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女孩,沉默的权利以及其他

诃诃
楼主 (文学城)

这两天微型群在转发一个耶鲁华裔女孩的文章,争议很大,耶鲁家长群已禁止讨论。昨天读到赵奋斗写的《沉默的权利》,同样很多争议。

读耶鲁女孩文章那天,我正在为街上的暴乱心烦不已,十万匹马马汹涌而过。那篇文章让我突然冷静下来。 虽然我不 一定认同所有观点,但孩子文章中,掩不住的对理想的追求,那种纯真善良的愿望,那种急切的想改变现状的企盼,让我非常感动。我的孩子也有这些让我吃惊的瞬间,理智上我会说天真,但年轻不就是该有梦想有激情嘛。

网上很多成年人围攻那个耶鲁女孩,各种恶意的揣测和攻击,很不忍心。昨天还看见孩子的照片被人肉出来了。人肉孩子这种文革玩法,是比较卑鄙的。对一个18岁的孩子,我们自己华裔的孩子,大家手下留情,口下积德。

读完赵奋斗那篇 《沉默的权利》,很心疼她女儿,不敢相信沉默会被bully。打听了一下,孩子们证明不表态确实会被唾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所谓的民主社会只能容忍一种声音。越左越高尚,越左越明察秋毫。中间派都不好意思在江湖上混,右派长期在白区潜伏。

周围的很多老中,对政治依然保持了文革似的狂热,多立足在老中圈火并。左派和右派都是hardcore战斗机。

搞不懂右派,金毛说了中国病毒以后,还对金毛不离不弃。

也搞不懂极左,只要是反金毛,无论是非曲直,无脑拥护。

现在有一种论调,批评老中歧视黑人。个人认为说“歧视”言重了。我承认因为文化的局限性,因为自幼的成长环境,在很多不经意的言行中,老中透露出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见。

我想强调的是,老中的歧视跟白人至上有本质的区别。老中的歧视没有攻击性,首先是自己恐惧,然后尽量回避,羞于为伍。因此老中的歧视止于自我保护,没有暴力,跟racist那种灭族行为有根本区别。所以我不认为老中“歧视”, 用“偏见”更贴切。

这次GF事件,那个录像看了几次都没敢看完,超出我能承受的极限。非常同情黑人,警察大坏蛋。这事肯定有种族因素在,游行抗议必须的。

但是游行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想象。越来越暴力,许多无辜的百姓和商家受到冲击。很吃惊地,不少老中公开支持暴力,声称和平游行没毛用,暴力才能让人觉醒,社会的进步需要付出代价。黑人受到的歧视太多了,这是开仓房粮,解救穷人。

这个观点很潮,刷新正常人的三观。

有高贵的心同情黑人,为啥不分不出一丁点善意同情自己的同胞?中国城许多的商家和餐馆被砸,这些餐馆和商家背后是一家家勤劳的移民,几代人的心血,他们就活该啊?为啥要无辜的老百姓付出代价?

微信群有人高呼““let it burn”,“let my building burn!” 。 不知道这些口号是否仅限于吃瓜。如果是自己的车被砸,自己的屋子被烧,也能这么激情豪迈?

那些支持暴力游行的父母,你们是否有勇气怂恿自己孩子上街?那些认为社会进步需要付出代价的革命者,你们是否愿意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付出代价?

马上就是8X8,当年期待流血和代价的领袖们在美国岁月静好,谁还记得天安门母亲,记得那些年轻的无辜生命?

所以,别忽悠革命需要付出代价,要上自己上。

社交媒体在转一个图,左边是一张着火的building,哥们呐喊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burn that shit down”。右边的图,眼看暴徒砸到自己门前了,哥们声色俱厉 " get these animals out of my neighborhood"

口炮不能随便喊。如果仅仅革命的吃瓜群众,不要太高调。送一个新成语给喊口号上瘾的革命群众:顾盼自雄。

 

盖章!

g
greenoasis
苦口婆心啊。你这就是中庸再中庸。我站你这里。
蓝调
学习了,尊重年轻人。
F
Feinbery
我不反对高自联头子们逃跑,不逃等死啊?或像王丹般被绑架做人质和美帝讨价还价,或像晓波一样不投降被关死?
F
Feinbery
要看什么时候逃的,如果提前溜了要谴责,如果像柴玲一样基本最后一批撤走,无可指责。不要看她说什么,要看她做什么
z
zhangjy1
写得好,赞一个。
成功的兔
有个逃到福建沿海被抓的,据说带着不少现金,忘记名字了

