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眼睛一亮的油画

雨女
楼主 (文学城)

从莫奈展厅看得模模糊糊,到塞尚厅的比较清晰。再来到大中厅看到那些清楚无比的油画。不仅“哇--”了一声。不仅老花眼彻底消失。走路都觉得脚底下稳了。还是油画好啊。

这个厅我以前来过几次。这次看到的和以前的展品完全不一样。原来这里也是经常换的。

而最最令我高兴的是,在这里展示着几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画家的作品。这为我开始了解那段历史,那段历史时期的画家和作品创造了一个机会。这些画家都比莫奈早甚至三百年。而我竟如此地喜欢他们的作品。

1.  走廊的墙壁上,挂了一些小画。有一幅保罗布鲁塞尔的鲜花 Paul theodor van brussel。布鲁塞尔一生画过很多这样的鲜花。其实,这把鲜花就放在那里,都够漂亮的。我当然是喜欢的不得了。说他笔触细腻。就连花经上的水珠都画的像真的。

2.  还有这幅。是Jan Brueghel the Elder,中国人称他是老简布鲁格尔。比利时人。一家三代都是画家。这个人出生在1568年。是中国的明朝时期。莫奈出生在1840年。鸦片战争时期。两人相差272岁。太令人称赞了。没想到那个时期,西方画家就能画的那么好了。以前老有人说西方人干细活不行。尤其是外科医生做手术,没有亚洲人做得好。原因是他们手太大。手指头太粗,缝合伤口的时候,针脚太大。可是这画画不也是个细活嘛。我老公说你查一下他的身高。这是玩笑了。

3.  这一幅画的是伊丽莎白斯图尔特(Elizabeth Stuart)王后的故事。作者是荷兰画家杰拉德霍恩霍斯特。因为杰拉德曾经被英国一个叫查尔斯的国王邀请去英皇宫为他们画肖像。有点御用画家的意思。那段历史很有名也很复杂。关于这幅画,波士顿美术馆有一个9分钟的电影。这次没有看那到那个电影。

4 中堂大厅就是这里。里面有几十幅。主要是和耶稣基督教有关的。

5 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这一幅。The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by Theodoor van Loon 。欧洲人的名字好复杂。看上去很像。仔细一看少一个圈o。还喜欢在中间加一个Van。这幅画很有名。学绘画艺术的学生一定都知道。

6 耶稣钉十字架。Christ on the Cross by Peter Paul Rubens. 终于有一个看着像英文的名字。我还来不及学习。先把它们都列在这里。有时间再仔细查阅。

7.  The Mystic Marriage of Saint Catherine by Peter Candid

8.  The Scouringof Christ by Giulio Cesare Procccini. 这是个意大利画家。

9.  The Risen Christ by Simone Cantarini. 

10.Rebecca and Eliezer at the Well is an oil painting by Italian artist Carlo Maratta意大利画家 Carlo Maratta 1625-1713. 又是一位比莫奈早150多年的画家。中国的明朝后期和清朝早期。
11

12

13 Tintoretto,Jacopo Comin. 1518-1594. 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晚期的伟大画家,与提香(Titian)、委罗内塞(Veronese)并称为威尼斯画派的“三杰”。人们叫他丁托列托(Tintoretto),但这却不是他的名字——他的父亲是一名染匠(意大利语:tinrore),因此作为长子,他就有了这个意为“小染匠”的称呼。他出生于1518年,本名雅科波·康明(Jacopo Comin,或称 Jacopo Robusti);而2018年,也是丁托列托的诞辰500周年。

丁托列托在小时候就开始在染坊的墙上涂鸦,他的父亲或许注意到了儿子的才华,便将在其15岁时带到大师级人物提香(时年56岁)的画室,想看看他是否有成为艺术家的前途。

然而丁托列托在提香那儿待了十天就被送回了家。而其中的原因据说是提香在看了丁托列托的一些作品后,突然有些嫉妒这位前途无量的小染匠。当然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该说法的真实性;不过也有猜测说提香认为凭着丁托列托的才华不需要跟着他当学徒,而是可以自立门户成为一名画家。自那以后,丁托列托与提香就“分道扬镳”。不过,他还是打心里在向这位老师学习的,在他之后的自学生涯中,丁托列托在自己的画室写上了“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米开朗基罗的素描和提香的色彩)。

提香,好熟悉的名字。我要专门去学习一下。

14

15

16

17 最后这一幅,不是波士顿美术馆的。有谁知道是谁画的吗?

今天太累了。都列在上面了。有时间慢慢去学。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最爱雷诺阿 让我眼睛一亮的油画 左拐进了塞尚家 看完莫奈以后 没有茶喝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