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鸡零狗碎》(完结)

后海香山
楼主 (文学城)

老规矩,附歌一首, MLTR的You Took My Heart Away

《You Took My Heart Away》 - MLTR

 

 

《那些年的鸡零狗碎》(1&2) 《那些年的鸡零狗碎》(3&4)

 

《那些年的鸡零狗碎》

5.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来到了大三下半学期。其间宿舍里这几块料也多多少少有过那么几次或是失败, 或是成功之母, 或是夭折, 或是半途而废的表白(或者试图表白)的经历。最可以写进Why you failed搭讪经典失败教科书的,还得是老海自己。在老海那尘封二十多年的表面平静其实火热的内心掀起波澜的是一位总坐在老海经常去的自习教室后面角落的一位淡淡素素的小姐姐,哪届哪系有否男友这些细节老海自然不详。在经历了前前后后一个多月的躁动,踌躇,彷徨之后(其间就好像自己是带资入组的,给自己加戏无数。比如那天不小心对视一眼, 小姐姐腮上飞红啦;  亦或某天自己有事离开自习室早一点, 小姐姐也随即背起书包离开啦, 等等等等),老海终于决定不成功,便成仁。战前准备会上,另外几位爷摩拳擦掌,献计献策,生生整出了plan A, B, C, D, E. 磊哥更是以恋爱专业资深老教授的身份担任总指挥。在老海出征之际,磊哥拍着老海的肩膀信誓旦旦:只要老海你按哥的计划走,今年小姐姐就回家和你过春节,明年你就抱上太胖小子。当时也没细想,但总觉得这两件事中间差了点什么。。。

 

然而,剧情却往往不按剧本走。在掉笔在小姐姐脚下然后捡起的经典搭讪桥段之后,望着目光沉静如水的小姐姐,老海的脑袋里一片空白,plan A, B, C, D, E跑的无影无踪,扔出了直到现在每每提起都让宿舍几位爷笑出眼泪的那句经典: “同学,你六级单词背完了么? “ 更为具有杀伤力的是,不等小姐姐回答,扭头就走,踉踉跄跄冲出了自习室。多年以后,当我听到火的一塌糊涂的那首野狼Disco里面那句 “不能搭讪,搭讪你就破功了,老弟!”之后不由得心中暖流涌动,原来这歌是给我写的。。。小姐姐当时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不太好计算,反正直到毕业,我也再没看见她出现在那个自习室,估计也是受惊吓不小。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还没有现在这么丰富的互联网资源,没有手机,没有微博微信抖音小红书,陪伴他们度过4年大学日日夜夜的是音乐。当时不少海外乐队和歌手也开始出现在中国老百姓的电视和收音机里,并且迅速风靡各个大专院校,他们之中有后来大家耳熟能详的All-4-One, Spice Girls, Backstreet Boys. 但是,老海宿舍推崇的确是当时还刚刚崭露头角还没有大红大紫的一支丹麦乐队 – Michael Learns To Rock. 媒体们给他们的中文名字叫 “麦克学摇滚“! 虽然严谨意译百分百,但每每听起来都是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扯远了。。。他们虽然叫摇滚,但是情歌为主,温情但不煽情,非常符合老海宿舍的高B格品味,几位爷每天进进出出嘴里也都是哼唱着那几首最经典的,”That’s why you go away”, “25 minutes”, “You took my heart away”等等。但是,每每听见我们唱这几首,磊哥都是眉头一皱:

呸呸呸! 什么That’s why you go away, 什么25 minutes too late… 丧气!丧气!知道哥唱哪首么? “Paint my love” “Love will never lie”!

 

当然,得瑟完之后,磊哥需要在我们喊 “关门放狗”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出宿舍以免去一顿暴捶。。。

 

虽然唱着Paint my love, 嘴里说着 “自己已经被爱情的甜蜜泡成糖尿病“, 但是我们都能感觉出来,磊哥小甜甜之间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磊哥眉头紧锁而不是容光焕发的脸;卧谈会的”磊教授恋爱大讲堂“环节也由以前的两天一次,变成一周一次,两周一次,慢慢也就停播了;再到后来,连”正能量星期四“的读信仪式都不是每周都有了,虽然奋笔疾书的写信环节还是每周不落。。。好几次我们都看到磊哥兴冲冲的跑去取信,回来却是一脸的落寞。我们也在私下里为磊哥担心:

