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鸡零狗碎》(3 & 4)

后海香山
楼主 (文学城)

书接上回。。。这次发一首朴树的也是不那么大众的歌,我自己很喜欢,尤其是手风琴solo

《猎户星座》 - 朴树

 

 

《那些年的鸡零狗碎》(1 & 2)

《那些年的鸡零狗碎》

(3)

回到学校,日子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过着,我们也慢慢的习惯了宿舍 –教室 (如果起晚了,这个会被省略) - 食堂  – 自习室/网吧 (两者比例90:10 -> 70:30 –> 50:50 -> 30:70….)的四点一线的生活。每个人的打拖拉机的水平都在突飞猛进的进步着。而且,在我们这所男女比例7:1的纯工科院校,每个人的审美标准也都在潜移默化的与时俱进,从刚入学的牛 比吹的山响, 自己眼中只有玲玲,圆圆,冰冰是美女,到后来但凡相貌周正的女同学就是美女,而且这个标准还有进一步降低的趋势。班里那三个半女同学的名次排位被每一天晚上充满荷尔蒙气息的卧谈会翻来覆去的激烈地讨论。然而,所有的这些,磊哥一般是不屑于参与的,用他的原话 “我有小甜,我有爱情,我视其他女人如草芥“。 一般来说,当他说完这些,宿舍的空气都会先凝固5秒钟以便嫉妒和愤怒的能量得以积聚,到达燃点后爆发,几个人把他按在床上, 棉被蒙头, 一顿暴捶。 一般来说,旁边会有喊号子加油助威的:

“哥儿几个, 给我打,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打丫个半残,打丫个生活不能自理,打掉丫后半生的幸福,把丫打成磊公公,让丫必须指着西地那非度过余生,让丫再牛 比,再得瑟!”

 

小甜甜的学校在需要坐火车6个多小时的另一个城市, 所以牛郎织女只能是逢年过节寒暑假才能相会。当然, 磊哥会时不常的翘上几天课跑过去送个惊喜和甜蜜, 回来之后给帮他上课点名喊到的哥们儿做牛做马, 打饭, 端洗脚水, 甚至洗袜子等等等等。那个年代,手机(或者叫大哥大)只在港片的黑帮老大手里见过, 寻呼机(或者叫BP机)是在大四之后才开始普及, 类似的还有网络和email. 所以,在那个刀耕火种的年代,磊哥和小甜甜在不能见面的日子就只能靠鸿雁传书来抒发相思苦,离别恨。每个周四的早上,我们都可以看到磊哥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光芒,身上散发出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气息,我们后来给那种气息取了个名字,叫期寄。整个周四上午,磊哥都会充满正能量的干每一件事,包括元气满满的坐在教室第一排听张老头念经一样的讲马哲。。。而且,他还会把这股正能量传递给每一个他碰到的人。

“老海,你今天怎么又睡懒觉翘了马哲课?这样下去可不行,小心年底挂科呦”

“强子,今天衬衣好雪白,棒棒哒”

“小巍,昨天理发了啊,小伙子很帅嘛”

 

我们一开始还对磊哥这种以周为单位的间歇性抽疯不习惯,慢慢的也就习以为常了。还会对像看傻子一样望着他的别的宿舍的哥们加以解释 “今天取信。。。” 渐渐的,全班的男生就都见怪不怪了。一到中午下课,磊哥就会像箭一样射到收发室,把我们全班的信都取回来。他这么做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班大部分男生直到大学毕业都不知道收发室那个被疯传颇有几分姿色的小姐姐到底是有几分姿色。。。回到宿舍,磊哥会小心翼翼地从一堆信件里面找到那个淡粉色小红信封抽出来,放到床上,然后去水房洗手。回来爬上床,抽出信瓤,先用鼻子陶醉的闻一闻,再用手一遍一遍抚摸,最后才如饥似渴地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生怕错过一个标点符号,像极了一个第一次打开《少女之心》的老光棍。。。磊哥这个可以媲美宗教祭祀的读信仪式一般会持续一个半到两个小时,接下来是另外一个更为神圣的仪式 – 写回信。床上,桌旁,教室里,到处都留下了磊哥奋笔疾书的身影。一般来说,晚上9点之前可以成稿,洋洋洒洒十几页起,上不封顶,猛一看就好像是一本简装版短篇小说。

 

