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的八国联军2021没有攻占北京——安静和依旧

楼主 (文学城)

感谢Ibelieu网友关于still翻译的留言。这个问题以前在70时苗哥就和我讨论过。那时还有人问自己在美国出生的儿子。不过,诗歌美国人也未必理解。而且,理解也未必一致。而且,诗歌有时是不遵守语法的。


总之,这是一个很难达成共识的问题。所以当时我曾对苗苗说,这里就是我的一种喜好。但我不认为这样翻译就是是天马行空的自由创作。我的翻译是从意义意象和声音以及格式上尽量严格翻译的。难以做到时,我就不翻译了。所以,我认为翻译诗人全集基本上是不严谨的。有些诗,比如奥登的很多诗,没法翻译。而国内的一些专业翻译翻几个不同风格的诗人的全集,那就是胡翻了。


没有标准的事情,我不愿过多争论。所以,我只把观点贴出。这样的讨论是好的。有利于我们写出更好的中文或英文诗。更重要的是,又写了两首诗。我的回复是随手写的没有认真思考,可能有很多不当。总的来说,我仍然两个翻译都可以。我认为依旧更好。

 

Ibelieu:
短短一首小诗,含有 "still" 的词前后竟用了四个。仔细品味全诗,意思清晰,这个“still”更逃不脱诗眼的地位,因此翻好这个词至关重要。根据上下文,用大白话把含有“still”的句子串起来,大概意思就是:【那时】我站得那么still,头上的天都不比桶中水里的天更still。...... 眼下的夜晚也是still (the evening still = the evening being still),我才醒悟到,比起 ...... 我更珍惜这份still。
据此分析,无论怎样翻译这四个"still",都有必要注意某种统一一致,让读者在阅读译文时能体会到原诗作者的初衷。纵观几个译本,赵译把前三个"still" 翻成“静”,最后一个翻成“宁静”(具体应该怎样翻译“still”不说),总算是对统一一致有所照顾。其余译本都没有做到。
至于"still"怎样翻才最好,还是请大家讨论。
从全诗意思的连贯性看,有“the evening still", 才会有诗人对于stillness的感悟, 所以“the evening still" 里面这第三个still实在是起到了逻辑上承前启后的作用:有前一个夜晚对still的体验,再有后一个夜晚still的提醒,才有诗人有关still对自己的意义的恍悟。如果翻译这几个含still的词时忽视统一一致 (你把“the evening still" 翻成“夜色依旧”),雅不雅或可见仁见智,只怕信和达是不会有了。
Just my two cents.

立:
你这个说的非常好。尤其你注意到这个重复。重复是文学音乐性的关键。至于翻译,可能有不同人的喜好。比如这里我翻的安静,有人喜欢宁静。
我只是希望这里用更平易的。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比如安静和宁静,其声音要考虑和原句整体的和谐。这些可能不同人有不同感觉。
本身这首诗就是沃伦对于事情的某种东西的怀念和对永恒价值的追求。这是我用依旧的目的。有些东西依然存在,
原诗最后的夜色宁静不太好。依旧带来新的一层情感和内涵,而原诗如还翻成宁静就略显冗余。我不认为这是见仁见智。诗追求完美。
从中文来看,这里依旧有安静的意思,安静没有依旧的意思。而且,这里再机械的用安静,声音上有些冗余了。原诗的still一直在变化。

Ibelieu:
这样讲是否更明白?句子“the evening still”里面是有个定冠词the的。如果“still" 做“依旧”解,“still” 是副词(修饰前面省略的动词),句子等同于“still the evening",  这里的"the" 应是前指,前面也确实提到过那个诗人提水桶的evening。可是the怎么能前指到那里?诗里明确说已经过了很多年了呀。而且这样理解, "夜色”何来?
把 “the evening still”看作是等同于 “the evening being still”,“the”是特指(那个诗人遐思的夜晚),这里的still是形容词,它是静谧/沉静的意思,放在全诗里看,意思贯通。但是这个分析下的"still" 是没有“依旧”的意思的。
当然,如果LZ其实不是在翻译,而是在原诗基础上自创,那LZ尽可海阔天空。

立:
这个问题以前70苗高讨论过。我当时没有细谈。现在我稍微谈谈。
你和苗哥谈的是从语法上考虑的。是正确的。
但这里涉及一些跟深层的翻译问题。我的这些翻译文章里的译诗是严格再现,而非再创作。
这里至少有两个问题,一是声音。中文和英文的声音不同。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我在这里反复考虑过,我觉得如果翻成安静,中文有一些冗余的感觉。二是,诗歌其实中英文都不是严格按语法写的。有时还要特意违背。尤其,西方诗歌具有歧义性。我和美国文学专业的人谈过,他们说很多西方诗人的人美国人也不能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中文诗缺乏歧义性。尤其古典诗歌有时又偏僻的典故,但基本上没有理解困难。西方诗,尤其大诗人的诗有时非常难以理解,或可以多解。本身still在英文里是否因其多义而带来依旧的感觉,我不能肯定。不过从中文来说,我认为比翻成安静,从声音到意义都好。
译文比原文好也没有什么。如果有人能做到,我也不是一定不能做到的。如果沃伦就是安静的意思,那我认为我译的既忠实于原作,又比原作好了。
比如,生如夏花之绚烂,那首诗中文译本就好于原诗。英文的,我认为过于平常了。不是平淡,是平常了。
 
对了,这里用安静也可以。我文中好像说了。但还有一个关于中文的重复的具体问题。
我感觉中文里如果不断重复依旧是非常和谐的。什么什么依旧,什么什么依旧,什么什么依旧。
但如果反复重复安静就似乎有些怪。当然,如果英文要表达依旧,我觉得加上being,声音的节律就破坏了。如果我肯定去掉它。当然我英文非常糟糕,不过这样似乎正好也只好写诗。
我写一个中文的安静的重复的。

外星八国联军2021攻占北京


今夜走在北京
长安街是安静的
王府井安静
东单西单新世界的购物商城是安静的
我的小区是安静的
小区外的夜市安静
夜色安静
我突然意识到
鸟儿为什么都不叫了?

还有那些人都去哪了?

难道这一次倒霉的
又是我?
 


外星八国联军2021没有攻占北京


今夜走在北京
长安街依旧
王府井依旧
东单西单新世界的购物商城依旧
我的小区的安静依旧
小区外的夜市的热闹依旧
夜色依旧
我意识到
今晚外星八国联军2021没有攻占北京


于是
我的快乐依旧
我的恐惧依旧
我的忧伤依旧


我的诗歌依旧于夜色的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