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一闪

布兰雅
楼主 (文学城)

火花一闪

 

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我滴个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劈里啪啦,猴子搬家。

 

不过我下面要说的呢,不是这个火花,而是一项艺术,火柴贴花。简称火花, Phillumeny。我曾经看过不少次火花展览,那是仅次于集邮的一个大集成,好几个展厅,琳琅满目。

 

前几天,军大衣在做一个尖端艺术,篆香。在某个艺术片结尾处我居然看到了打火机,于是军大衣就专门给我贴了她用的火柴。几十个点击,无人跟帖。我第一眼看到,简直笑喷了。那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丑陋,而不,换个词,最简陋的火柴,一个字,土。土的那个惊天动地,土得掉渣,满手土坷垃。只是一个黄皮纸板,上面用一个颜料印上“安全火柴”几个字,好像四十年前乡镇企业自己手工生产的。

 

我点了个赞,就继续笑。笑完就想,这军大衣搞什么搞,搞笑的?还是行为艺术?你个大艺术才子佳人,满身的艺术细胞,每时每刻地汩汩往外冒。妳哪儿整来的这么个火柴?巴黎,台北?香港,还是南京?又过了几天,还是想不通。这梦蝶军大衣,满肚子货,那么内秀,没人问她也就不说了。一定有问题。脑筋一转,嗯,那上面不是有字吗。泊头?安全火柴?泊头在哪里?台北,还是高雄?顺手一查,河北!军大衣跑河北干嘛?

 

https://bbs.wenxuecity.com/kghy/3454950.html

 

 

再一查,找到了。我笑不出来了。心情沉重了起来。这是1912年的故事,中国还在用洋火、洋钉、洋肥皂的年代。而河北泊头火柴,是中国第一个自己规模生产的火柴!我听说过1961年,中国物资极度缺乏,大家分配物品,每家凭票供应。“肥皂一只角,火柴没有壳”。那民国初年,中国是什么情况?不知道军大衣哪儿弄来的这个高大上的泊头。就知道有来头,让她自己说吧。

 

说起火花,就在不久前我也被惊悚了一次。我贴了一个《是敌是友》的12分钟小电影。我看过好多遍。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对话,因为语言不通。电影的细节拍摄非常好,人物的心理刻画,细微动作。非常温情,震撼,让人珍惜和平,痛恨战争。一个苏军战士拖着受伤的腿往森林里爬行,被一个清理战场的年轻德军士兵发现。他看到苏军腿上的伤口,非常同情,从自己包里拿出面包给他吃,苏军作为回报,把自己的伏特加给德军。两人一起吃面包,喝酒,极其珍贵地短暂忘却了战争。然后苏军卷了个烟,找不到火,德军士兵就递给了他一个火柴。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心好像被重重一击,我看得太仔细了,瞥到那火柴盒上写着: Ein Volk, Ein Reich, Ein Fuhrer.

 

曾几何时,我们在小学中学时代,时常唱的一首歌,叫做 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很好听,歌词奋进,曲调高昂。难道,这个句子原来是这儿来的?我难受了好几天。事情一忙,我也就搁置一边。但心里的疙瘩一直没有解开。

 

等我闲下来,我耳边想起了以前每天升旗时集体朗诵的国家誓言。We, the citizen of Singapore, pledge ourselves as one united people, regardless of race, language or religion, to build….. 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这。。。不是和美国宪法一样么。第一句就是“我们,人民”, 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Order to form a more perfect Union,…

 

随着思绪的展开,我的心里慢慢云开日出,忽然开朗。虽然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誓约,但内容的实质大相径庭。 

都说中国其实是个大熔炉Melting pot,各族人民,南蛮北夷,最后都融为一个汉族。穆哈穆德,就改姓马,蒙古人留在了河南,一个县都姓师。美国呢,是个大色拉盘,Salad bowl,各种肤色,各个国家,各个宗教,最后都在一个大地盘里,在家各讲各的语言。

 

新加坡呢?我觉得是个饺子馅,Dumpling Fillings。74巴仙的华人,13巴仙的马来人,9巴仙的印度人,其他种族适量,盐少许,喷点酱油醋酒,充分搅合拌匀,包在一个饺子皮里。政府住屋的规定,一栋楼里就按这个比例,某个种族不得超限。这是基本国策,首先要各种族和谐,第二是国家安危。新加坡作为华人为主的国家,身处马来人的世界了,周边被马来人包围。如果某个小区都是马来人,里应外合,新加坡共和国就被包饺子了。刚到美国,看到纽约芝加哥连绵十几英里的居民区,98-100%都是某个肤色的,惊讶不已。

 

至于二战德国,那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Ein Fuhrer,一个元首,谁?希特勒啊。Ein Reich,一个国家,那就是世界巅峰至高无上的德意志兰。国歌第一句就是 Deutschland, Deutschland uber alles, Uber alles in der Welt. 我的眼前展现出希特勒捧着一个大地球仪,捷报频传。华沙、布拉格、萨拉热窝。。。。最让人恐怖的还是第一句 Ein Volk,一个民族。哪个民族?雅利安。当美国黑人跑步健将Jesse Owens登上领奖台,希特勒没有和他握手。那么,犹太人呢。。。

 

电影的最后,他们哥俩正在轮流抽烟的时候,森林远处传来了德军部队的脚步声。两人都吓了一跳,然后,德军士兵举起了手枪。苏军战士又抽了几口烟,对德军士兵轻微而坚决地点了一下头。那个镜头太刻骨铭心了。一声枪响,火花一闪,电影结束,留着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半天回不过味儿来。。。。。

 

生活中到处都是故事。稍一发掘,令人惊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