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毛泽东给宋时轮、陶勇和20军的电报:假的!

r
reno2389
楼主 (文学城)

原创2022-08-28 21:00·戈未央

作为一名志愿军长津湖战役烈士的后人,再没有比看到长津湖这几个字眼,感觉更亲切也更激动的了。

因为长津湖战役是一场立国之战中的血战。志愿军9兵团不仅成建制地消灭了美军陆军王牌——第7师北极熊团,还将美军战斗力最强的海军陆战1师击溃到400多公里之外的釜山。同时,也让美国进入了国家紧急状态,也直接导致了战争狂人麦克阿瑟被就地解职。

但这是整个志愿军9兵团官兵浴血奋战的结果,绝不只属于那一个部队的功劳。

可有人在网络上胡编乱造长津湖战役。其中最典型的一篇,《这份电文不寻常/知名学者王东炎解读长津湖战役毛泽东给宋时轮、陶勇和20军的电报》,竟编造毛主席的电报和手迹,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

文章标题截图

宋时轮、陶勇及二十军全体战斗员:

看到东线战斗的报告,我(的)心情也格外的沉重。东线伤亡四万多人,其中冻死冻伤就有三万多人,教训惨痛啊,大伤了我们的元气。

九兵团久居江南,一切战备训练都是解放台湾。现在却来到风雪连天的高寒地区打仗,几乎没有任何准备。在朝鲜军情十分紧急,部队在开往东北的火车上,才得到通知入朝,没来得及换冬装,就直接渡过鸭绿江。志愿军九兵团将士始终在作战中保持了大无畏英雄气概,显示(出)超出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的勇敢精神和战斗力。二次战役东线战斗的胜利,是我们把美帝国主义侵略军从鸭绿江边打退到三八线上,保障了朝鲜人民的生存,保护了祖国的安全。战斗的胜利说明我们是不可欺负的,侵略军的进攻是可以击退的。

20军这次入朝作战打得比较艰苦,战役结束之后,可以到咸兴,五老里为中心进行休整,那里比较暖和。

毛泽东 庚寅隆冬于京

这是伪造的毛主席电报的原文。

文章作者简介截图

伪造的毛主席电报手迹截图

笔势迅疾、气势磅礴、自由随意,这是毛主席手迹十分突出的特点。找来毛主席的真迹,真假一目了然。

再者,毛主席的军事电文——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有着统一的格式和十分严格的办理程序。

首先是什么等级,最高级别是AAAA,个别的电报,毛主席还会注明“阅后付火”的字样。

其次是发给那个部队,如发给志愿军司令部的,一般写“彭台”。

再者是谁来批发,这项工作都由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在见到毛主席的定稿后完成。

此外还有附注,毛主席会在这里注明,同时将电文送中央的那些领导人阅读。

最后,便是电文的具体内容,如发给志愿军司令部的大多会写彭(德怀)、邓(华),发给志愿军9兵团的会写宋(时轮)、掏(勇)以及详细的指示。

毛主席的军事电文,不仅会署明日期,有时还会具体到几点几分。翻阅毛主席的《军事文选》和《年谱》,没有一封电文有“庚寅隆冬”的字样。

显而易见,编造的毛主席电文手迹,无论是用纸、格式,还是字迹都是假的。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暨长津湖战役胜利70周年之际,中央档案馆展出了毛主席的202封珍贵电报手稿。

而无需质疑,这三张毛主席的假手迹,不是来自当时在香山举行的展览照片。而如果是来自于只有中央档案馆才能发布的数字档案,那么上面一定会有“中央档案馆”的电子印章。

另外,伪造的毛主席电报纸的制式,明显是书信的格式。长津湖战役十万火急,毛主席弃电报不用而去写信,试问,即便是所谓的慰问电,什么时候才能够送到9兵团和20军?