小道消息传得快,记得先听说再听说报纸登了

宝马奔驰
当年鲁迅怂恿学生上街,可许广平也要上街时却坚决阻拦

都一样啊

白色非色
对,不明白为啥对别人都是那么的高标准严要求。柴玲的话俺脚着被人断章取义了

如果要用高标准,没有一个历史伟人经得起显微镜聚光灯

成功的兔
别忽悠革命需要付出代价,要上自己上。+1
R
Rockeymountain
老中有支持暴力抗议?这真是刷新我的三观。我一直都坚信我们老中从来都是支持行使民主权利反对暴力的。
F
Feinbery
好像有个小留抢了名牌包在微信里卖,我在微信一查这号还真有,ID是马丁路德金。马先生在天堂要被气死啊。
t
tibuko
感觉老是对8x8要反思的,很多都是当年稀里糊涂的上街学生,我就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可反思的
怀
怀旧一点点
同学影响不小吧,我们高中

北大的有俩绝食,清华的没有

F
Feinbery
我党的无耻世间少有啊,抓了魏电工王丹等和美帝讨价还价,这和绑匪无异啊,世上还有哪个国家绑架自己公民用来和外国讨价还价要好处的?
R
Rockeymountain
哈哈哈哈, 你,总是这么走在浪头上。
t
tibuko
没事绝什么食?对这种事我最反感
F
Feinbery
我一般啥中文消息都不信,一定要亲自验证一下才敢发言
白兔妈
什么是8x8?
怀
怀旧一点点
啊?没事儿咋上街了?
F
Feinbery
最近猪头有钱了,绑架的事情倒是很少听说了,直接在国内就灭了。
R
Rockeymountain
算算得几?
娃无完娃
=64

娃无完娃
算你快:-)
y
yunick
考你乘法口诀呢。
N
N.
“最后一批”?她和侯德建他们一起走的?如果是这样,那她良心还没全部被泯灭。
白兔妈
哦,哈哈,头回见这么写
t
tibuko
完全两码事,上街是“我对你不满”,绝食是”我要折磨自己“,我看后者是有病
R
Rockeymountain
介就是典型的脑筋急转。
娃无完娃
赞! 支持理性抗争,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
F
Feinbery
有照片,也有很多人作证。这里有个BBC链接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press_review/2014/06/140602_press_64

 

 

N
N.
我觉得我要求够低的。自己不愿意牺牲没问题;煽动别人牺牲,就是人渣。和如今如果明知道有危险,还鼓励

别人上街,自己却不去,一样的是人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求很高吗?

怀
怀旧一点点
不是为达到某种目的的不同手段?
t
tibuko
从来就不觉得绝食算什么手段,学运里面撒娇的动作非常多,所以当年我就觉得诸多可笑的举措。
白色非色
她其实是最后一批走的,很多最后走的作证。她只是老实而已。她的意思是,不流血不能唤起中国人,但还是会尽量自保的。
F
Feinbery
还有这里的证人和照片

  封從德

  三點左右(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三點左右),大約有三千到五千個同學聚在紀念碑,準備決死一戰。下午、晚上已經出現流血了,我們當時多數同學在廣場上沒有親眼看見,都還是不怎麼相信。當時想的無非是這些解放軍拿著棍棒來把我們打走,我們就坐在那裏不走,要流多少血就流多少血。

  侯德健

  學生還給我軍大衣、棉軍大衣和塑膠頭盔。告訴我說:“侯老師,你比較瘦,橡皮子彈跟木棍打你可能就不行了。給你個棉大衣套著吧。”────我們都以為是橡皮子彈。一直到兩點鐘過後,才從前面來的兩個醫生和兩個學生,才告訴我們說前面開的是真槍,是真子彈。

  ……

  侯德健

  我們聽柴玲在廣場的喇叭裏面說,願意走的人走,願意留下來的人留下來。柴玲要留在廣場。我們就覺得柴玲這樣講的話,很可能會有危險,很可能會有想走的人走不了,想留下來的人會更危險。

  ……

  侯德健

  當時柴玲就跟我們講,說趙紫陽和閻明復聽說要希望學生能留下來堅持到天亮。劉曉波就告訴她說,我不管這個事情是真的是假的,沒有任何人有權利拿現在廣場上幾千上萬的學生的生命來作賭注!

