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才哥合唱的《晚风》 另附《一夜春情》上半部

醒来已经是黄昏
楼主 (文学城)

不能让人说重色轻友,形象还是要保持的,也发一个和一直支持自己的男歌友才哥合唱的《晚风》。

也再附一篇多年前写的网络江湖的文字。

《晚风》

《一夜春情》

“翠花儿怎么还不来?”小Q坐在车里,看着四周漆黑一团的停车场,有些焦急了。

翠花儿是小Q在海外知名网站《文学城》的一个论坛上认识的女网友。当然,混迹虚拟网络也有些时日的小Q知道,网络ID叫翠花儿的女网友真名肯定不叫翠花儿。虽然今天小Q喝了一些酒,头有些晕,也有些兴奋,但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清楚的。

网络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别说名字不可能是真的,就是性别,明明个人资料上写着是女的,二八年华,贴个身材妖娆,面部模糊的照片,其实也不一定就是雌性,说不定倒是个头脸峥嵘的市井老光棍呢。

但是这次小Q却根据自己的社会经验,判定翠花儿写在《文学城》个人主页上的部分资料是真实的,起码性别填写的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翠花儿是女的,再大胆结合翠花儿的网上表现,进一步推测,她填的29岁的年龄也差不了多少,顶多上浮三,五岁。

“那样的话,”小Q想:“不是和自己36岁的年龄正般配吗?”还有,翠花儿是电视剧《东北一家人》里“翠花儿,上酸菜。”的经典台词,她起这个网名,正好不小心或是有意透露出她来自东北的事实,和自己公开过的白山黑水的家乡背景更是“老乡见老乡,网上诉衷肠”的网恋,甚至走进现实的结合基础啊。

“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自从发现了翠花儿后,小Q一想到这句老词儿,就禁不住看着翠花儿的个人主页笑了起来。“小样儿!剩男配剩女,早晚让你这白白的酸菜和我的五花肉炖一锅里。”

不过,小Q在网上却不公开露出任何蛛丝马迹,仍是一如从前的发表一些与这个风格总是风花雪月,男欢女爱的文学论坛格格不入的政论性质的文章,只是在前一段趁论坛里有人违规发征婚贴子之机,也发了一篇征婚性质的贴子,除介绍夸大了的基本情况外,还贴出了自己颇为自得的“靓仔照”。虽然后来被论坛管理员以有广告性质给删除了,但小Q知道,影响已经造成,翠花儿已经接收到了他传递出的个人信息了。因为不久,在一次论坛的争吵后,小Q就收到了翠花儿发来的支持他并要求交友的悄悄话了。

按照“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的黄金定律,这个论坛有些比例失衡。虽然女版主小B和男版主老R,老H是男二女一的比例关系,但论坛里则是严重的女多男少,用小Q的话说就是“肉多狼少”,特别是论坛里颇多恃才自傲的怨妇烈女,平时言辞犀利偏激,没理还搅三分,得理又不让人的霸道作风,把论坛弄成了阴盛阳衰的武则天氛围,而小Q则凭着“不谈风月,不谈小三儿”的正派眼镜学者形象,不参与论坛有关男女问题的争吵,成了硕果仅存的几支男性奇葩。登出征婚贴后,小Q也和几个女ID互通了悄悄话,也真真假假的和她们虚与委蛇,谈些时事政治以外的现实生活的事情,但注意力却一直瞄着翠花儿,这次和翠花儿建立了朋友关系后,小Q就全身心的扑在一直心有所属的翠花儿妹妹身上了。

只是,翠花儿虽然主动开了交往的头,但却似乎不急于深入下去,仍是保持着以往既清涩又成熟,既单纯又复杂,既高傲又热情,既敢说又寡言的多变风格,弄得小Q心思忽冷忽热,情绪时高时低的总摸不着头脑。但小Q一直是以不涉情色的好男面具在网上出现,当然严格说来,小Q现实中也确实还是有些害羞的男孩子,所以小Q不好意思也不愿意主动出击,仍是等待着水到渠成的合适机会和翠花儿发展进一步的关系。