毛主席军事电文的真迹

不仅毛主席电文的字迹是假的,内容也是出自别有用心的编造。

自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战役打响后,直至12月24日长津湖战役彻底胜利,志愿军9兵团先后收到了毛主席和彭德怀以下的电报:

“美七师主力及伪三师一个团由惠山西犯,企图切断我厚昌、长津间补给线,请宋覃令在厚昌之一个师向东迎阻该敌,务使敌不能西进。”(毛泽东)

“我第九兵团除应加紧歼灭被围之敌外,并应准备与必然增援之两个李承晚师和美三师一部作战。”(毛泽东)

“请宋覃考虑,将二十六军迅速南调,执行打援任务。对柳潭里地区之敌,除歼灭其一部外,暂时保留一大部,围而不歼,让其日夜呼援,这样便可吸引援敌一定到来,使我有援可打。如果柳潭里地区之敌被我过早歼灭则援敌一定不来了,他们将集中咸兴一带,阻我南进,对我下一次作战不利,以上意见是否可行,请宋覃就当面情况统筹决定为盼。”(毛泽东)

“伪首伪三两师因火车甚少其主力由步行撤退,何时到咸兴尚难定。敌已下令由下碣隅里以飞机撤走被围之美军五七两团,望宋陶覃迅速控制下碣隅里飞机场不使敌军撤走,并对五七两团之南退部队予以歼灭,只留下其在柳潭里地区之固守部队围而不歼,以利钓鱼。”(毛泽东)

“宋陶覃十二月四日二十二时五分电部署意见很好,望即执行。”(毛泽东)

《对东线作战指挥部署的补充意见》(彭德怀)

“九兵团在冰天雪地、粮弹运输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与敌苦战一个月有余,终于熬过了困难,打败了美陆战1师和第7师,这种坚强的战斗意志与大无畏的精神值得全军学习。”(彭德怀)

“9兵团此次东线作战,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由于气候寒冷给养缺乏及战斗激烈,减员达4万人之多。中央对此极为怀念……”(毛泽东)

可是翻遍了《毛泽东军事文集》《毛泽东年谱》,也没有这封所谓的“毛泽东给宋时轮、陶勇及二十军全体战斗员的电报”。

《毛泽东军事文集》《毛泽东年谱》会有遗漏吗?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因为主编辑逢先知是中国著名的毛泽东研究专家,也是中共党史的研究专家。

而即便是有遗漏,那么像“毛泽东给宋时轮、陶勇和20军的电报”这样十分重要的消息,20军的将士一定会有一生难忘的记忆。

可不光已经去世的20军长张翼翔和副军长廖政国,以及下属的四个师的师长和政委在其回忆里只字不提,就是大名鼎鼎的战斗英雄——时任59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战时为177团2营副教导员)周文江也从未提及。

周文江曾出版了个人的回忆录《抹不去的记忆》,书中详细记述了长津湖战役的经历,连被美军汽油弹打着了棉衣,只穿着一件裤头的细节都写得一清二楚。

这样的细节都记下来了,所谓的“毛泽东给宋时轮、陶勇和20军的电报”,作为全国第一届战斗英雄,又曾经被毛主席集体和单独接见的周文江,岂能遗忘?!

那么为什么有人要假借毛主席的名义,故意编造这封虚假的电报呢?

原文截图

原文截图

署名王东炎的文章中说,“因为毛主席有话要对20军全体战斗员专门讲”。

毛主席要对20军全体战斗员说什么呢?

王东炎写道:

只能有一个解释,在毛主席的脑中,20军比其他部队在战场上的整体表现相对要突出一些;

东线作战主要是看20军能否及时穿插控制要点,堵住敌军退路。结果20军堵住敌退路12天,毛主席电文中专门对20军全体战斗员关怀和慰问的话语就是赞誉。

而之所以只编造毛主席给20军的电报,是因为:“20军部队是唯一经历了从11月27日战役发起至12月12日战役最后一战的全过程,是唯一全程攻击美最强之部队——陆战1师”。

同时,“20军对东线战况发展起到了主导作用……20军穿插的战术行动在东西两线惊骇了麦克阿瑟、沃克、阿尔蒙德和史密斯,促成了联合国军约500公里的大溃退。”

众所周知,志愿军9兵团的三个军参加了长津湖战役,且不说总预备队26军,第一梯队还有执行攻击柳潭里和新兴里、内洞峙一线的27军。

那么作者眼中的27军是一个什么情形呢?

