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三则

b
biglow
楼主 (文学城)

很长时间没发修车贴了。前些年还有版友提出批评,后来大概也都不指望了。我也很无奈,几辆车不出状况,我也没啥可写的。换油换闸换spark之类的活没啥可写的,就算换电脑都仅仅是拧几个螺丝而已。而且,我对具体换零件的过程不太花笔墨,对诊断倒是非常重视。对不起了各位,我的车不怎么坏啊。

今年开春,严格说来从去年秋天起,几辆车相继出些小状况。我就按从易到难依次表一表。严格说来,诊断难度都不大,但是有些东西有代表性,就此将三个修理发一贴。除了第一个例子,其它两个都跟声音有关。记住,开车时的异响,特别是频率跟速度有关的动静,都要注意,尽早修理,不然会有重大后续问题。

第一例是热身。01年Expediton 4.6 L,挂档反应慢,如果挂档后车没入档就给油,会有很大的震动。记得前些天有个网友问类似问题,我给出的建议是先看engine performance。这里同样是这个原则。这个车还有一个并发症帮我下诊断结论,就是怠速等红绿灯时有时突然速度降到500 rpm,然后surge 到800 转以上,接着恢复到600。这个车有EGR系统。这个反应是典型的IAC阀控制rough。这个阀我洗过两次,看来再洗也不会有用了。订了个新的IAC,换上后症状消除。

第二例也是简单一例。05年Envoy 4X4 开车时嗡嗡声,而且随速度增大而声音增大。我开始觉得是新换的轮胎比较硬,所以路噪比较大。本来想等到做了rotation后再观察,直到有一天,老婆开了以后抱怨车太吵。好吧,开车后自已听,觉得是从车的右前轮出来的。架起来3点9点掰,6点12点掰,能感觉到bearing有很大的play。不用说,该换bearing hub了。检查完右边检查左边,没发现异样。基本诊断就这么多,定了零件换。

拆卸顺序是先松开中间bearing hub的那个大螺母,然后松开轮胎上6个nuts, 架车,下轮胎,下闸,下闸的bracket,下闸盘,然后下掉中间的那个大螺母。

任何下轮胎的时候都是检查闸的机会,不要放过。

下完闸,把ABS sensor在接口处断开。新的Hub assembly这些都包括了。

中间的那个nut 有些紧,拿个扳手用后头的洞套上一个lug stud固定hub。看到那个36 mm的socket了吧? 20多刀,老婆说我被打劫了。别怕把stud挂花,新的assembly包括了新的stud.

这个车是4X4 的,所以前轮也是驱动轮,有半轴通过CV输入。所以要把输入轴敲进去。我用了个比较软的puncher垫上敲,事实证明,那个轴挺硬的,直接用榔头也行。

拆下来的Hub是这样的:

试着转了几圈,哗啦啦得响。

安装过程简单,不多说了。装好了试车,声音消除,世界一下就安静了。

 

第三例,是我花了很长时间诊断,更长时间修理的一例。06年Expedition 5.4L EB,打火后有噗噗的声音,跟发动机速度同步。过一会这个声音就小到开收音机听不到的程度,但是一旦加速就会听到。我首先觉得是尾气系统漏了,因为以前修envoy时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当我让车idle 时拿听诊器听的时候,却无法确定哪里漏了。以此偶然的机会,发现V8 的两个Cat下游有个横的尾气管,是司机测尾气到Muffler的通道,这个管子上有个clamp,是这个接管的断开处。我看到水从接管缝漏出。看来是这个clamp松了。之前这个车在雪地里开了一次,大概就是那次让这个clamp锈了,并且失去原有的强度。我试着紧一下那个clamp,很遗憾,螺丝断了。于是换个新的clamp。Ford是个神店,居然说这个clamp是07年以后的车才有,06年的车没有这个clamp。不管他怎么说,买来装上。按老婆的话说,声音小了,但也没有完全消除。

好吧,如果不是尾气又能是啥?拿着听诊器扩大范围听。感觉Fuel Injector很吵,也很符合跟engine速度同步的现象。网上一查,都说这车设计就是FI太吵。但是我总有疑惑,如果FI吵,那加速时FI的打开时间变长,声音应当变小而不是变大。

网上还有人说是敲缸。这个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是值得看一看。Air Filter 比较脏,换掉。但是MAF和TB都很干净,所以排除掉因为A/F ratio 不对而导致敲缸的可能。况且这个车应当有Variable timing 的,不会敲缸而没有code。

看来还是得回到尾气系统。继续搜索,直到我看到这个视频:

