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灯会元】薪火相传之:生死业

孔雀羽
楼主 (文学城)

越州大珠慧海禅师,建州朱氏子。

初参马祖,祖问:“从何处来?”

曰:“越州大云寺来。”

祖曰:“来此拟须何事?”

曰:“来求佛法。”

祖曰:“我这里一物也无,求甚么佛法?自家宝藏不顾,抛家散走作么!”

曰:“阿那个是慧海宝藏?”

祖曰:“即今问我者,是汝宝藏。一切具足,更无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外求?”  

师于言下,自识本心。呵呵,哪个是宝藏?你就是。哪个是佛?你就是。

 

僧问:“如何得大涅槃?”

师曰:“不造生死业。”

曰:“如何是生死业?”

师曰:“求大涅槃,是生死业。舍垢取净,是生死业。有得有证,是生死业。不脱对治门,是生死业。”

曰:“云何即得解脱?”

师曰:“本自无缚,不用求解。直用直行,是无等等。”

曰:“禅师如和尚者,实谓希有。”礼谢而去。  

世人修行, 求证果, 求解脱, 求涅磐, 求舍利。

前一段时间, 佛顶舍利出世, 可以算是佛教界一大盛事。 高官莅临, 众僧云集, 媒体跟踪, 好不热闹。我说:“几根臭骨头, 上次没烧干净, 应该再烧, 留着害人。”佛弟子如我者,也是稀有。慧海禅师有《顿悟入道要门论》一卷。 佛弟子们可以找来读。

 

时有法师数人来谒,

曰:“拟伸一问,师还对否?”

师曰:“深潭月影,任意撮摩。”

问:“如何是佛?”

师曰:“清潭对面,非佛而谁?”

众皆茫然。僧良久,又问:“师说何法度人?”

师曰:“贫道未曾有一法度人。”

曰:“禅师家浑如此。”

师却问:“大德说何法度人?”

曰:“讲《金刚经》。”

师曰:“讲几座来?”

曰:“二十余座。”

师曰:“此经是阿谁说!”

僧抗声曰:“禅师相弄,岂不知是佛说邪?”

师曰:“‘若言如来有所说法,则为谤佛。是人不解我所说义。’若言此经不是佛说,则是谤经。请大德说看!”僧无对。

哈哈哈,慧海禅师,我喜欢,非常对我的胃口。对付诵经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说《金刚经》,那就用《金刚经》对付他。我早说过,佛陀一辈子说过数不清的前后矛盾的话。从第一义的角度讲,所有的方便法都是错的,都是背离的,因为所有的方便法都是对治法,而空性不需要对治。

五灯会元系列之后,我会把各宗所赖以生存的主要佛经和其主要祖师的论一一掰开了讲。然后告诉你为什么这个宗派了义,这个宗派不了义。如果从这个宗派的佛经和祖师的论中,看不到一个闪光点,这个宗派的教义就是不了义的。这个逻辑应该没有瑕疵吧。

法是佛所说,祖所传。这当然没有错。我们都是些后生晚辈。但,佛说的,绝大多数都不是了义法。你想想,佛说八万四千法门,但他传涅槃妙心正法眼藏给摩诃迦叶的时候,一个字没说。你说那八万四千法门是不是了义法。佛都是如此,祖就更不用提了。所谓的祖,也是和你我一样的佛弟子。谁又能说,你我之辈,不会成为后世佛弟子的祖,呵呵。不要妄自菲薄。

我特别欣赏陶兄和性师兄。其实他们有时候也不认同我的说法。这有什么关系。当我说佛陀常常说错话的时候,我自己也是如此。那天就把佛陀的夫人,我们敬爱的佛母,写成了摩耶夫人。呵呵,那是佛陀的母亲。我凭记忆写的,后来忽然觉得不对,赶紧改过来。修行人不要迷信某位祖师,大德,甚至佛陀的话。这样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修行人。

 

源律师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

师曰:“用功。”

曰:“如何用功?”

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

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

师曰:“不同。”

曰:“何故不同?”

师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

律师杜口。 问:“儒、释、道三教同异如何?”

师曰:“大量者用之即同,小机者执之即异。总从一性上起用,机见差别成三。迷悟由人,不在教之同异也。”

我在写南泉禅师时, 写过一僧, 闻鼓鸣, 大笑而归。 南泉找他来问, 他说肚子饿, 听到鼓鸣, 回来吃饭。南泉即笑。

我特别赞同慧海禅师关于儒释道的这段话。我们这里大部分都是读书人,都可以算成儒,孔圣人的徒子徒孙。陶兄是道家,而我正在说佛家。我虽然对道家不熟,但从陶兄的文章和视频中,我真的发现佛家道家有许多地方非常的相似,只是名称不同而已。

比如慧海禅师上面这段话,包括我的无修之修,不正是道家的无为么?呵呵,我要是说错了,请陶兄指教,目前我对道家的了解,还是个白痴的水平。我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倒是花过时间去了解。对印度教不了解。

陶兄熟知道家和印度教,正好可为我师。所以,还请陶兄多贴文章。

大家周末愉快!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五灯会元】薪火相传之:生死业 【五灯会元】薪火相传之:佛头上放粪 【五灯会元】薪火相传之:光境俱亡 【五灯会元】薪火相传之:汝试下手看 【五灯会元】薪火相传之:梅子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