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的新闻,让我想起了个我家的笑话

G
GoGym
楼主 (文学城)

就是那个议论婴儿肤色即种族主义者的新闻。

生我们老大的时候,我俩都还在读研究生。为了帮新手爸妈,我妈不远万里从成都,我婆婆不远千里从弗罗里达赶来照看。我生产过程很不顺,头两个星期都在床上半死不活地将息。

过了两天,我老婆婆觉得我儿子皮肤发黄,怀疑是新生儿黄疸,和她儿子说了担心。而我老公,则是满不在乎的说,没事儿! GoGym是黄种人,baby的肤色像妈妈,皮黄是正常的! 我老婆婆看她儿子这么说,也就没敢再多言。

又过了一两天,我老婆婆越看越不对劲,看我状态不好,无奈去找我妈。也不知她们两个语言不通的老太太怎么交流的,反正我老妈明白了。她仔细一看,也觉得不对劲,我妈就来找我,要送我儿子去看医生。我发话了,老公只好打电话给医生。

那天全家浩浩荡荡地抱着娃去看医生。我还记得那个年轻的男医生,风趣有亲和力。我妈很喜欢他,因为他的脸窄长,叫他马脸医生。那天马脸医生一看到娃,就大惊小怪的说,艾玛,娃都黄成小南瓜了,你们怎么才来啊??然后确诊是蛮严重的新生儿黄疸,嘱咐了应对办法,全家带娃回去不表。

回家之后,两个老太太都自我检讨。我老婆婆自责被她儿子一怼就放弃了,没有坚持自己看法,耽误了她孙子病情。我老妈自责当时光顾着照顾她自己的娃,也就是我,忽略了她娃的娃,耽误了她外孙的病情。好在儿子恢复得很快,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现在看到一议论婴儿肤色就是反动的种族主义分子,庆幸我老公当时是说他自己老婆和儿子黄皮肤。要是说别人黄,岂不是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呢,我想我们老中应该不会以皮黄为耻,至少我一点也不。从小就耳濡目染黄河文明,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龙的传人,我对自己的种族特征,包括肤色非常接受和自在。所以对别人一说肤色就哭天抢地大叫种族分子的反应,也是不能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