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加油站(小说)

尘凡无忧
楼主 (文学城)

时间加油站(小说)

我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经过这里,只不过从没有停下来仔细观看。

要不是西斜的太阳突然被云彩挡住,天一下子黑下去,而车里的油表指示灯恰好亮起,提示油量接近零,我也想不到在这个高速路急转弯的地方停下来。

我四下打量这个加油站,想不通它怎么会建在这里。这种几乎360度急转弯的角落很容易被过路人忽略。大约正是这个缘故,它的四周比一般的加油站显得荒凉很多。

奇怪的是,我的前面居然排着长长的车队。

车队行进得非常缓慢,时不时地,就会有人按下不耐烦的喇叭,也会有人摇下车窗大骂几句脏话。

更奇怪的是油站的价位牌,上面的价格好像在不停地滚动翻牌,什么时候油价变换地这么频繁了,仿佛因人而异似的。我纳闷地想。

“差别真的很大啊。”我听见有人在身后说。回头看,是一对老夫妻坐在敞篷跑车里。

“天差地别。”那个妻子附和丈夫。

我冲他们挥挥手,打了个友好的招呼。他们慈眉善目的样子很像我已经去世的父亲母亲。

这么慢。我抬起手表看,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天地之间像被厚厚的黑布蒙住,没有一丝光透出来。但是我却能看见这个等候的长车队中每一辆车每一个人,好像他们的车和身体都会发光。

我终于完全失掉了耐心,开始烦躁起来。我的妻子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吃晚饭呢,我还有一个比较棘手的项目需要连夜完成,我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我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我忍不住把心里的话抗议地喊了出来。

很多人应着喊声纷纷回过头来看。不看则已,一看吓了我一跳——他们的表情千篇一律的苍白冷淡,一个个都像木偶似的,说不出的诡异。我慌乱地回头找那对老夫妻,发现他们的表情也开始变得不如先前自然,仿佛有什么正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失。

“没有人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过不来这里,我们就不能重新获得时间。”那位老先生看着我语气平静地说。

重新获得时间?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时间加油站啊,年轻人,我们必须要有耐心。”老夫人看我不解,冲我面露微笑,解释她丈夫的话。

“时间加油站?”我下意识地重复这几个字。太新鲜了,我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加油站。

“只有穿过这里我们才能被重新加满时间。”那位夫人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眼神,“你还这么年轻,有大把时间,不应当来这里。”

“这里真的能添加时间吗?”我迷惑不解。这个加油站怎么这么怪异?

“当然。你可以一口气加满130年。”老先生气定神闲地回答,仿佛他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的表情看起来却越发僵硬,快跟前面的那些木偶人一样了。

“为什么是130年?”我好奇地问。

“据说科技已经能够将现代人的寿命延长到130岁了。”老先生没有说话,一旁的夫人抢先喜气洋洋地回答。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这里是……?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忍不住拍拍前面人的肩膀。

“死地。“他冷冷地掷给我这两个字,然后猛地转过头来对着我。那分明是一张死人的脸。

我的毛发顿时竖起,的确只有死亡能够使人重新灌注时间。我这是死了吗?

假如我死了——我环顾四周,虽然什么也看不见——我其实并没有太多眷恋,我已经努力活过了。但是为什么得知我死了我的心这么不安呢?好像有什么心事未了而我一时想不起来。

 “为什么要加油时间?不是一了百了吗?加这么多时间,还不是又重复一次无趣的人生?”我的确觉得不解。

“不一样。每一次加油之后我们就离终点更近了一步。”那位老先生好像懂的很多。

“终点?哪里是终点?”我更加迷惑了,他说的好像我们一直在路上,而且有一个目的地。

“黑洞啊。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来自那里也要回到那里?”老夫人惊诧地问,听起来要是我回答不知道是很丢脸的事。

“黑洞我当然知道了。”我扬了扬眉,为了更进一步说明我没那么无知,便问了一个我自认为很高深的问题,“不过我们是从永生回到永死,还是从永死回到永生?”

“永生就是永死。永死就是永生。”老先生耸一耸肩,好像生死本无区别。

我细细回味了一下他的话,越琢磨越觉得不合理,感觉自己被他捉弄了。“疯子!“我在心里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不再理他们。他们夫妻两个都是疯子,疯话连篇。

现在等候的长队已经变成了短队,移动的速度好像忽然快了起来,最终我看到前面黑色的招牌上隐隐约约现出几个白色的大字:“时间加油站。”

我有一种要解脱了的快感。这个时候我猛然想起自己还有妻子和两个小孩。怪不得我不安。我不可以死。他们还在等着我呢。

一想到他们要是得知我死去的消息会有多难过,我就一秒钟也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我在心里急切地盘算着退路,回头张望,却忍不住惊讶,我来的入口变成了一道森严的墙壁,仿佛那里从来没有过什么入口。这一惊不亚于刚才看到死人脸的那一瞬。

就在我为找不到出口离开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车不见了。更奇怪的是,这条长队上的车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个看上去麻木松懈的人。

我快要急哭了,胸口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与此同时一个问题像流星一样飞快地滑进我的大脑,我回头问老先生,“时间会被加在哪里呢,如果我的车不见了?”

“灵魂。只有灵魂能被重新注入时间。”老先生的话飘进我耳朵的霎那,黎明的曦光一下子拨开了我的眼睛——我还在自己的床上,身边沉睡着我的妻子。

我感到胸口残留的那种剧烈的疼痛,意识到自己刚才从睡梦中的死亡边缘回来。而除去老先生最后一句“只有灵魂能被重新注入时间”,我几乎忘记梦里那些逼真的情形了。

我揉着发痛的胸口,茫然地察看着这个自己回归的世界,忽然觉得它如此神秘。难道宇宙的某个地方真的存在一个时间加油站吗?果真那样,死亡就一点都不可怕了。我想起去世的父母,他们的灵魂都已经再次加满时间了吧,或许此刻正行走在某段我不知的旅途上。

一只小鸟在我的窗外开始它清晨的歌唱,歌声那么婉转动听,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来我窗前唱歌的那只小鸟。

我忽然想到还有一个问题忘记问那位博学的老先生了:要是死了,在时间加油站加油时,我可以选择把自己变成一只小鸟吗?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饮酒 雨打开回忆 那流动的 湖面上的雾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