不过,小Q倒是从来没有怨过翠花儿不再主动,相反,倒更觉得翠花儿的珍贵和可爱了,因为总体来说,翠花儿在小Q眼里还是一个与论坛里那些庸脂俗粉不同的纯洁脱俗的女孩,否则以小Q的自视甚高也不会看上她。但是,刚才翠花儿忽然发来的悄悄话一下子打乱了小Q的固有思维,让他措手不及的大吃了一惊。

“你在吗?”刚才,孤独无聊的小Q吃了一袋方便面,还喝了几口厨用料酒,正看着论坛上自己的死对头,一个叫情路断肠人的文章准备措词发起攻击时,忽然收到了翠花儿的悄悄话。

“我在。”小Q赶紧回了一句。

“我想问你件事儿,你能如实回答吗?”翠花儿一反常态的主动发来了悄悄话,还如此郑重其事的问话,让小Q吓了一跳。

“能,一定如实回答。”小Q掐了一下大腿,很疼,不是做梦。

“我想和你确立进一步的关系,你同意吗?”翠花儿开门见山的说出了她要问小Q的话。

“啊。”小Q手一哆嗦,差一点儿把键盘旁边的厨用料酒瓶子碰倒。

“你同意吗?”小Q迟疑不决之间,翠花儿又发过来一次追问的悄悄话。

“奶奶的,怎么回事儿?”小Q脑子一下子乱了。一直期待的好事儿突然来临,倒让小Q不知所措了。小Q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稳了稳心神,回到电脑桌前。

“我当然愿意,可是,论坛里这么多优秀分子,你怎么会看上我了?”冰凉的冷水让小Q的理智又占了上风,小Q精明老到的问道。

“优秀?论坛里这几块料谁优秀呀?总想钓鱼,没事儿贴点儿酒菜的照片,就是不露真面目的那个小W?还是有好几个女弟子,总和她们有说有笑的老闹?还是三句话不离下三路的涩先生?都不敢显示相片的主儿,有几分可信呢?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真诚,真诚的男人。你就说吧,到底有意思没有,咱谁也别耽误谁,就要一句痛快话儿。”翠花儿今天一反常态,似乎受了刺激一样。

“我愿意。”小Q喝了一大口厨用料酒,赶紧回了话。也别说,论坛里就小Q贴出了清晰的正面照片,展示了自己的形象,而且还是小Q自认为很文雅帅气,英俊出众的形象:“其实我一直是愿意的,就是看你有时和那个小W和老闹总言来语去的,打得火热,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秘密,我是局外人了。”小Q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还顺便加了一句探寻的话。

“那,你现在能过我这里来吗?我想见你。”翠花儿又发过来一句悄悄话。

“咣当。”小Q把手边的厨用料酒瓶子碰翻了。

(二)

“这......”小Q惊呆了。

“翠花儿今天这是怎么了?现在就让我过她那里去?”小Q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八点钟了,“这大黑天的,她什么意思呢?”

“你在哪里啊?”小Q尽量委婉的问道。

“我就在离你不很远的Oak Park住。记得上次你告诉我你住中国城是吧。”翠花儿说。

小Q想起来一次和翠花儿通悄悄话时说过自己所在的城市,但翠花儿却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在哪里住,只在个人资料上填写所在地为美国,小Q虽然很想知道,但没好意思问,现在才知道原来翠花儿就住在自己所在城市的郊区,和自己的住地真的不很远,开车也就二十分钟左右呢。

“看起来,翠花儿城府很深啊。”小Q心忽然一沉:“这世道,得小心了。”

“我刚才喝了一点酒。”小Q把说了一半的话用论坛的悄悄话发了过去,没说到底去还是不去。一是想再看看翠花儿的反应,进一步搞清翠花儿的真实意图,同时也想琢磨琢磨,到底要怎样应对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香艳之约。毕竟这是小Q从未经历过的事情,虽然很想去,但看过听过这方面的事都是“仙人跳”,“圈套”等负面的东西,小Q又是谨慎的文弱书生,今天翠花儿的举动也过于孟浪,所以小Q有些拿不定主意。

小Q把碰倒的料酒瓶子扶起来,看瓶子里还有一些没洒出来的料酒,就仰头一口喝了下去,顺手把桌子边剩下的半块方便面也放进嘴里,然后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看了看贴在墙上自己抄录的伏尔泰名言100句,再坐回到电脑桌前,一刷屏,翠花儿的悄悄话已经来了。

