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大江川网友

老生常谈12
楼主 (文学城)

大江川
(1)

赞江川父子

 

找矿难,实话难,专家更难;
父基业,子未继,皆因凶险;
七七级,主攻医,救助病患;
跨万里,续求学,人生江川。

文学城,寄乡情,未断思念;
忆往昔,论历史,友聚回坛;
经历殊,志向异,网战硝烟;
饱诗书,仍示弱,我等典范。
  (2) 山势之雄奇,
引大江川之浩荡;
读天下之万卷书,
阅世间之时光;
他日纵然远渡,
赤心依然东乡;
笑看风云变幻,
胸中坦坦荡荡。  

(3)

共饮辽河水,
同吃高粱粒,
肚中三两油,
知青去下地。
  (4)  文革焚书破四旧,
万马齐喑究可哀。
环左顾右胆战惊,
少年偷读过二百。
(5)(非诗) 大江川者,气吞山河也,乃“几”坛的元老重臣。


大江体文学:
1。简言不提;
2。数字文学;
3。英汉音译文学。


大江川的杂文,独具一格。
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吞吞吐吐,气吞山河。
河者,大江川是也。
他的“中农”,“大国政治”,“精英”,“炸药奖”,“数字文学”, "狼粪"等是否编进教材?  
老生常谈12
这是2015年为大江川所写的

打油诗。

前后左右
同纪念
老生常谈12
大江川最后一贴是2022年2月1日对疫情的预测,准确。
前后左右
怎么能肯定他不在了?
通州河
有真正认识他的人来确认他的离世吗?
立竿见影-1
跟大川一样有才。不过“少年偷读过二百”说得比当今圣上还厉害,或有暗讽犯上之意。
老生常谈12
那就是

我,13-16岁期间我读过200部长篇小说和其它包括历史长篇杂书。

大江川比我读得多,他从幼年时就开始读书,特别是三国,他爷爷教他的。

老生常谈12
老商和
立竿见影-1
听到习某念书单,老生冷笑一声。
有言
谢谢老生兄!写得好写出了大江兄的神韵气概写出了我们的心声。大江兄英灵安息!!
老生常谈12
我们都是同时期的几坛网友,往事就在眼前,清晰可见。
老生常谈12
没有认识他的人出来证实,所以2年后才发此贴。
老生常谈12
习是青年时读那些书,分析思考汲取精华

我是小孩读书,是兴趣好玩,没有认真分析严谨思考,所以没获得升华,还有名著读的少,因为那时候接触不到名著。

h
hkzs
反党反华贴。

大江川鼓吹西方种群免疫,无视习主席领导下我党我国实现病毒清零的伟大壮举。

h
hkzs
老夫冷笑一声
老生常谈12
逝者为大,不要在此贴内挑事。
c
coach1960
江川兄,且不论立场,网品可嘉,底线清晰,来生再战
萧嵐
同意。观点不同的老汉,无娘气

:))

 

。。。

W
Who_Who
大风起兮坛飞扬,江海伟哉文激荡,川叠峦嶂啐讹兽,奠香祭酒语沧桑。
明白仁儿
读书不思考,势必被洗脑。
明白仁儿
祖上是地主,言必称毛爷。经常呼唤逻辑,偶尔几把一下。说话疙哩疙瘩,内容水吧喇碴。生活在铁西区,流连于艳粉街。
明白仁儿
平生爱好嗜酒,难免蒙蒙懂懂。无意评价是非,惟有怀念网友。
老生常谈12
家族里国共都有,父亲地质工程师
老商
老商涮屏是从江川那里学来的,哈哈!以后大家不要指责我,向江川学习么!
h
hz82000
江川兄安息,我们都是来人间走一圈
大阿牛
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吗?这坛子里凭空消失的多了去了,说不定哪天又回来了。
萧嵐
就是。有人说少壮军人怎么怎么的。不是又回来了吗。

??

 

 

老商
他出现了,再辟谣 !
老生常谈12
真正的来源只有俩人,老商不是原始来源。
4
401.king
在哪儿?
4
401.king
果然是军人,被枪勾引出来了。俺小时候父亲偶尔也带枪回家,我不敢说没摸过,至少没玩过。哈
萧嵐
五十年代初转业的军人也有配枪在家,后来都上交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h
hz82000
我爸上交前带着我姐去照相馆拍了照,我姐小,拿不动他的,就拿了警卫员的

我爸是地方上的,不是部队的

 

萧嵐
暴露年龄啦:)
h
hz82000
和我熟的都知道我的岁数
英二
江川大豪杰真英雄
4
401.king
都是同年。。。。。

中举。

 

z
zhenleilren1
这小帐记的,门儿清啊。不愧是明白仁儿。再补充一点,对地富反坏右和党内不同意见者的悲惨遭遇,高高在上, 冷嘲热讽,一付不整

一付不整你整谁, 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态度,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其实那几年他也没吃饱。

T
TheHawk
文革前,应该是1963左右。
衡山老道
会不会回中国了?
老生常谈12
2年前就有几个人说他已经过世了,我没有直接得到证实,没敢发此文。
老生常谈12
不一定

有的人77级没中举,过了几个月,系统内部进去了,算78级。

石油部,化工部这几个大工业部学校有这种现象。

y
yuntai
印象比较深的是,不时甩出一句“逻辑如此”。想听他细说什么逻辑,却没有下文了。
萧嵐
:)) 问好!
衡山老道
大江兄是性情中人,是个好人,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