这个哥们发了很多福特车的专业的维修视频,大家有兴趣可以多看一看。

看了这个视频,我一下就知道我的错误在哪里。我拿听诊器听的时候,车已经热了,噪音已经小了,而且也没有加load,当然找不到地方了。

按他的说法,我冷车让老婆打火,绕车听闻味道,确定是passenger side的exhaust manifold 处漏了。这就是专业修车和业余的区别,人家看到的案例多,自然诊断速度快也准确。

既然摊上了福特车的常见病,也没啥可抱怨的,修吧。

修前仔细看了这哥们的另一个视频,是关于怎么修Passenger side exhaust manifold的。

这个视屏是单纯换EM的,没有架起发动机的。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看了其他人的视频,如:

这个视频是架起发动机的。我特别喜欢他那个自制的engine support fixture,看着就很扎实。

看了这些视频,我觉得不架发动机可行。关键是不能有螺栓断掉的情形,那样的话事情就大了。

订零件,架车,开拆。架稳车后(一定要注意安全,车底下进进出出几十次,每次都要检查车架稳了没有),下掉轮胎和inner fender,突然有些绝望:

为啥?这个车的Suspension tower特别的大,而且EM比两个视频上的都考前。也就是说,从前数第二个螺栓是完全藏在里面的,看不见,也仅有很窄的地方能摸到。

车底下下掉starter往上看,仅两个螺栓可见。

这个车右边这个engine mount 硕大无比,上头放了一个大的钢板,通过三个螺栓固定engine。钢板上固定了一个heat shield,直接把EM的底下第二个螺栓挡住,手都伸不进去。

更可气的是,Mount的前面是AC compressor, 之间只有一个手的厚度间隔,完全没办法够到第一个螺栓。

怎么办?看起来不架engine 的计划失败。

于是又去买Engine support fixture。还真不好找,想找3点支撑的,都是700磅rating,太小。两点支撑的,很多都最多到59英寸。好不容易找到一个66 英寸1000磅的,两点支撑,赶紧订来好干活。

事实证明,这个东西是用来吊着engine好干活的,别用它来起吊,费劲还吊不动。我还是拿floor jack,垫着木头架在bell house上升engine,然后调节那个钩子把engine 挂的相应的高度。

升engine 时松开右边的engine mount,bell house mount,Tranny dip tube bracket bolt。升的时候反复看有没有管线拽住,特别是Oxygen sensor。我搜了各大视频论坛,都说不用松其他任何东西,事实再次证明,我漏掉了driver side 的EM 连接Cat的bolt,待会儿会说到。

吊起发动机后,下掉engine mount。终于能下手把前头几个螺栓下下来。

关于下这个螺栓,多说两句。这个车主要在南加州跑,所以生锈程度不严重,很容易就能把nut下掉。但是,光下nut不够,因为地方狭小,必须stud 和nut一起下掉才容易弄出那个EM。这个trick呢对于stud 完整的情形有效。拧上第二个nut,两个nut相对拧紧,再逆时针拧底下那个Nut就能带动stud转动。一旦stud break torque了,就可以用ratchet拧上头那个nut把整个螺栓螺母下下来。我所有的stud都是这样弄下来的。注意,一定要用PB blaster, 对这种经历heat cycle 的螺栓特别管用。

下下来的EM,用straight edge 检查:

看到这最后一个flange 变形了吗?就是这个小gap,导致漏气。

对比新旧gasket,老的gasket就是一层铁皮,新的是复合层的。希望tolerance 能好一些。

装上去难度远比拆下来小,就不多说了。总之,换这个EM,花了我差不多3个工作日时间。费时费力,手上到处是刮痕,内心经常处在崩溃的边缘。就是老虎吃天,无处下爪啊。

装好后,请老婆大人验收。一打火,俩人脸色都不好看,声音好像更大了。

继续检查,发现这次是司机座这边。因为升engine时没有松这边的螺栓,所以导致这边EM 也变形了。当然,就算现在没问题,估计也长久不了。

仔细看,最后一缸的出口处有积碳痕,显然是漏了。

司机座这边的地方很空旷,不用动其他任何东西,前后花2-3个小时就干完了,所以就不多说了。

终于,在换掉两边的EM后,这车也安静了。

关于这个修理呢,多说两句。这个症状呢,估计过smog问题不大,因为热车才检查,又没有load,又没有code。但我为什么要现在修呢?关键就是因为这个状况时间长了会导致永久的漏气,会有code.  而那时候修,螺栓可能会进一步锈死,一旦拧断了,会带来一系列的附加的活,那时候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拧螺丝了。而这次修车,最幸运的就是16个螺栓全部完整拧下来,没有额外的活。

