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歌吐槽大会】偶尔掉链子

紫竹箫
楼主 (文学城)

链子,起起,五花帮成员,偶尔教女信徒,唱坛骨干二师姐;同时又是笑坛腹黑小妖精,文工团员。若十分佳人,五分留于唱坛,四分当归笑坛,剩下一分,散见于江湖各大门派。

 

链子虽然经常口出东北滚犊子豪迈方言,但实际上是江南小女子,声音清纯美好,粤语歌几可乱真,E歌更是一绝,普通话标准,无汉普口音,如此有语言天赋之人,却阴差阳错误入歧途,以爪哇语言码字为生,暴殄天物啊!

 

在昏哥的偷情系列里,美丽多情的苏起起与倜傥帅哥你一个黑虎掏心,我一个猴子偷桃,你来我往,如胶似漆,其形象呼之欲出,但十几年来,链子一直是珍重芳姿昼掩门,城中只闻楼梯响,不见佳人粉面娇,堪称文学城之最久远之美丽传说。

 

有一张据说与链子十分相似的照片在城中流传,就是图中这个弃港大全奖上北大的四川美女,不知与链子有几分相似。觉得清丽可媲美,灵秀当不足。

 

 

有时听着链子的歌声,我会脑补她的形象:

 

瘦,胸应该不大,虽然不至于像木兰,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别人关注的是腿,她感叹的是,哇,腿以上全是胸。没啥想啥,缺啥补啥,人之常情(不服气请真人为自己洗白,这又不像吴亦凡,被委屈了尺寸也无法翻案。)

 

眼睛不太大,笑起来眉眼弯弯,因为落地窗采光极好,但私密性就不够,也不够神秘,不符合链子的千呼万唤不出来的人设。

 

链子说话言简意赅一招中的,像极了打黑枪的,一招毙命,打完就跑。笑坛曾有帅哥喜欢秀六块腹肌,一日发片没有露肉,链子叹曰:穿上衣服认不出来了,可见其读金瓶梅没掠去自然主义描写,看苍老师公开课没有偏重其背后的开启洪蒙之真义。

 

聪明腹黑狡猾,和她的同桌不愧是同一师承。从来不露脸的人,每到活动,四处蛊惑游说,要大家上照放大招,事后想想,有一种海龟下蛋一样浩浩荡荡被哄上河滩,一回头,带头大哥没有了,众龟满面都是被撂在了旱地的迷惘和错愕。

 

链子还喜欢烘焙,烤出的面包又萌又邪恶,极具笑坛属性,看不出唱坛的和谐静好,没有爪四的包子那么触目惊心的伤人,却会留下不知所起的长久不适。(照片找不到了)

 

最喜欢看链子的腹黑跟帖,因为腹黑的人,往往有点小“恶毒”,因而有趣,因而慧黠撩人。温良恭俭让的人,可敬而不可爱。

 

建议下次活动,胜者得链子照片。参赛者附己照可加分,背影剪影及下半身部分肢体看不出子丑寅卯的,10分,侧面正面清晰照50分,one piece泳装照100分,比基尼200分,不露点果照,500分。(仅仅建议,采纳与否,不在乎,若采纳,后果不负!)

 

好像唱坛发帖都要有歌,就唱段京戏《劝千岁》,附加的,不听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