  ……

  封從德

  我們指揮部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們可以去談判,但只代表你們,你們作為第三方,不能代表我們指揮部。

  侯德健

  我們就自己去了。剛剛坐到車上,開了沒有幾秒鐘,就看到長安街上全是部隊。當我們的車子還沒有靠近的時候,部隊就拿起槍來對著我們,他們不知道我們要去幹什麼。大概有一、兩分鐘後就出來了一個三顆星的上校,他出來跟我們談話,回去問他的總部,第二次他就來告訴我們,總部已經答應了你們的要求,希望你們能夠成功地說服廣場上的學生。所以我和周舵和兩個醫生就跑著回到紀念碑上,就開始對學生說話。那麼這時候廣場上很明顯的就有兩種不同的反應。 (64memo.com-1989)

  ……

  封從德

  我來主持表決。

  喊一、二、三,要撤的就喊撤離,要留的就喊留守。我的感覺是一樣大聲。

  侯德健

  我覺得有一個狀況是,想撤的人未必敢大聲說想撤。而不想撤的人通常是聲音比較大的。

  封從德

  實際上這樣的話就是,雖然聽起來是一樣大聲,但是實際上喊要留的可能是真的要比這個喊撤的要少。這樣我就拿著話筒宣佈撤。

  [“國際歌”歌聲,學生撤離廣場]

  ================================================================

  如果真的如大家所說,柴玲在64屠殺夜拋棄廣大學生,獨自逃離天安門廣場,那麼,侯德健在電影《天安門》中有關64屠殺夜的描述裏提到的‘我們聽柴玲在廣場的喇叭裏面說’、‘當時柴玲就跟我們講’中的柴玲還是那個有著‘蛇蝎心腸’的拋棄廣大學生獨自偷生的柴玲嗎?

  作為臺灣的異議人士、作為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他在64中以及64後的作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用他的原話作為柴玲身處天安門廣場、與64學生同生共死的證據,我想足夠有力了吧。

  同樣,劉曉波、高新、周舵等另3位天安門四君子的回憶錄同樣可以證實柴玲64屠殺之時身處天安門廣場這個事實,但我認為侯德健的最具代表力。

  最後,這裏有一張香港《百姓》半月刊一九八九年七月一日刊登的六月四日上午柴玲與學生撤離天安門途經中關村的照片,雖然不能清楚的看出人臉,但多少算是一個證據吧

  http://www.64memo.com/pub/uploads/wpId1754.jpg


 

y
yddad
支持暴力抗议的华裔应该属于极极少数,至少我周围的没有看见一个
N
N.
貌似这种说法是有争议的:

https://blog.dwnews.com/post-332187.html 

没看到侯德建对柴玲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讲;但是他不同意柴玲对广场情况的描述;不知道是柴玲不知道呢,还是说瞎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SR9zgY1QgU
 

F
Feinbery
那时基本上谁都在信口开河,也就侯德健了,毕竟是台湾教育出来的。这些并不重要。
F
Feinbery
多维的老阎的玩意哪能信啊。老阎还分析毛岸英不是老毛儿子呢。嘿嘿。侯德健那个是采访录音而来。
古道阳关
科长, 你可算来了。 那个百班去哪里了?
白色非色
绝食用得最为炉火纯青的是甘地,俺脚着还是非常creative的,至少在他而言
t
tibuko
这都是要搞明白对象、环境、舆论的。在中国绝食,就是扯。
l
lucky8910
难得好文!理性的声音。
红花雨
讨论5毛钱的?

说实话科长出手,基近完美,只有两点,纯交流

1, 朋友中还没见过谁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的,可能我朋友少,倒是很多说死者有多少前科的,死者抗捕不上车的,言为心声,细思极恐;我认为支持暴力抗争的很大程度脑子有病,没有common sense,或者屁股太歪,再或者有政治企图。

2,奋斗家的孩子-首先说她绝对有沉默的权利,被bully肯定是不对的。如果非要分析,她作为亚裔学生会主席,又经常和各族裔组织活动,这时候不发声,她自己认为应该吗?同学的质问来自她自拍之后,礼记传统礼仪16 - 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有时候言为心声,不言也是心声。

诃诃
你好可爱。

谢谢亲爱的

相约晓霜
请问能够转发到微信公众号吗?

谢谢!

诃诃
Sorry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