“小Q,我今天感到特别凄凉,觉得一切很没意思,好想找个人陪陪我,喝喝酒,聊聊天,说说话,谈谈心,唠唠嗑。”翠花儿连用了六个排比句后直截了当地写到:“我想咱哥俩都是东北老乡,还都是以前在旗的满族,就想别总隔着网络,在咱这《文学城》的论坛里虚头八脑的装那一套了。好像你崇拜的伏尔泰也说过一句名言,男欢女爱,理所应该。所以就想找你见个面,今晚咱一醉方休,整个痛快的。谁知道你已经喝过酒不敢来了,唉,也是我这剩女太孤独寂寞,太心急了。对不起吓着你这我心目中的英雄了,反正我今天也横了心了。咱这论坛里男的都是猥琐男,没硬汉子,就你和那个醒来已经是黄昏俩人是我敬佩的阳刚硬汉,现在你软了,我就问问黄昏来不来吧。”

“我没软,就喝了一点酒,没关系,马上去!”小Q手忙脚乱的赶紧给翠花儿发过去这句悄悄话,不小心又把料酒瓶子碰倒,正好砸在脚面上。

“奶奶的!你以为剩男的日子就好过了?伏尔泰还说了,剩男配剩女,天经地义。再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可怕的?”小Q一脚踢飞了脚边的料酒瓶子,站了起来。刚才喝下的最后那一口料酒已经在胃里起了作用,只觉一股热流涌了上来,豪气陡然升起:“别说是Oak Park,就是龙潭虎穴,我小Q今天也要学关云长单刀赴会;你翠花儿就是穆桂英,二马一错蹬,我也要给你生擒下来,做我小Q的压寨夫人。”小Q看着屋里墙角的单人床上面那孤零零的枕头,眼睛放着亮光说道。

料酒瓶子撞到墙上,又随着有些倾斜的地面滚回到脚边。小Q心里一动,又坐了下来,给翠花儿发过去一个悄悄话:“你说咱这论坛里男的都是猥琐男,没硬汉子,就我和那个醒来已经是黄昏俩人是你敬佩的阳刚硬汉,那小W,老闹和涩先生怎么软了?我硬我自己知道,那黄昏又怎么硬了?”

翠花儿这次回复的悄悄话非常简单,就是告诉小Q走哪条路到她那里,让小Q在她楼下的停车场等她,不见不散,其它什么也没说。

(三)

决定赴约后,小Q换上一套平时总也不碰,只在重要场合才穿的深灰色西服,还打了一条领带,也没忘放口袋里600块现金;又把蓬松的头发喷了一些护发定型的油,用细密的梳子梳理得光滑油亮,大一点的苍蝇落上去估计都要蝇爪劈叉滑下来了。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满意形象,小Q嘴里念叨着:“都说网友见面‘见光死’,那是小W,老闹,涩先生他们那样的,翠花见了文武双全,英俊潇洒的我小Q,哼哼,‘翠花儿,上酸菜’,哈哈,哈哈哈......”

推门要走时,小Q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抽屉里找出一把多用水果刀放在口袋里。然后漫无目的的在屋里又转了一圈,把空的料酒瓶子捡起,拿出早上买的大瓶酱油倒出一些装满,拧上瓶盖儿放好,稳定了一下心神。最后拍了拍左口袋的600块现金和右口袋的水果刀,小Q想起了自己的政论文章中经常提及的一位名人的那句话:“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也想起了墙上贴的伏尔泰名言100句里那振聋发聩的经典名句:“危急时,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已经九点了,翠花儿还没到。小Q从焦急变得有些忐忑不安了。

依着翠花儿悄悄话的指示,小Q是把车停在她所说的这个公寓楼外的停车场上,并打着闪光灯,以便翠花儿能下楼来顺利找到小Q。因为迄今为止翠花儿并没有和小Q交换电话号码,没法及时联系。可小Q八点多一些从家里出来,到这里时还不到八点半,打了半个小时的闪光灯,翠花儿连个人影也看不见。小Q当时也告诉翠花儿八点半之前准到,按翠花讲她就住在停车场前的这座公寓里,下楼用不了多长时间,那她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呢?

