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杀鸡经历

布兰雅
楼主 (文学城)

我?杀鸡这么艰巨的任务,怎么落到了我的头上?

那是上个世纪末,坐标大马。我们一干半大的六男四女,挤在两辆车里,浩浩荡荡跨过新柔长堤,向纵深前进,目标南中国海的瞭望群岛。后车厢里是帐篷,大锅,还有在柔佛买的白色固体燃料,小饼干似的。

我们露营的地方人迹稀少,选在了海滩上方的沙丘,希望蚊虫少一些。旅途劳累,很饿。倒也不缺食物,可是,记得附近有个甘榜,没有多少人家的小村落。也木有什么商店,却有个卖农货的小摆摊,有鸡鸭,活的在笼子里。那种卖得掉就卖,卖完了再去抓那种。我们一时起哄,嘻嘻哈哈,买了两只,一只母鸡,一只大公鸡。格格格,格格哒!

买的时候大家很开心,也没多想。到了沙滩扎营,怎么杀呢?具体要干活了,大家开始讨论了。女生想到杀鸡都往后退,几个男娃,这时也开始胆怯,虽然争论的口气貌似勇敢,但谁下手,最后却闹到要“石头剪刀布”的地步。

我静静走上前,说:“我来。”

You? You sure?  他们满怀狐疑,如释重负,甚至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你杀过鸡吗?

我说,没杀过。但杀过鱼。。。。没事,我觉得我可以的。

看我甩开手腕,不像逞能开玩笑的样子,就认真给我打下手。杀鸡工具,瑞士军刀。而且我不用刀,用那个小小的折叠剪。

先容易的,那只母鸡。我一人搞定。双手把两翅膀掐住,左手捏住,再把两只脚也扳到左手,最后把头反扭过来,等于左手捏住了双翅双脚还有头,得花点力气,抓稳了。这时用右手把脖子上的毛拔掉,捏准气管食管,用小剪刀利索剪断。这时终于可以放下瑞士军刀,右手抓住双脚提得高高。妈呀,左手累死了。下面有个盘子,放点盐,接血,搅一搅就凝结了。鸡脚蹬了好一会儿,但这更利于放血。

下面杀那只大公鸡,实在搞不定。找个男生帮忙抓鸡脚的。其实不用把头斩断,但要把血放干净。大公鸡要扎好,压住,一个小时以内还是会跑。满沙滩地追。

这个时候,他们才问我,怎么敢杀鸡的。 我说,我属于弄疼了不哭,但读诗会哭的那一类,小学有个夏令营,我解剖过青蛙,鱼,昆虫,大大的牛眼睛。最好玩的是猪肺,用管子接好,吹,吹得大大的,一不小心还会吓你一跳。

煮我就不管了。虽然大大咧咧地煮完了,也没啥佐料。但那是“甘榜鸡”,也就是走地鸡,当场杀的,真香,也许是大家都饿了。价格比新加坡便宜一半。为了奖赏我,我是第一个吃的,一只大鸡腿。

第二天,意犹未尽。他们又买了一只大大的鸭子来。白色的。反正我们团队有个会杀鸡的。鸭子没有大公鸡难杀,但是,牺牲以后,会存活更久。会跑,但估计飞是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