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hoodFantasy】——about xia

楼主 (文学城)

i am not quite for sure it is my childhood fantasy or just my dream. anyway in the dream he told me my childhood fantasy. he said, now , i still can hear his voice. it is in chinese. it is strenge but it is in chinese. i believe it is my voice, but why is in chinese? i dont know.

霞的故事

霞,全班的,不,是全校的,不,或许,是全世界的,最美的女孩子。我怎么会忘记她呢!

那时候每天她就在我的面前。我长久地注视她,而她永远用她美丽的后脑勺望着我。就在中心小学的那间老教室里,就在那里,我们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发生那里。

那时我有多幸福,说也说不清。我当时还小,在小学四年级,所以我无法形容霞有多么美。我没有足够的知识!但是毫无疑问,她的脸蛋儿是最美的,肯定的!她的眼睛、她的身材都是最美的!瘦瘦的腿,直直的,长长的。唉,说也说不清!我说不清她有多美,要多美有多美!总之,No.1的大美人儿!

小学课堂里的座位是这么安排的。两排桌子靠在一起,纵向一男一女,横向一女一男。我对中国的学校一向深恶痛疾,唯有此一点,让我拍手称快。因为这样一来,我的前后左右就都是女生了。所以我很少逃课,通常坐在课堂上一动不动,陷入遐想。比如此刻,在我的眼前看到的不是课堂,而是一座殿堂,我就是一个阿拉伯的大皇帝。我的妃子们不是坐在我的身旁,她们是被我左揽右抱,前顶后依着。所以那时我总是笔直地坐在课堂上,全神贯注。然而成绩老是上不去。他们不知道我正在做皇帝,只是说这娃有些呆呢。而让我难以置信的是,我居然在1962年的春天被上帝派遣坐在了霞的后面。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我有何德何能?为此我每天在心里感谢我爷爷,祖上积德啊!

全班男生都想尽法子和她套词,连学习最好的小军看她的眼神都挺流氓的。可是,她是个冷美人儿!对我们男生不远不近,好像对谁都没有兴趣。显然,她对于这个星球上有雄性存在的这样一个令人激动的事实表现出了一种大美人儿们特有的无动于衷。但那些大美人儿们的淡漠纯粹是出于一种愚蠢和没有好的教养,而霞只是因为她太美了。据说她父母离,她一直跟着她妈。我们只见过她妈,但不知道她爸是谁。那年头离婚的很少。而且她对女生好像也兴趣不大。就是说,那时她在班里总是形单影只,显得很孤零。她人又瘦瘦的,这激发起我的爱惜之情。英雄救美,我义不容辞,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在那个年代父母离婚的孩子会受到一些歧视被一些调皮的孩子欺负。因此我要保护她!我对她满心怜爱,但她不知道,她慢慢就会知道的。我相信只有我能保护她。在这个学期之初,我就被上帝调到了她的身后,这就是明证。这是我的责任,我要担当起来!那时我觉得世界是有希望的,而我与众不同。我感到她对我和对其他男孩子也是不同的。如果她上学迟到了,在她低头匆匆走进入教室前的一刻,她会停下来抬起头向我坐的地方瞥一眼。她很关心我的看法!每当这时我就惊得嘴巴不由自主地张开,眼睛睁得大大的。这让我非常振奋。总之,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虽然有些愚蠢,学习不好,但乐观并且积极向上。

我要想一些方法和她搭讪,我想引起她的注意给她留下好印象。比如,在自习课上,我会探过身,用指头轻轻点点霞的清瘦的肩膀。她并不转过头来,只是把身子靠在椅背,头微转,脖子稍稍后仰。我小声说:我今天忘带橡皮了,能不能借你的给我用用?霞非常温柔,非常耐心,她总是点点头,并不和我说话,但会把她的橡皮拿在手里,默默举到肩头。我激动得手有些颤抖,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把橡皮捏过来,生怕碰到她的手指。这时我身边的美美就会着急。她凑过来,问我:你的铅笔盒里不是有橡皮吗?她的声音大得像在打雷。我低着头,不敢抬起来,非常紧张,生怕霞会听到,只能压低声音不耐烦地说:我的橡皮不好用。美美真是个讨厌的女孩子。老是这样,不合时宜。后来我借得太频繁了,也许是美美在背地了说了些什么,霞就不再理睬我了。当我点点她,她把身子挪到前面去,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温柔地靠过来。这时美美却凑过来,把铅笔、橡皮、转笔刀或者随便什么东西递给我,我心里非常不高兴但只能拿着装模作样地用一用再还给她。美美变得很开心,可是我的心中充满了怅惘。