王东炎又写道:“27军在战役第一阶段(11月27-30日)……4个师(欠一个团)失去整体战斗力,而不能继续执行追歼战斗任务(能战人员仅剩2000多人,不得不奉命退出战斗进行战场休整)。”

长津湖战役中的20军,果真像沽名钓誉的文章说得那样吗?

长津湖战役敌我态势图

作为一名志愿军长津湖烈士的后人 , 我向来坚决反对和无情痛击一切诋毁志愿军的不实言论。而面对造假的“毛泽东给宋时轮、陶勇和20军的电报”,以及王东炎沽名钓誉的文章,我不得不说出长津湖战役中关于20军的一些活生生的历史真相。

正如长津湖战役敌我态势图中标明的那样:

死鹰岭方向的59师,除了177团2营在下碣隅里以北打阻击,其余的部队攻击陆战1师的两个连——福克斯高地的7团2营D连和1419高地的7团1营C连(欠一个排);

下碣隅里方向的58师的三个团,攻击陆战1师1团3营的两个连的战斗部队——连H连、I连(其余为工兵、通讯和后勤人员,3营G连和英海军第41突击队余部后续加入);

同时,古土里方向的60师,阻击陆战1师1团2营和3营G连和英海军第41突击队;社仓里方向的89师,迎击北进的美3师的一个营。

无疑,主力59师和58师的攻击位置举足轻重。而结果如何呢?

而59师在1419高地的陆战7团1营C连逃进柳潭里后,不但没能拿下只有美军D连防守的福克斯高地,还因伤亡奉命撤出了战斗;攻击下碣隅里陆战1师1团3营的H连、I连的58师,在接连失利的同时,也仅剩下了800多人。

而陆战1师的主力之所以能从柳潭里撤进下碣隅里,再从下碣隅里撤到古土里,与59师和58师迟迟拿不下只有一个连的福克斯高地,以及只有两个战斗连的下碣隅里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

更鲜为人知的是,9兵团第二次更改攻击时间后,严令各部队于11月26日傍晚发起攻击。

但由于前出小白山的20军侦察营谎报山上有路,导致无路可行的58师前卫172团不能按时赶到下碣隅里,这导致9兵团再次更改时间,将总攻定在了11月27日傍晚。

可因为绕道小白山,58师直到11月28日夜才攻击下碣隅里,担负切断下碣隅里与柳潭里联系的59师,也在11月28日拂晓后才打响。而攻击柳潭里和新兴里内洞峙方向的27军,于11月27日夜已经打响了。

20军的两个主力师没有按时发起攻击,尤其是58师(原因是军侦察营),哪怕是11月27日夜里能发起攻击,仅有两个还没有构筑阵地的美军连防守的下碣隅里,将难逃全军覆灭的命运。而一旦打掉了陆战1师师部所在的下碣隅里,长津湖战役就不是这个局面了。

长津湖战役地图

我们再看看王东炎眼中27军的情形。

“27军在战役第一阶段(11月27-30日)……4个师(欠一个团)失去整体战斗力,而不能继续执行追歼战斗任务(能战人员仅剩2000多人,不得不奉命退出战斗进行战场休整)。”

柳潭里方向的27军79师,面对的是陆战1师5团和7团(欠两个连),另外还有三个榴弹炮营。

新兴里和内洞峙方向的80师和81师面对的是美7师的一个加强团,另有一个榴弹炮营。

战至12月2日凌晨,80师和81师的5个团后又加强了243团,成建制消灭了美7师特遣队——北极熊团。这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仅有的一个战例。

根本不了解战役的王东炎说,11月30日,27军“失去整体战斗力”。

而恰恰相反,消灭北极熊团后的27军81师243团连夜跨过了长津湖,紧急增援长津湖西岸的20军59师。

此时59师防御的所有阵地,只有177团2营副教导员周文江带领的5连守住了西兴里的1376高地。243团立即在1376高地东侧的1224高地实施阻敌南逃和北援,著名的战斗英雄黄万丰当时担任1营1连连长。