“你们说,磊哥和小甜甜之间不会那啥了吧?“

“呸呸呸,闭上你丫的臭嘴!绝对不会,他们俩要是不能走到最后,你让我特么今后怎么在相信爱情!“

“嗯,应该不会,他们两那么好的感情,应该不会“

 

6.
不咸不淡,晃晃悠悠的就到了大四上半学期。其间陪我们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的,除了永恒的班里女同学选美的名次之争,就是《零点乐话》主持人伍洲彤在无词儿可说的时候那句经典的“语言是苍白的,让我们再来听一首歌吧”以及《午夜浪漫情歌》的吕游姐姐那治愈系温暖声音。然而,磊哥那边的情况就不那么好了。熟悉的粉红色小信封已经很久没见, “爱情”这个曾经出现频率很高,牙碜兮兮的词也有日子没从他嘴里冒出来,笼罩在脸上的大多数时间是一层淡淡的,怎么说呢,小巍管那个叫“哀愁”,强子则直呼“丧”。

 

该来的终究会来。又是一周“正能量星期四” (其实早已经有其名无其实),  磊哥居然拎着个小信封进屋,然而却不是熟悉的小粉,就是一个当时标准的白信封。坐到床上,拆开信封慢慢读,眉毛渐渐拧在了一起,脸上那层雾又罩了上来。屋里另外几位,刚才还为谁第一个看《体坛》足球版抢的鸡飞狗跳,此时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没了声响。过了一会儿,磊哥站起身,一句话没说,开门出去了。

“没事吧?”
“感觉不太妙阿”


傍晚时分,磊哥回来了,扔给我们一句 “分了”。强子蹭的一下窜起来:

“卧槽,是不是有孙子呛行市?磊子你一句话,哥儿几个现在就过去弄(neng)了丫的!”

 

我拍了拍他肩膀把他摁回到了床上。磊哥没回答,脸色平静 “晚上别去实验室了,喝酒去吧,我请客“

没人说话,过了半晌,强子又把脑袋探出来 “走,喝酒去,逍遥居!”

“我特么是失恋,又不是失智。。。卖了我也请不起你们丫逍遥居,走,北门胖婶儿家常菜” 磊哥斜楞了他一眼。

 

饭桌上,我们就看着磊哥一边一瓶一瓶灌燕京,一边和我们啰啰嗦嗦的絮叨,没有小三儿插足,移情别恋的狗血戏码儿,就是淡了,完了。用小甜甜的话说 “感觉没了,怎么使劲也找不回来了”,就这么简单却又无奈。

“我有准备,知道这一天早晚特么要来,但是真来了怎么还是特么那么难受。。。” 终于还是没忍住,磊哥抱着旁边的强子嗷嗷的嚎起来,鼻涕眼泪蹭了强子一身。。。

 


回到宿舍,从熄灯开始,磊哥就开始嚎MLTR那首 “That’s why you go away”, 一遍又一遍。。。

I won't forget the way you're kissing. The feeling's so strong were lasting for so long

But I'm not the man your heart is missing. That's why you go away I know…

“你们丫以为我真不喜欢这歌?我特么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我就是不敢唱,不敢唱啊!“ 


就这样,磊哥一直嚎这首歌到半夜3点,其间我们求爷爷告奶奶的劝退了好多拨砸我们门要用酒瓶子开了他瓢的各路壮汉。大部分人得知原委后都表示了极大程度的谅解,有几位还过来安慰了两句 “大丈夫何患无妻“ ”不要为了一棵老树,失去一片森林“之类的。

 

毕业十年聚的饭桌上,强子嬉皮笑脸得说,“嘿,磊子,再来一个that’s why you go away呗”.  我看到磊哥赶紧用眼神制止。从旁边磊嫂那娇美的脸上闪过的一丝不悦以及磊哥下一秒的稍纵即逝的面部那一下扭曲,我知道,桌子底下磊嫂那一脚跺的怕是不轻。

(完)

 

后记:对不住大家,没有轰轰烈烈,要死要活的爱情戏,也没有三四五六七八角恋的狗血码,就是这么记录一下过往的那些平平淡淡却又无比珍贵的片片段段,点点滴滴。现在的我们,身处世界的各个角落,或叱诧风云,或一地鸡毛。但就是这些写满青春记忆的鸡零狗碎的点点滴滴,却深埋在每个人的心底。现在大家都很忙,一起喝酒聚聚的机会也越发的弥足珍贵。但是在酒桌上,从来都没有张总,王总,刘总和李总,有的只是磊子,老海,强子和小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