最后在吐槽一下福特神设计,你那么大一辆车,至于把所有东西都集中在右边吗?网上有些人问换右边的EM多少钱,有人回复说dealer 让他带上支票本去,因为dealer自己也不知道。其实两个EM外加hardware连运费总共不过140刀,但是人工难预计,最难的就是是否有断掉的螺栓。

那么如果还有下次,我是否有其他选项?我想大概可以下掉radiator,从前面拆掉AC compressor,这样能从前面卸前面两组螺栓,而不是抬发动机。不管怎么弄,都是要预拆一大堆东西,就算拆完了还是很耗时间精力的活。

f
fourwaves
版主修车的本事一流的没得讲
M
MoonRiverMe
EM怎么会变形变成了这样?
原上草2017
一家修车店的老板跟我说,福特车的设计,修起来特别麻烦,通用车修起来容易得多。

我开过两辆福特,的确是麻烦,感觉是有意让你知难而退,不修了换新车了事。

通用车没有买过,没经验,只是听人说而已。

老生长谈
这种修理要心理强大!16个螺栓全部完整拧下来,拧回去全部换新的了吗?
b
biglow
一定要换新的。
b
biglow
这就是这车的DNA了

我估计是因为循环冷却系统设计,导致5.4L的后两个排气孔,或4.6L的前两个排气孔有比较大的温度梯度,时间长了导致铸件变形。这种小变形其实用厚一点儿的垫圈就能抵消,但是原装的垫圈就只是一层铁皮。

老生长谈
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高!
t
txchild
好文章。收藏了
老六
佩服。语言也生动:“费时费力,手上到处是刮痕,内心经常处在崩溃的边缘。就是老虎吃天,无处下爪啊。”

 

s
soccer88
还是怀念我的1991的老F150,可以坐到Engine bay边上拆东西;应该是现在电子东东太多了

除了费油难看,什么都好

T
Tiger666
这个问题要请老八和XYZ三兄弟来展展。
s
soccer88
现在新车都比较难,比如老车后驱的Engine Bay里面空间余量大,

发动机两边有空间,维修起来方便;那时候Ford和GM应该差不太多。

现在新车前驱为主,特别是V6 Engine,Engine bay塞的满满的,很难搞。

新车里面比如Ram 1500 V6和V8是一样的Engine bay空间,V6只占了2/3,要好搞很多。

 

老生长谈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修车不知哪个车设计得好 :)
X
XYZ3
我一点都不会修车。 也没有福特车

现在家里是GM和Chrysler公司的车。

我的策略是,一般把车留6-8年就卖了。

8-10年后, 就算没有毛病,一般车的正常的Maintenance的费用会上来。 而且同型车的话, 新车的各个性能会更好。

买新车时尽量在各个Dealer的网站上都兜兜, 看到有打大折扣的,进去就拿下了, 也没有精神去讨价还价。

比如说现在Jeep Cherokee 2019年(小改型)的车出来了, 2018型的就有许多折扣, 如果觉得2018的性能(比较重,没有2.0T的发动机)可以接受的话,现在或许是买新的2018的好时机。

 

h
hello2002
关于第一个的IAC

原来清洗的时候看到什么了吗, 现在换个新的从物理上讲 改变了什么。

 俺现在有个类似的问题 也是rough control. 但是俺找不到确切的原因。

谢谢。

s
soccer88
自己修原件成本很低,换一个了
h
hello2002
不是成本的问题, 就是想了解原因。
b
biglow
没觉得福特比GM的车难修,都差不多。
b
biglow
按我的理解,那个IAC是个PWM的阀

有ECU 发出pusle 信号精确控制开度的。如果密封件或阀体驱动部件老化,那么开度就不能精确控制在需要的开度范围内,导致engine rough。这种情形和脏了可以清洗干净不同。

s
sillywoman
有些没看懂,太难了。感觉挑战很大,赞一个!
s
soccer88
可能贵的车是PWM;一般车承受不起PWM,都是弹簧扭矩的继电器,他这个问题应该是脏东西卡住继电器了

h
hello2002
嗯, 两位老大言之有理。 没有想到材料疲劳的原因。不过简单的开关(on-off)加频率控制是否应该比这个精度控制要耐久?
P
PrimeryColor
应当把engine mounts一起换了。
b
biglow
你说得对

动到这一步是该连mount 一起换掉,不过我没订零件,让发动机多吊一个星期也不是个事儿。干过一次就能干第二次,所以不担心。

清水仙翁
可以想象成功后的喜悦。

IAC我也见过几例。都是福特和马自达车型。 

最挠头的就是动排气管。 断螺丝好像在“预算”之内。

P
PolyGM
Ford 和 Honda 都是只管造不管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