“该不会真是图财害命的圈套吧?”小Q摸了摸右口袋里的水果刀,一直潜伏心底的不安涌了上来。

“可是,我又有什么值得别人下套的呢?”小Q又摸了摸左口袋里的600块现金,很快否定了图财害命的圈套想法:“以翠花儿的一贯网上表现,她会为了害我这个从未钱财‘露白’,其实也没财可露的有才青年于一时,而处心积虑的装纯这么久吗?应该不会,这点判断能力我小Q还是自信的。那,除此之外,大概就只能是图我横溢的才华,害我英俊潇洒的生命了?要是这样当然不怕,倒正好打我手心里来,投我所好了,哈哈。哦,对了,会不会是恶作剧呢?翠花儿诳我来这里赴约,是不是正藏在哪个窗户后边看着我偷偷地笑着,甚至拍几张照片传到论坛里去呢?真这样的话,论坛里情路断肠人,老甜瓜那几个我的死对头准会借机兴风作浪,信口雌黄的报复我了,那我可栽大跟头了......”

小Q正胡思乱想着可能的一切,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时,就见公寓大楼转角的黑暗处闪出一个黑影,小Q刚确定这是一个人影时,那人影已向停车场里打着闪光灯的小Q车子这边径直走过来了。

“是翠花!”小Q直起了身子,但随即又无力的倚回到座椅的靠背上了。等了这大半天的,终于把朝思暮想的翠花儿等来了,但小Q此刻却抑制不住的升起了一股失望的情绪----这个走过来的人,身材有些矮小,大概也就不到一米六的高度吧。

小Q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平时也很为自己一米八的身材自傲。别看小Q是个斯文书生,但是却非常喜爱看武侠小说。书中那些侠肝义胆,豪气干云的英雄列女形象早已深深的印在小Q脑海中了。小Q幻想中的女人就是书中那些身材娇好,侠骨柔肠的有着江湖气息的美丽女人,这也是小Q喜欢上了同是来自家乡东北,言语豪爽的翠花儿的原因。

在小Q的想象中,翠花儿是一个高个子的活泼阳光的女人,随着在《文学城》上论坛里的长时间流连,这个想象也不断强化,最后,虽然翠花儿面容仍是模糊不清,但翠花儿在小Q心中的影像似乎已经固定成型,小Q甚至已准确的算定翠花儿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了。

但是,此刻走过来的人,也就是翠花儿,不但不高,竟是有些矮小的女人,这让小Q就像膨胀的气球被针突然扎了一下一样,一下子泄了气。

“真见光死了。”小Q脑子乱乱的,像等着定罪宣判的囚犯一样看着渐渐走近的黑影。多么希望来的不是翠花儿啊。

“是小Q吗?对不起来晚了。”一道强劲的手电光柱射在了小Q脸上,同时传来了一声极为柔软美妙的声音。

(四)

“我是小Q。你是翠花儿吧?”小Q从车里钻了出来。

刚刚被手电筒的强光照射,一下子重回停车场上灯光暗淡的朦胧环境,小Q的眼睛有些不适应,加上翠花儿背对着公寓大楼那边的亮光,小Q只依稀看到翠花儿的肤色很白,脸庞圆圆的,像一张家乡早餐卖的那种白面小圆饼;五官分布搭配的很匀称,两只不大不小的眼睛闪着晶莹的亮光,正含笑仰头看着自己。

“你叫我小翠儿就行。”翠花儿大方的和小Q握了下手,亲切地说道:“真高兴见到你,我还一直怕我脑子一热,冒失的邀你来,你会笑话我,不来了呢。”

“那你叫我小明好了。”翠花儿的亲切大方,还有甜润温柔的嗓音和语调让小Q一下子对她产生了好感,特别是普通话中夹杂的东北口音,更让小Q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小Q回味着翠花儿温热柔软的纤细小手握在自己手中的美好感觉,刚才失望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小明?哦,还是叫小Q习惯。”翠花儿忽然扑哧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前在网上一看你的网名,就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来了。再看你写的那些政论文章,又让我想起以笔做刀的鲁迅,这个敬佩啊,就以为你肯定是老学究一样留着白胡子的长辈了。后来看了你的照片,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英俊的帅哥。可我还是不敢相信,网络上哪儿有这么十全十美的男人,没准贴假照片蒙人呢,现在一看你,敢情你还真是这样‘高大全’呢,不光才学仰慕,相貌仰慕,就是和你说话我都要仰着头了。”