不巧的是,另外一件说大不大,但是对男生们也说小不小的事也发生在同一天。在那个时代,纸媒还具有统治地位,被网媒打得满地找牙那都是以后的事儿。《北青》,《精品》,《南周》各领风骚。但是,在大学校园,尤其是雄性为主的理工科院校,唯一的霸主只能是《体坛周报》。在每周四的《体坛》发刊日,我们班都会集体购买一份,然后按照8个版面撕开,分发到各个宿舍传阅。足球,尤其是甲A那版毫无悬念的成为各个宿舍,乃至宿舍里每一个愣小子争夺的焦点,往下依次为篮球,排球,羽乒,等等等等。

 

晚上9点左右,当磊哥把他的小说装订好,塞入信封,贴好邮票之后,他一般会在床上坐5分钟,就好像在等元神归窍,然后突然一拍脑门,大喊一声 “体坛!” 然后开始挨个床的求爷爷告奶奶,丝毫不要一点自尊。。。

“足球那版有吗?我喽喽,明天给你打早饭”

“没有足球,篮球NBA那版也行,我那随身听明天晚上你拿着上自习去“

。。。。。。

 

一般来说,磊哥得到的回答都比较令人心酸:

“小磊子你也不看看都几点了,黄瓜菜都凉了,还想看足球?围棋那版有,桌上呢,好好看看,涨涨棋吧“

 

这四年下来,磊哥就凭这样每周对围棋的潜心研究,棋艺还真就大涨,参加工作后连续数年盘踞在公司围棋争霸赛霸主位置,到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4)

大学这几年,我们就见过小甜甜一次, 也是唯一的一次她来探班磊哥。和照片上一样,长发及肩,白裙飘飘,明眸皓齿,总之说是个略微减配版的圆圆一般不会招来反对意见。那几天磊哥自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幸福的气息压都压不住。但是,看着在一起的他们两个,我总有点说不出,道不明的奇怪,或者也可以说别扭的感觉。往好了说,可能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感情有点不均衡, 不对等。往不好了说,总觉得磊哥多多少少有那么点。。。。上赶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他们两个在一起时候的表情?举手投足?说话的语气腔调?我自己也想不明白,说不清楚。到最后,自己骂自己一句:

“老海,你丫就是嫉妒!你这个小人!“

 

小甜甜回校的前一天,正巧赶上我们班和另外一班进行班级篮球联赛。这儿要多说两句,磊哥虽然个不高,但是运动机能发达到无耻。174的身高,单手抓着排球是可以勉扣的。再加上技术好,速度快,又有一手好篮,是我班篮球队的绝对核心,麦克磊.乔丹绝非浪得虚名。更为难能可贵的是,磊哥球德极佳,在场上从来不独,该传就传,从不吝惜给我们这些酱油吃饼的机会。就这点就甩了一班的查尔明.巴克利和三班伊赛涛.托马斯九条街。

“强子, 切内线空位“ – 一个击地传过来,舒舒服服打板进框。

“老海,底角三分“ – 舒舒服服的空位三分机会就给我了。调整一下,雷杰.米勒式屈膝,起跳,高点抖腕,出手,刷,完美! ”老海,你丫这个垃圾,这么舒服的空位三分都三不沾!“  场下哥们儿们骂声四起。。。

 

但是,有小甜甜观战的这场比赛,磊哥就像是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独13。。。。。 后场拿球一条龙,内线外线一把抓,整场基本就没传球,自己在那狂刷,一次快攻居然还想硬扣。。。当然失败了,这是篮球,又不是他一只手可以抓得住的排球。看着场边浅笑嫣然的小甜甜,我们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迪翁姐又唱歌了呗。。。但是, 酱油也是有脸的啊! 我们凑过去小声和他嘀咕:

“磊哥,磊哥,悠着点儿嘿,我们也要脸,挂不住了啊。再说了,你看还有别的女生看球呢,为了我们后半生的幸福,给几个饼吃,给几个饼吃啊!“

 

然并卵。。。磊哥继续毅然决然的在场上独着,独着,独着。。。剩下场上另外四根木头桩子跟着他从前场跑到后场,再从后场跑到前场。唯一的变化就是一会儿是木头桩子B, C, D, E; 一会儿换成桩子D, E, F, G; 再一会儿又变成B, C, F, G.

 

第二天,磊哥送小甜甜上火车。他刚进宿舍,门就轰然撞上,随即屋里响起了久违了的嘶吼:

“哥儿几个, 给我打,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