杨(曾是很体制的一位),就是被称作“孔三妈”的孔庆东,都曾在大祖的淫威下实名写过“大顺军”与“朱老师”的帖子(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6876)。作为后人的“文化讨论”(发生的已经发生,这里做的不是现实选择而是“文化标准”),难道不该把磕头文化下跪文化畏权文化贬踩一番吗?

会对郭同学一如既往的批判,我自己。

川同学的“1/6冲击国会”事件。我认为,是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一个恶性挑战。从性质上,川同学在白宫外对后来的“冲击者”发的那个演讲,我认为等同当年太祖在天安门上号召小将们冲向社会的那个鼓动的“尚方宝剑”,而差别是川同学没有太祖那种阴谋本领而美国的制度不是文革时的“党体系”,体系没有因一人意志(当时是大权在握者)而崩塌。这个话题吗,和我这里的许多朋友意见相左,抱歉了各位朋友。我实话直说是有品牌的,^_^。

后注:本帖不回帖,朋友们周日开心。

后注2:什么是“江湖”? 当你的朋友们认真“开仗”时,你就身在江湖了,*_*。

d
donau
师兄我跟你第二条的意见一致啊

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体系是健康的话,是应该能自我修正的,不管用什么形式吧,不排除过程很痛苦的可能——这个和有机体比如人体还不是一样,生病了当然要承受病痛,病一次长一次,没事儿。

如果病到无药可救,被历史自然淘汰,当然也是一个OPTION,也没事儿。

郭我就不评价了。

老键
是这样,中国这样的社会不可能人人是英雄,但国民至少知识界要理解和认识英雄,赞赏他们的行为
核桃小丸子
傻哥,我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吧:)

“茶馆”和“11/3晚上后的美国”,来做比较。

茶馆。老为至今认为他是伟光正的,他的操作是公开公正透明的,大部分茶客咋聚集在走廊了呢?

大家可能会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核桃小丸子是个好同志,而且她当版主是走的正当程序,符合法制精神,没有违宪,可有谁问过我心路历程吗?你们问过我吗?有没有靠潜规则上位:)

11/3号晚上到1/20号,甚至之后的美国,你们对现有的system怀疑过吗?还坚信所有的操作都不是反人民的,对现任政府和领导人有过客观的监督和批判态度吗?老川纵然一身毛病,大嘴不收,也具有煽动性,因为输不起,但实实在在投票给他的选民,除了个别狂热分子外,绝大部分是守法纳税的好公民,保守派本来就不是街头运动的先锋,为了钟爱的国家,选战中也都动员起来了,傻哥好几次拿他们和文革中的造反派小将相提并论,我觉得他们很冤,寻着各种程序抗争他们参与了,就算媒体不断封锁消息,美国不是当年只有一套文宣的文革,他们有自己的理性判断。

那些“冲击者”到底是谁,当天的所有事故,老狼说10年内会有答案。

我嘴笨,这个比喻有点不靠谱,也想不出什么其他说法了。

要不等一剑来说几句,他比较厉害。

你这句不回帖有深意~

 

 

看客2010
个人以为,大选和瘟疫,是上天给人重新审视所受教育及自身和社会的一个机会。传人兄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享受着天伦之乐,欣赏着自然之美,

持续地用镜头表达着思想感情,没时间多想别的了:)周末愉快!

依依汉南
郭老作为一个有风骨的文人在四十年代把自己卖出了最高价码,

在某年某日之后作为政治娼妓行情看跌啊,连天上人间的红牌都不如。。

直到他儿子死于文革才让很多人明白天道从来不亏,抛开人品不说,康生同志就放言过拿两只脚写字也比郭小姐写得好:)

看客2010
就是就是,额觉得传人兄说反了。后来那些个把雕像什么的都拉倒了,四处改名字,考试不要成绩,给罪犯下跪,无法无天地打砸抢还活得挺滋润

什么的,才是文革呢。

看客2010
老莫才是真正把自己卖出了最高价码呢。郭面对的是杀人如麻的老毛,头上悬着一把剑。他的言行是怕死的结果。
雪晶
这篇好,文革兄全说在要点上了,还没有长篇大论~~~
雪晶
深刻得我有同感了~~~
p
papyrus
民主政体需要各方之间有一个1以外的“最小公约数”,否则会被从内部毁掉,当年Duce和元首就都是极端的例子。下一个巴西的B同学已经

放话说今年十月不会承认失败,拭目以待吧 :-)

更深层的原因,是社会两极分化。这在美国应该是从里根时代开始吧

这里前些天出版了一本小说,Houellebecq 的《Anéantir》。去年年底因为作者和出版商的炒作,校样又被 leaked,媒体上着实折腾了一番。故事发生在2027年,也就是下一个高卢大选年,属于“slight anticipation”:-) 。小说一如既往的文字流畅,也一如既往的悲观。其中一个细节,高卢汽车工业“转型”,只生产 low-cost 和 deluxe 型号,因为中产阶级已经消亡了 :-)

 

雪晶
哈哈哈,我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一点点~~~

文革兄的不回帖,是有预见性的是吧~~~

雪晶
汽车工业“转型”,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不管low-cost, 还是deluxe,是油还是电?嘻嘻嘻,纯粹好奇~~~

p
papyrus
这个没具体说……

不过小说里有加油的细节 :-)

 

p
papyrus
想起来,还有关于气缸的细节 :-)
雪晶
太好了,耶~~~哈哈哈,我傻乐~~~
看客2010
古纸兄好!有日子没碰见了:)小马急得要消灭没打疫苗的哈:)
核桃小丸子
哈哈,古纸兄看不见自己灯下黑哈,小马哥和小土豆都是要自己江山万万年的主,而且自信爆棚。
p
papyrus
哈哈,这里每个周末都有抗议游行。小马同学一言既出,游行人数涨了一倍半 :-) 。问好看客姐,并祝新年外乐,万事如意!
核桃小丸子
是,一是不想伤了和气,二是,我全对,拒绝再听胡咧咧。
核桃小丸子
中国人被黑人打死了,没人出来跪了,海外华侨也没啥感觉。
p
papyrus
小马同学不可能 :-)

高卢和美国一样,不能超过两届。那本小说里也有选举的事 :-)

高卢社会两极分化没有美国严重,但也远不是独善其身,黄马甲基本上就是分化产生的。小说里的高卢汽车工业转型就是作者对高卢社会的“外延”:-)

 

p
papyrus
忘了,野韭菜用手捋一下,有蒜味 :-)
核桃小丸子
谢谢古纸兄,以后我散步的时候两眼放光找野韭菜:)
看客2010
也祝古纸兄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依依汉南
敢向蒋匪争自由,跪[email protected]舔毛共沽夜资:)

哇塞,这里又有敏#¥感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