和矮小的翠花儿站在一起,小Q愈发觉得自己的高大挺拔了。翠花儿的这几句话像蜜一样顺着小Q的耳朵流进了心里,然后扩散全身,小Q刚才紧绷的警惕神经完全放松下来,甚至觉得身子有点软了。

“我怎么还会贴假照片呢?人还是真诚些好。贴假照片那只是不入流的做法。”小Q严肃地说道:“伏尔泰就说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然伏尔泰原话不是这样,但意思是这样的。我把他的话都总结成通俗易懂的浅显语言了,就是想说,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说着话,小Q在逆光中仔细观察着翠花儿的相貌和身材,感到翠花儿虽然不是自己以前虚幻中想象的那样高挑,但小巧玲珑的,穿着一件合体的深色连衣裙,露着两只白白的胳膊,更有一番别具一格的柔弱可爱的风格。小Q莫名其妙的一下子涌起一股英雄要保护弱小的责任感来了。

“就是啊,装的再好早晚有露馅的时候。你看咱论坛里,一个个都说的冠冕堂皇的,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儿。就说那小W,平时跟我发悄悄话说的多好,结果一见面......”翠花儿说到这儿似乎想起了什么,两手一拍,说道:“哎呀,瞧我光顾站这儿说了,咱赶紧去我家吧。”说完,转身就走向了公寓大楼。

“啊?”小Q心里一紧,刚升腾起来的愉快心情急转直下,想问原来你和小W见过面了,但翠花儿已经自顾自的在前边走着,只得揣着心里的问号,紧走几步追上了翠花儿。

翠花儿没有走灯火通明的公寓大楼正门,而是和来时一样,沿着一条小道向大楼转角栽种着两行矮小松树的黑暗处走去,没有再说什么。小Q尾随着翠花儿慢慢走着,也借机悄悄打量着翠花儿虽然不高,但匀称丰满的身形,同时环视着四周,心里弥漫着复杂的情绪。

“咱走侧门。”走不远,翠花儿率先打破沉闷,说道:“走大厅有时候还要登记,挺麻烦的,我平时都走侧门楼梯,只当锻炼身体了。”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住三楼。”

“哦。”小Q跟上一步,和翠花儿并排走在一起,想说点别的,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一直盘桓心头的问题:“你和小W见过啊?”

“哈哈,我说一直不说话,原来是想这事儿了啊。”翠花儿虽然身材外貌上娇小柔弱,但性格却似乎奔放豪爽,此刻听小Q问,竟咯咯笑了起来,同时身子若即若离的靠了一下小Q:“你啊,还真和论坛里时一点儿也不一样。在论坛里我和他们说着玩儿,看你一点儿也不介意呢。”

翠花儿裸露着的玉臂碰到了小Q的手,小Q被电到了一样心里一紧,急忙说道:“我介意什么?就随便问问,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五)

“唉,有什么可隐瞒的?就是说出来没意思。”翠花儿像赶眼前的蚊子一样挥了挥手:“不怨情路断肠人,老甜瓜说他们这几位都是猥琐男。他听说我去费城办事,就死说活说的约我去纽约,说是顺路。结果我大老远的跑去和他见了面。别看他总在论坛里贴酒菜的花哨图片,和我在法拉盛的中餐馆就点了俩菜。”

“真小气。”小Q认真的听着,顺着翠花儿的话茬插了一句,同时摸了摸装着600块现金的左口袋。

“结果说不了几句话就提网友礼貌性上床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就隔着桌子动手动脚了。”翠花儿继续说道:“最可气的是最后结帐时还提AA制,奶奶的,我呸!你说有这么猥琐的吗?我把钱扔桌子上扭头就走。走出老远回头一看,人家提着打包的饭菜走了。晚上我去论坛,你猜怎么着?奶奶的,他把我俩剩的饭菜整了整,放几棵香菜装俩盘里,当私房菜照了相片传《私房小菜》论坛上了。气得我啊。有了这次教训,以后论坛里老闹,涩先生他们也多次和我套近乎,约我见面,我再没理过他们。”