而几乎与此同时,27军79师(预备队94师几乎没有接敌)的预备队235团3营,自柳潭里南下迂回穿插,在1542高地一线消灭陆战1师的一个连。这也开创了志愿军1个营歼灭陆战1师1个连的范例。

12月3日拂晓,仅剩下一个排235团3营又接到了命令,副教导员迟浩田和7连长辛殿良带领三个班的战士,接连拿下了1340、1300、1280、1200四个高地,而且自己仅有一伤一亡。这又开创了志愿军白天战胜陆战1师的一个成功战例。

战斗到此时,在长津湖东西两岸作战的27军一线部队,这才剩下了2000多人的战斗力。

此时的27军,并没有“退出战斗进行战场休整”,却奉命继续追击逃跑的美军,直至12月25日拂晓,第一个攻进了兴南港。

而11月11日,陆战1师突围到有铁路的真兴里后,奉命退出战斗的恰恰是20军。

我无意在这里标榜27军打得有多好(我在《铁血长津湖》中有记述20军长达20万的文字),因为不说出这些早已公开的战史,不足以让那些身怀叵测的人信服。

这些情况,20军的指挥员十分清楚,作为9兵团也是了如指掌。而毛主席对长津湖战役的了解,全部是来自于9兵团的报告。

毛主席运筹帷幄的军事判断与指挥能力世人皆知,面对20军的这个情况,能置其他战功十分显赫的部队于不顾,在给宋时轮和陶勇的电报中单独署名20军?简直是天大的谎言!

原文截图

起初,我看到的只是假造的毛主席电报手迹,虽然一眼看穿是假的,但没往深处想。

后来仔细阅读了王东炎的文章,这才有所觉悟。

王东炎,何许人也?

“原武警福州指挥学校副校长,在党54年,毕业于南京高级步兵学校,美国西点军校访问学者,著述《通俗参谋学》(郭化若将军题写书名)、《幕僚思维学概论》(杨成武将军题写书名)。”

如果是普通人的《浅议毛主席在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结束之后给宋时轮、陶勇和二十军全体战斗员的电报》,还可以另当别论,但拥有那么多身份的王东炎就不同了。

某展览馆伪造的毛主席手迹

无独有偶,有读者给我发来了在某展览馆陈列的假造的毛主席手迹。

展览馆是一个具有历史权威的机构,竟然公开展出假造的毛主席手迹,这更引起了我的警觉。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有人在“长津湖声未央”里发的图片。

 

这张图片,源自1996年出版的是《陆战第20集团军军史》。

行文至此,我总算找到了假造毛主席电报和手迹的源头。

而毛主席注明“二十军全体战斗员”的电报,堂堂的《陆战第20集团军军史》里,却只有区区的两行字。这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王东炎看到了这两行字没有?如果看到了,又能做什么解释呢?!

综上所述,假造毛主席的电报和手迹,其私心昭然若揭,无非是沽名钓誉,贬低兄弟部队,抬高自己。

撼动了美国霸权地位的长津湖战役的奇迹,是整个志愿军9兵团的将士打出来,绝不只是一个20军。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志愿军9兵团的三个军也是如此,有的善于穿插,有的善于攻击,有的善于防守。

9兵团三个军在长津湖战役的盖世壮举,已经成为了活化石般的历史。

我等应抬头仰望,因为历史如云;我等应掩耳聆听,因为历史如雷。

如果还有人还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只认为20军打得好,其它部队不行,那么最后只有用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的《对东线作战指挥部署的补充意见》来证明。

《对东线作战指挥部署的补充意见》截图

《对东线作战指挥部署的补充意见》截图

彭老总在《对东线作战指挥部署的补充意见》里,提醒9兵团“指挥位置要求适当,不宜过远,以便及时发现问题,修正某些部署,捕捉有利战机,这对一个不熟习的敌人作战十分重要。”

除此之外,彭老总对9兵团的三个军唯一的十分客气地批评是:“东线11月25日或26日乘敌立足未稳,首先歼灭社仓里之敌,得手后向上下通里、咸兴、永兴,威胁敌东线之陆路与供应线(某军同志未采纳此意见),可能调动和混乱敌人的部署。”

而彭老总这句“某军同志未采纳此意见”,虽然没有直呼其名,但不言而喻,说的就是20军。

忘记历史等于背叛!而伪造历史等于什么?

