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意外的更新

布兰雅
楼主 (文学城)

战友昨天已经出院。我有他号码,知道他的姓名、地址。昨晚打电话给组委会,转了几次,得知稳定,下午已经出院回家。当时要他联络方式,说不方便。于是我把我的联络方式留下要求转给他,告诉他我是谁。果然今天已经连上FB。他向我表示感谢。

建议他去彻底检查一下,虽然昨天已经查了个大概。但不完全。另外,我会跟进,了解一下他的训练背景。昨天是典型的经验不足。他年轻人。30岁左右。

hhtt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有点不确切。我不认识他,也许以后会有友谊,但当时是我的立即反应。具体情况大概描述一下:

20英里是撞墙区,有些人早,有些人晚,有些人根本没有撞墙。在23英里处,很多开始走了,体内弹尽粮绝。所以跑得歪歪倒倒的很多。我昨天没有撞墙,只是在20英里处觉得有点饿。反而,我经常在22英里处开始加速。原因是,撞墙区通过训练可以缩短。如果你的身体开始调整,适应了新的供能方式,你又可以加速了。有些人到终点都到不了这个状态,死撑到底。但大部分人会在最后1到3英里重新活过来,加速到底。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晃晃悠悠往路的左侧慢慢冲过来,挡住了我的路。因为我已经开始提速,所以在最左侧。眼看我要撞上他了,就提醒他,“我在你左边!”On your left! 这是超人时常喊的一句话。一般前面的人就会往右让开。但他没反应,我又说了一遍,他非但没有让开,反而踉踉跄跄,要倒下来的样子,左手往空中抓,但那儿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抓。我后来明白过来,他想抓人,抓我,让我扶他。而他已经看不见东西。

我立即上前扶住他,放他平躺,看他双眼紧闭,一副痛苦的样子。问他 Are you okay? 他说不出话,只模模糊糊说了句 “Tired~~...”。我一看他的嘴唇深紫色,知道已经严重缺氧,就左手扶他头,右手挥动,向不远处的两个骑自行车巡逻的呼喊。同时用手搭他脉搏。他们快速过来,其中一个已经用对讲机呼喊,2分钟不到,救护车就到了。沿途已经有好几辆救护车待命。

心跳非常快,而且心律不齐,这是心脏疾病或电解质紊乱的标志。估计他也没有及时补充盐丸和运动饮料。

救护车是专门为马拉松准备的,有专业医护,有专门的器材药品。这让我很放心。他们作了适当的处理,戴上氧罩,上了担架,然后 E-O-E-O 地开走了。我继续跑步。我的PB没了,耽误了接近十分钟。但在绳命面前,PB算个P。我有很多比赛的。就是这个比赛,我照样是完成者,同样积点,昨天我的狂马又进了一个段位。最重要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撞墙区,一般是跑不动,动弹不得,生不如死,但只是难受无力而已。而他昨天的反应有些不同,是最可怕的一种,明显的心脏负荷超限。马拉松猝死的原因,心脏和心血管发生意外所占的比例最大,高达90%(第二大原因是电解质失衡)。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某些比赛(比如杭马)要求所有报名者出具最新心电图。

落花去年大铁前,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孩子。我最担心昨天的战友有先天不适合的因素。第二,他是否经过了完整正规的训练?完成了什么训练计划?多久?我一概不知。等几天他情况稳定,我有空再慢慢联络他。第三,他的比赛策略明显也有问题。俗话说就是,太拼了。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这也是训练不足的标志。没有比赛经验。

上次看到一个中国的统计表格,这十几年,中国马拉松猝死的90%都是半马以下的。换言之,跑全马,反而要比跑半马或者5K,10K的安全多了。为什么?因为跑全马的基本都经过长时间的正规训练,不然根本跑不下来。而很多跑步比赛瞎起哄,单位一忽悠,大家报名,训不训练都赶鸭子上架了。很多报纸上所谓“跑马猝死”的,其实才跑了不到2公里就死了。而有经验的马拉松选手,超马选手,很少听到猝死的。他们知道自己身体的信号和极限,什么时候不能跑了,什么时候退赛。没关系,下次再来。

我上面提到的马拉松猝死的数据,直接采用了维基的数字。不全面,但非常具代表性。其中死亡率最高的是芝加哥马拉松,6人。其次是纽约马,海军马,伦敦马,各5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marathon_fatalities

但是,跑马的死亡率,是非常低的。比飞机失事还低得多。芝加哥、纽约每年都是五万左右跑者,这么多年,总共也才是个位数,而且以后会更少。另外一方面,因为跑步,而锻炼了身体,每年阻止了的死亡却是成千上万,包括心脏的疾病患者。

对了,肯特君提到的马拉松前天晚上喝酒到深夜的,已经是No zuo no die了。马拉松赛是极限运动,你的血管要承受最大的挑战,长达数个小时。所以要好好呵护,不能有任何一丝丝的干扰甚至破坏的外力。而酒精对血管的作用,(此处略去三万字)。。。。太晚了,我睡了,明天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