翠花儿“奶奶的”的口头禅和小Q的一样,听得小Q这个亲切啊,同时心里也似乎一块石头落了地。小Q击掌叫好一般拍了一下左口袋说:“奶奶的,你做得对,论坛里的这些坏男人就不要理他们。”

说着话,翠花儿走到大楼拐角处的一个小门前,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门,招呼小Q进了楼里。

楼道里虽然有灯,但仍是朦朦胧胧的。翠花儿沿楼道走了几步,推开一个绿色的门走了进去。小Q跟进去一看,里边原来是楼梯,只是比楼道里更暗。“从这儿走上去。”翠花儿说了一句,然后就在前边走上了楼梯。

楼梯里边大概因为有门和外边走道相隔,所以空气不大流通。小Q随着翠花儿上了几级台阶,马上就闻到了翠花儿身上飘来的洗浴液的香气了。小Q抬头偷偷看着翠花儿小巧的身影风摆荷叶一般的踏梯而上,纤细腰肢下的那浑圆臀部婀娜摇摆,忽然感到心里乱糟糟的,似乎来时喝的料酒涌上来了一些后劲儿。小Q抿了抿嘴,咽了一口吐沫,默默的距离翠花儿三,四个台阶向上走。

“刚才等急了吧?”翠花儿边走边问了一句,不等小Q回答,继续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从楼上看到你来,就赶紧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又洗了一个澡才下来。”

“哦,洗澡?”小Q脑子正乱着了,一听翠花儿说下楼接他之前还洗澡了,不知是料酒的原因还是从洗澡联想到了什么,一腿迈出,另一腿竟忽地一软,膝盖着了地。

“啊!”翠花儿听见身后“咚”的一响,回头见小Q单腿跪了地,吓了一跳,急忙俯下身来,伸手抓住了小Q的双手:“哎呀,小Q,这楼道里黑古隆冬的,小心点儿啊,摔着了吗?”

翠花儿的脸和小Q的脸离得很近,翠花儿呼出的热气混合着芬芳的沐浴液气息拂到了小Q的脸上。从见到翠花儿开始小Q还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翠花儿真切的面容。小Q才发现翠花儿右嘴角下有一颗美人痣!

本来,翠花儿虽然五官搭配均匀标准,又占有“一白遮三丑”的肤色较白的优势,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长相,但由于一张过于圆形的大饼脸,使翠花儿相貌终究归于平淡无奇的平庸,甚至庸俗的家庭妇女般的长相,但这一颗有似神来的美人痣,恰到好处的长在嘴角,犹如一局将死的围棋棋局,被点入了一招绝妙手筋,满盘皆活,使翠花儿的圆脸一下子生动,妩媚起来。

小Q是一个很迷信的人。虽然偏好政经理论,但其实小Q爱好广泛,天文地理均有涉猎;特别对旁门左道,奇技淫巧之类的玄学兴趣浓厚,对算命等相学更是陷入颇深。此刻看到翠花儿嘴角的美人痣,小Q一下子想起“女子嘴角下有痣为美人痣,旺夫旺子”的相学理论了,禁不住“啊”的一声,另一只支撑全身的腿也一软,双腿跪在了台阶上。

“怎么了你?”翠花儿使劲儿往上拽着小Q,急切的大声喊道:“,小Q,小Q哥哥,你可别吓我,有什么事儿就说,我都答应你。”

小Q刚才只是心神不定下的偶尔失态,翠花儿的这一声小Q哥哥的喊叫让小Q一下子恢复了正常。小Q一跃而起,凝视着翠花儿嘴角的美人痣说道“没事儿,不小心踩空了,绊了一下。”

来到三楼,小Q跟在翠花儿后边,两人都没再说话。走过一条铺着红色地毯的长长走道,翠花儿来到走道尽头的一个门前,用钥匙打开了门,回身冲小Q笑着说:“请进。”

小Q似乎习惯性的摸了摸分别装着现金和水果刀的两个口袋,忽然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种要步入未知的忐忑不安。

随着小Q走进屋里,翠花儿“咔哒”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和秋月合唱的《滚滚红尘》 《故人重见》 by 一荷 鼓浪屿之波,春水流,滚滚红尘 月夜独坐 留个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