伪造毛主席的电报和手迹,既是对毛主席的不敬,也是对毛主席的诋毁!

伪造毛主席的电报和手迹,沽名钓誉,贻误后人,盖世英雄的父辈们也将嗤之以鼻!

志愿军长津湖战役烈士后人 王安民,于2022年8月28日

 

 

X
XYZ94538
文风语气不像是毛泽东的。
z
znr0505
“假造毛主席的电报和手迹,其私心昭然若揭,无非是沽名钓誉,贬低兄弟部队,抬高自己。”
a
akc
字体和格式都不像,太整齐了。
X
XYZ94538
是,都是从毛泽东字体库里用计算机选出来的,有时同样的字是一模一样。
h
hkzs
八路军(9纵,27军)看不起新四军(1纵,20军),内讧。

毛泽东还在兴致勃勃地部署钓鱼打援,要不是美军主动撤退,整个9兵团都将全军覆没,2个军还要吵什么吵。

五湖大人
27军是八路军?搞错没有?我妈就在27军军部当兵!
T
TheHawk
27军前身是山东老八路。
五湖大人
27军从成立起,就属华东野战军!
五湖大人
他可能来自八路?但从来都属于新四军!更不可能岐视20军。
T
TheHawk
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前身是山东老八路。
z
znr0505
27军由九纵改编而来,九纵是八路军胶东军区的地方部队整编的,首任司令许世友。
a
akc
是的。抗战许世友创建胶东根据地,胶东“八路军”—九纵(许,聂凤智)—27軍(聂凤智)。
老生常谈12
27军即9纵,是山东军区胶东5师,6师1个团,1个警备旅组成。这些部队前身有115师343旅685团686团的种子。
a
akc
回想当年115师一分为三,徐海东去八路军总部,聂去晋察冀,罗(343旅)去山东真具有战略眼光。
吾道悠悠
我好友的父亲是以前27军的,老家是山东文登,

抗战初参军。

五湖大人
山东军区司令是陈毅,而陈毅一直是新四军军长!
z
znr0505
山东文登和毗连的荣成,可是出了好多将军、名人
吾道悠悠
我妹夫老家是荣成,

他父亲也是老八路。

五湖大人
我们贺家,贺敏学、贺X珍都在27军担任27军军长、军政委一级官员,他们是江西永新的!
五湖大人
整个工农红军都是在永新创立的:包扩红一军团、红三军团和红六军团!红四方面军的几个头头也是从永新转去湖北的!
T
TheHawk
胶东三八式干部很多。五、六十年代,在上海,千万别跟说胶东土话的人吵架,没准后面有警卫跟着。
z
znr0505
山东军区兼八路军第115师司令员、政治委员罗荣桓。45年8月罗率部赴东北后,1946年1月陈毅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司令
吾道悠悠
永新贺家人厉害,遗憾的是,

贺敏学因转地方,没能授衔。

贺X珍长期改名换姓,深居简出。

还有因车祸早逝的贺怡。

a
akc
林彪受伤后,陈光为代师长,毛发第二封电放要罗主持115师。陈光为难了。后罗为115师代师长兼政委。
a
akc
山东军区罗也是代司令员兼政委。
z
znr0505
大百科全书:1943年3月,第一一五师与山东军区合并,组成新的山东军区;罗荣桓任司令员、代理师长、政治委员
c
chichimao
九兵團槍斃兩營級逃兵干部,司令調去文职,真是対大勝兵團的最大獎勵
共-产-党
27、20军互相看不起。属于内部狗咬狗一嘴毛的斗争。
X
X723
你這個投奔美帝國主義的叛徒,還有臉談長津湖?
c
czhz
你妈似乎不知道她在哪里当兵。
z
znr0505
能否找到88师副师长王海山后来的信息?传说他也被枪毙了
w
w666888
邓小平已经对毛主席大不敬了, 老婆都给抓起来了。