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次陷进被怀疑是蕾丝的猜想和谣言中。

a
aklei
楼主 (文学城)

在国内大学,我们班和邻班,有两女生见到我,总追着要咬我,吓得我老跑。我当时还不知道同性恋这码子事儿。

刚到这边大学的时候,有个实验室的中年女同事送给我一只七星瓢虫饰品别针儿,我就邀请她周末上我住处吃饭,她吃素,我就随便做了个炒疙瘩请她。没想到她很郑重,金发梳得一丝不苟,还给我带了鲜花做礼物。女邻居是东欧人,看到她,印象深刻。背后说她像一只大公鸡!

平时中午吃饭"大公鸡"也找我一起去食堂,另一个比我小6岁的女实习生也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她两个赶巧比较壮实,有点像男的。于是教研室的一个男负责人问我:"中国有没有蕾丝?"  "蕾丝是啥?"我反问,他说"女homo",我答:"没有!" 问他"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他笑笑说,"没啥,就问问。"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以后和这一老一少德国女的稍微拉开点距离。那个女实习生有一次送我一条白丝巾当生日礼物,我说不要她破费,她特意告诉我是旧的!我感觉怪怪的,想她不会知道林黛玉送宝玉旧丝帕的典故。

圣诞快到了,计算中心一大个头中年女同事问我 圣诞节有安排吗,我说有。。。她说她是那么孤独,因为她也是外国人,来自法国。我安慰她说,孤独的话,找点业余爱好可以派遣寂寞,她说她以前业余爱好是攒无线电,我怕耳朵没听对,反复问,确认她就是自己攒过一部黑白电视,现在(30年前)还能看,一部彩色电视,颜色老串。 我对她肃然起敬! 因为我觉得女的有这种爱好的比较少,能攒出一部能看的电视,更难得! 半年还是一年后,他们计算中心一个男同事自豪地对我说德国如何自由,大家都能满足欲望,没有像中世纪那么多限制。我反驳说也不都能满足,孤独寂寞的主也不少,他说举例,我就举了他的这个女同事。他眼睛瞪得快出来了,反复问我她是这样对你说的?我说对呀。于是他愤愤地说这某某女士不地道!她想引诱你。我蒙了。。。"他十年前还是某某先生呢!他做了变性手术才是今天这样,他有前妻和一儿一女。。。" 想想她的业余爱好,我还真不得不相信是男的变的。

有个自雇女翻译,我大热天去看她,她非让我脱掉长裤,说那么热,不该穿长裤,我说干嘛?她说她相信我露出腿来会很好看。。。还夸我是很有魅力的女子。。。很奇怪,我穿什么是我的事儿!以后我不再去看她了。

一次去听音乐会。坐我边上的一个女的和我聊没几句就问我。。。诶,还有。。不说了,敲字太累

 

军大衣
你赢了,,,

是不是舞者自带特别的场

p
petiteune
LOL
p
petiteune
以后额头上刻字:我不是蕾丝
a
aklei
不明白,我是对女的没戒心,所以招来麻烦。
禾口
你这是进了lace集中营了。:)
a
aklei
还有好几个例子,不都写了,太累。
a
aklei
我讲的是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例子诶。
螺丝螺帽
牛!
军大衣
不好说,我觉得还是有种特别的场

看你的情况,经常是在认识的人当中,有人打算“发展”你。那可能与你平时与同性交往的习惯有关,比如有些用词动作让她们浮想联翩?如果是不认识的人直接同你搭讪,说明还是有“场”。

我遇见的都是第一次第二次见面的状态。熟悉的好像就不会再跟我表示了。

a
aklei
也有第一次见面和我搭话,聊没十句就问我有没有那个蕾丝的兴趣。
j
julie116
深入虎穴:)不过也许变性手术的那位不成功。还是喜欢女孩的男人心
F
FarAndAway
I 服了 U。你们都是魅力无穷,男女通吃!

O
Oona
真是历险记:-))还好没有碰到特别变态,死磕的。
军大衣
所以我说是有“场”的

你可能两者都有份,所以经历就格外多

a
aklei
她嗲嗲地用粗嗓子和我讲她参加的女性讨论会什么什么的,透着女性的自豪。我那时候还不知道

她是变性的,只感觉她有点滑稽

a
aklei
不会的啦! 那大公鸡有一次周末给我打电话,让我去访问她,因为她太孤独了,我没敢去。
a
aklei
主要是人傻,对女的不设防。
O
Oona
不去是对的,吓人 :-)
军大衣
可不嘛?变性人你居然看不出

也只有你了。。。

a
aklei
她在电话里都哭了,我只在电话里安慰她几句。
a
aklei
那会儿刚出锅没几年,不知道有变性人这种事情,我倒是感觉她挺滑稽
喜喜哈哈
有魅力,, 我是好不容易找了一个LG

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

a
aklei
谦虚使人进步!
糯米粥
我估计你外形上袅袅婷婷,温柔依人?看上你的这些女同们都偏男性化,

你又喜欢跳舞,所以我就这么猜测了

a
aklei
我回顾了一下我所有称得上女友的闺蜜,多偏中性。有一个我回国发现她把头发剪得和男的似的,

勒令她一定把头发留长了,烫成大波浪,再来欧洲我家住,因为不想让邻居们误解。

糯米粥
你在欧洲,又不是穆斯林国家。他们误解也不怕^_^
j
julie116
有人发展你时一种情况是你physically 吸引人。另一种情况是有点其他资本。
a
aklei
一次回国,这闺蜜开车带我到一个没人地方停下,大谈同性恋,我没搭这茬,装傻。这

叫她留长发,就是旁敲侧击,让她明白我。

圆老扁
你一次都没有尝试?
a
aklei
没兴趣。
糯米粥
明白了,太有趣了!
北国之春花
我结婚前不同阶段都有关系很好的闺蜜,一直是罩着我的那种,我觉得挺正常。有一次参加聚会,碰到两个女士甲和乙,

旁边的人说我和甲很像,让我们两个合个影,我说没问题,但乙好像

有一点不高兴。旁观者有位心明眼亮的女士说,你吃醋了吧,乙很坦然也很强势地说是的。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

乙的表情。我老公都没这么吃醋过。

圆老扁
仔细分析一下自己为啥吸引那么多,也许能发表论文
a
aha123
你一个劲儿叫她留长发,人家可能还以为你对她有意思。平时谁没事儿管别人头发
O
Oona
你很NICE,换了我不行,我现在年纪大了越发不喜欢DRAMA:--))
a
aklei
是在那次她大谈同性恋之后的某年,她要来我家住,深度游欧洲,我才让她把头发留长的。
a
aklei
她们俩看着明显是一对吗?
a
aklei
我讲的这些也是从前的事情了。
北国之春花
从外形上看不出来,乙吃醋时露出的表情,挺强势的。
a
aklei
电视上看到的蕾丝,总有一个像男的。要嘛两个都像男的。
北国之春花
乙长得不像男的,但看着有些操劳,甲比较温和,不操心,也许这点我和她有些像。
a
aha123
哈哈,你跟她说你怕被误会啦?
a
aha123
我见过两人都很女性化的
a
aklei
我昨天实在困了就睡了,没能及时回应。
a
aklei
我说了
a
aklei
那你是有福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