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香菱》,红楼组曲翻唱之八

做加法的蘑菇
楼主 (文学城)

前八十回红楼梦从甄家遭难开始,到香菱之厄结束,其实是完整的。若以香菱为主人公重写一版番外,可能也值得一看。至于只写其厄,不写其死,我以为"留白"而已。论其本身,香菱实在可称全书第一悲惨之人。她自身姓甄,却把这个"甄"的名姓忘了,陷入一众"贾"中,只能是满眼黑暗,除死方休了。 

但问题是,香菱真的忘了吗? 

"香菱学诗"是全书经典篇章之一。老师黛玉以"月"为题,香菱写下三首诗:
(其一)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其二)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其三)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其一不必论,开篇一字即已破题,未免鲁莽幼稚。后两首相比,都是写"月",已能不着一字,都难能可贵。但其二句句说月色,其三则句句说香菱,高下立现! 我读"精华欲掩料应难",惊出一身冷汗! 这哪是香菱,分明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孤高。至于"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也需相形见绌。而后面羁旅之辛苦,独处之凄凉,分离之哀痛,又何曾有片刻忘怀? 脂砚斋说香菱"风流不让湘黛",此言不虚!

《叹香菱》(词 曹雪芹 曲 王立平 原唱 陈力)

根并荷花一茎香,
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
致使香魂返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