我于是愣愣地看着霞的后脑勺出神。我怎样才能让霞注意我?怎样才能让她对我笑一笑呢?我楞楞地看着她的大辫子。霞有一条乌黑的大辫子,黑黑的,滑溜溜的,冷飕飕的。让我爱得不得了。有时我会坐在教室里不由自主地把身子前探,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辫子,瞪大双眼痴痴地看,连眨都不舍得眨一下。我的神啊!这时只要她一察觉,就会把脖子猛地一拧。于是那辫子从我掌心飞扬起来,在空中划一个优美的圈儿,又稳稳地垂在她的脑后,然后她把椅子往前挪挪。我则被那条辫子打个眼冒金星儿。多年以后,我看了一部叫《神鞭》的电影,当时就一拍大腿,我知道了,霞她爸肯定是那个神鞭的孙子。

然而,岁月无情。以后就是小学毕业,升初中,天各一方再也没有音讯了。我仍然会想到她,在我幼小的心里,她曾是那么的美。但闭上眼,想再看看她,却一片模糊,只记得那时她是那么的美。

那是盛夏里的一天。美妙的一天,阳光明媚,炎热但令人愉快,教室外天空是晴朗的,万里蔚蓝。在自习课上,霞正探身写字,椅子两条后腿翘了起来。我的心情特别好,正专心地欣赏着霞的后脑勺。突然我有了一个有趣的主意。我俯身趴在桌子上,把右脚轻轻伸出去,当她回身落下椅子时,我就用右脚大拇趾垫住了她右侧的椅子腿。于是她翘起椅子稍稍挪了一下位置,重新落下。我也稍稍挪一下右脚,重新垫上去。如此玩了几次,好不开心啊!这时她又高高翘起了椅子腿,我也满怀期待地再次调整好我的右脚,将大拇趾悄悄地放在她的椅子腿的下方准备好。然后,“当”的一声巨响,我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上。霞的生铁铸成的椅子腿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右脚大脚趾上。脚趾头砸烂了。那是夏天,我们都光着脚穿着简单的塑料凉鞋。

我为此付出了代价。老师因为我调戏女生而批评了我,我被调换了座位。之后的一年半,我要饱受哥们们的嘲笑。但出乎意外的是我的爸爸。我本以为爸爸至少也会骂我一顿,过去总是这样的。当我犯了错,被请了家长,回来后他就会轻则责骂重则一顿暴打。但那天从医院回来,爸爸只是看了看我的被纱布厚厚包扎的大脚趾头,什么也没有说。他的表情让我感到迷惑。既不像是生气也不像是失望,那到底是什么呢?他到底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晚上躺在床上,我却感到左脚的大脚趾又酸又疼。起来一看,原来左脚的大脚趾头因受惊吓而直直地翘了起来,生生地放不下来。现在翘了一天累得又酸又疼都要抽筋了。我使劲地揉着它,心里突然感到一阵难过。我仍然想着爸爸的表情,那天我想了一晚上,可还是不能理解。

一切总会过去,但有些事情从此改变了:

首先,我不再爱我的爷爷了。其次,从那以后,只要一看见美女,我左脚的大拇趾就会一下子立起来,直愣愣地挺在那里。如果和美女约会,我要穿上皮鞋,那一天下来,大脚趾会被顶得生疼。另外,霞让我知道,人有的时候是会非常狠的。

从此,在内心深处,我时时会感到一种恐惧。

 

2013-04-15

201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