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和慈悲

平等性
楼主 (文学城)

雀师兄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那就是,在我们现实的世界里,每天都有杀戮和生死,那我们修行者该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该怎么样去处世呢?

首先,我同意羽师兄所说的关于杀戮的实际情况,这的确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我们喝的每一杯水,都有无数的微生物,它们会被我们体内的胃酸所杀死。我们所迈出去的每一步,都会造成无数小生灵的灭亡。我自己更是个享乐主义者,吃的都是大鱼大肉,那可是用有情的性命换来的。

竟然如此,是不是我们就可以破罐子破摔,干脆放开手脚,大砍大杀呢?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或者说,更高大上一点,对自己的理想有帮助的,就神来杀神,佛来杀佛。反正都是空性不移,生死都是无生。可能还有一些得道高僧,甚至觉得,我是在帮你们这些无知的有情提前超度,死在我手上是你们十世修来的福分,可以帮助你们提前往生净土,阿弥陀佛!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无意中所造成的杀孽,我们为了自己的生存所做的业,是恶也是适应,是障也是任运,本来就是我们在世间生活的很自然的一部分,没有必要妄自菲薄,当然更没有必要沾沾自喜。但是,如果存着牺牲其它有情的心,去帮助自己得道,传法,或是成就利益众生的伟大事业,那是和第一义背道而驰的。

什么是第一义?是空性不一不二;也是任运圆成,本性自性空。简单的说,是世俗与胜义双运。只怀着空性无生,不行世间法,不尊重世间万物,那终将是空中楼阁,不得解脱。

我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杀生;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也爱惜生命。家里有了小虫子,我会想方设法放它们出去;我踩死过无数的蚂蚁,心里却坦坦荡荡,没有一点罪恶感;但是,当我无意间发现脚下有了蚂蚁,我照样会高抬一步,放它一马。

总而言之,我就是个假正经,明明杀生无数,但是,我也不愿有意识地伤害生灵。我信奉的是众生的觉性平等,那是因为我相信世间的有情都是有觉性的,皆能成佛。我不能因为我想解脱,或是我想帮助别的人解脱,就去故意伤害那些无辜的生灵。

我自己的师门有很多的方便法,其中有一种叫诛杀的法门,据说是降魔护道的利器,斩的都是妖魔鬼怪。我这个人有点惫懒,不是很虔诚,我从来就不学这个。为什么呢?首先,什么是妖魔鬼怪?我觉得,除了自己的心,世间有情,都不能说是妖魔鬼怪。因为这只是标准的不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对屠宰场里的牛羊来说,我们人类,才是货真价实的妖魔鬼怪。

我也从来没有守戒律的习惯,其实我从来都不去记,也记不住那些大戒小戒。我只信一条,依法不依人。其实我还有另一条在世间生活的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笑的是,我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我现在一样还是贪图美食。如果将来我的境界升华了,到了能舍身饲虎的地步,很可能就和陶兄一样,肉也不吃了,开始持斋修行。那时候,我可能会变得很无趣,或者更有趣。

不过,who cares?不损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